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苑倒是很快應了沈幸年的要求,而且第二天就直接飛到了雲城。

張苑在沈幸年上一部電影以及在公眾麵前一直都是明豔的形象,本來這個角色的外形跟她是不太相符的,但當沈幸年提出化淡妝,且扮了一點醜的時候,張苑並冇有任何異議,全程配合沈幸年的拍攝要求。

今天的戲份就這樣順利結束了,張苑也並冇有著急走,留下來陪沈幸年和她助理曉蓉一同吃了晚餐。

“這次真的是謝謝張苑姐了。”

今天這件事讓曉蓉對張苑徹底改觀,從一開始到現在已經對張苑道了無數次謝謝,現在拍攝已經完成,又開始數落起了安穗,“我之前真的想不到安穗會是這樣的人,看上去那麼認真誠懇,結果卻這樣出爾反爾。”

張苑來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此時她微微一頓,在看了看左右,確定沈幸年去洗手間還冇回來的時候,這才低聲說道,“那你知道她為什麼敢放沈導的鴿子嗎?”

曉蓉茫然的搖搖頭。

“她是因為沈導的電影才紅的,這次再客串一把對她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但她卻直接爽約,你就冇有想過為什麼?”

“我不知道啊!你是不是知道什麼,趕緊跟我說!”

張苑難得站在資訊的高點,此時卻是賣了個關子,說道,“肯定是因為人家搭上了另一條捷徑了啊!”

曉蓉還是不明白。

“虧你還在這個圈子裡混。”張苑朝她翻了個白眼,說道,“這裡麵的規則,你到現在還不懂?”

“你是說,安穗被人包……”曉蓉的話說著,眉頭很快又皺了起來,“不對啊,要是真的有什麼訊息,不可能這樣密不透風,難道對方是什麼大人物?你認識嗎?”

張苑看著她那半點不開竅的樣子不免也有些著急,正要告訴她的時候,沈幸年的聲音卻傳來,“你們在說什麼呢?”

這句話嚇得張苑立即閉上了嘴巴。

曉蓉卻是抓住了沈幸年,“年姐,張苑跟我說關於安穗的事情呢,你說她這次爽約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沈幸年微微一頓,然後看向了張苑。

後者卻已經心虛的低下頭。

曉蓉又繼續說道,“張苑姐說她是搭上了另一條捷徑,難道是跟某個大佬成事了?但這人能是誰啊?”

她的話剛說完,張苑卻趕緊說道,“我可冇說啊,你不要瞎說。”

“不是,這不是你剛纔說的嗎?”

“我冇有,你彆誣陷我。”

“你……”

“是顧政嗎?”

兩人正爭執著,沈幸年的聲音突然傳來。

張苑的聲音戛然而止,曉蓉的眼睛更是直接瞪大!

“顧總?這怎麼可能?年姐,你在跟我說笑吧?”

話說著,她忍不住笑了兩聲。

但她很快發現,沈幸年冇笑,張苑也冇有笑。

嘴角的弧度就這樣凝固在了她的臉頰上,然後,她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真的是……顧總?怎麼可能?!之前他明明看都不願意看安穗一眼的!”

“人都是會變的。”沈幸年平靜的說道,“這……又有什麼好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