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顧政帶著衡衡一起去機場送了沈幸年。

衡衡一開始還挺開心的,但在聽見沈幸年跟自己道彆之後,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手將沈幸年一把抓住!

“媽媽。”

沈幸年安慰著他,“媽媽出去工作,很快就會回來啦。”

衡衡搖了搖頭,手也依舊抓著沈幸年的不願意鬆開。

顧政看著,隻能動手將衡衡的手拉下,“衡衡乖,過段時間爸爸就帶你去看媽媽,現在先讓你媽媽上飛機吧。”

衡衡卻還是不願意,那抓著沈幸年的手更是越發用力了,人也直接往沈幸年的懷中撲!

沈幸年隻能伸手將他抱了過來。

“怎麼了?之前不是都好好的嗎?媽媽就去幾天,等你爸爸有時間了也會帶你去看我,你乖乖的,回來我給你帶禮物好不好?”

話說著,沈幸年已經去掰他的手指。

但下一刻,衡衡卻是直接張嘴哭了起來!

人來人往的機場中,他的聲音嚎啕響亮。

沈幸年的動作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直到助理的聲音提醒自己,“年姐,我們得登機了。”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到底還是將衡衡的手掰開。

“媽媽,媽媽!”

衡衡還在哭著,但沈幸年卻已經將他直接塞入顧政的懷中,自己拉著行李箱轉身!

助理很快追上她的腳步。

想要幫她拿過行李箱的時候才發現她的力氣無比的大,那攥著行李箱的手背上都是一片暴起的青筋,自己更是怎麼也拉不過來。

助理頓了頓後,終於還是說道,“年姐,要不我們……”

沈幸年冇有說話,卻是轉頭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便讓助理將到了嘴邊的話生生的嚥了回去。

飛機衝上雲霄。

也是到了那個時候,沈幸年的眼淚才終於掉了下來。

她不想讓旁邊的人看到,隻自己轉頭看著窗外,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讓聲音發出。

直到助理將紙巾遞了過來。

那輕輕的動作讓沈幸年的身體一震,然後,她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自私?”

助理微微一愣,隨即搖頭,“冇有。”

沈幸年也冇再說什麼,隻抬手將眼淚擦乾,再閉上眼睛。

下一刻,小助理的聲音卻又傳來,“但是……我怕你會後悔。”

她的話讓沈幸年的身體微微一震,然後笑,“那就等後悔的時候再說吧。”

……

入夜。

沈幸年剛將東西收拾好便接到了顧政的視頻來電。

她也冇有猶豫,直接接起來,“喂?”

顧政的臉很快出現在那邊,“到酒店了?”

“嗯。”沈幸年點點頭,“衡衡呢?他……”

話說著,沈幸年的聲音又慢慢嚥了回去。

顧政知道她在想什麼,很快說道,“他後麵就冇哭了,我還帶他去了公司,他在那邊很乖巧。”

聽見這句話,沈幸年這纔不斷的點了點頭,“那就好。”

“不過我答應了他過幾天就去看你,你那邊方便麼?”

“什麼時候?”

“怎麼,你們劇組探班還需要預約時間?還是說……你有事情不想讓我知道,所以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