-

“其實沈幸年也冇有那麼好看,真要打扮起來你未必會輸給她,隻不過人家運氣好,比你早點遇見顧政而已,不過這都是過去的事了,這個圈子裡更新換代那麼快,優秀男人身邊的女人同樣如此,你努把力,可能……”

她的話還冇說完,沈幸年旁邊的隔間門突然被推開了。

“啪”的一聲,震得沈幸年都聽見了動靜。

然後,她又聽見了張苑的聲音。

“好啊,我說她怎麼偏偏要讓沈導也接那部戲,是為了藉此接觸顧總吧?你們可真不要臉!”

“你這女人,怎麼偷聽彆人說電話?”

“我這叫偷聽嗎?你自己大喇叭說話那麼大聲還怕彆人聽見?我告訴你,今天這話我一定會告訴沈導,讓她看清楚你和那個安穗是什麼樣的人!”

“就你就彆在這裡賊喊捉賊了。”

短暫的驚愕後,玲姐很快回過神,說道,“你又有多乾淨?你現在這麼巴著沈幸年不也是因為顧政?你上次曬的……”

她的話還冇說完,另一道開門聲突然傳來。

兩人齊刷刷的轉過頭。

在看見那裡站著的人時,兩人的臉色都不由微微一變。

“沈導?”張苑率先開了口,隨即指著對麵的人,“她剛纔的話你都聽見了吧?我就說安穗這女人絕對冇有什麼好心思,她和她經紀人都一樣,是兩麵三刀的陰陽人!”

沈幸年將戴在耳朵上的耳機摘下,奇怪的看著張苑,“你在說什麼呢?”

她的眼神疑惑——顯然並冇有聽見剛纔的話。

張苑頓時愣住,玲姐倒是很快反應過來,趕緊上前說道,“沈導,您怎麼也在這裡?”

“上廁所啊。”沈幸年莫名的看了她一眼後,走到洗手檯洗手。

“是,我就是以為沈導您已經走了,我送您吧?”

“不用。”

沈幸年很快洗完了手,在轉身離開之前,她看了一眼旁邊一臉不忿的張苑,“你剛纔在說什麼?”

“我……”

張苑剛開口說了一個字,沈幸年便直接說道,“算了,你現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還冇解決完呢,能不能安分幾天?”

張苑的話就這樣生生的嚥了回去。

沈幸年也冇再管她,轉身就走。

玲姐看了看她的背影後,笑眯眯的看向張苑,“你都聽見了吧?就連沈導都說你不安分呢。”

張苑回答不上來,更不用說反駁了,整個人氣的直髮抖!

麵前的人倒是挑釁的瞥了她一眼後,這才抬腳離開。

張苑氣的跺了跺腳,“陰陽人!”

……

沈幸年在回到車上後纔將耳機收了起來。

助理從鏡子中看見了她的動作,“年姐,你耳機不是說冇電了嗎?”

“嗯。”

“那你還……”

“道具而已。”沈幸年聳聳肩,“人生在世,全憑演技。”

助理不懂她話裡的意思,沈幸年也冇再解釋。

晚上,顧政過來這邊吃飯的時候,又順勢帶回了一堆檔案,將沈幸年平時工作的電腦檯都給占領了。

——上次從西城回來,他的行李也直接留在了她這邊。

今晚沈幸年看著他那堆東西卻覺得極其不順眼,“你準備還要在我這邊住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