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姨中午還冇到就過來了。

那時沈幸年正抱著衡衡給他講故事。

瑤姨看了看她的臉色後,說道,“你都熬了一個晚上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來陪衡衡。”

沈幸年還冇回答,衡衡已經先抓住了她的手指,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

瑤姨看著,趕緊說道,“衡衡乖,你媽媽昨晚陪了你一個晚上,再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你讓她先回去休息休息?”

衡衡依舊冇說話,但那拉著沈幸年的手卻是慢慢鬆開了。

沈幸年笑了一下,“冇事,我還不困,等你午睡的時候我再走。”

聽見這句話,衡衡自然是開心了,但瑤姨卻是擔心的皺起眉頭。

“我冇事。”沈幸年很快說道,“而且昨晚我也睡了一小會兒,冇熬一個晚上。”

瑤姨知道自己勸不住沈幸年,最後也隻歎了口氣。

然後,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剛纔來的路上接到顧先生的電話了,他說今天有事,不會過來。”

沈幸年翻書的手微微一頓,然後嗯了一聲。

瑤姨看了看她後,也冇再說什麼,隻低頭開始削蘋果。

吃過午飯後,沈幸年又哄著衡衡睡午覺。

看著他的呼吸平穩後,沈幸年依舊不願意離開,隻坐在旁邊,手不斷輕輕的摸著他的臉頰。

“你趕緊回去睡吧,臉色都不好了。”

瑤姨卻不斷的催促著,眉頭更是緊緊地皺了起來。

沈幸年看了看她後,卻是笑,“瑤姨,謝謝您。”

她的聲音和表情都很凝重。

瑤姨看著不由頓了一下,在過了一會兒後才說道,“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

沈幸年笑了笑,“就是突然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您好像並不喜歡我,但後來,冇有您的話,我一個人不可能撐過那段時間。”

沈幸年突然說起從前,瑤姨倒是有些猝不及防,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慢慢說道,“最開始,我是的確不喜歡你。”

“畢竟你和少爺的開始……並不尋常,我以為你就和外麵那些女人一樣,隻是想要顧家的錢而已。”

“但人都是要通過瞭解才能走近的,後來我才發現並不是這樣,夫人也發現了,所以她纔會為你謀劃,想要讓你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

“到後麵,是少爺讓你傷心了,當時他本來是想讓我繼續留在宅子中的,但我選擇了拒絕,回老家一段時間後,我還是放心不下你,所以纔去了M國那邊照顧你和衡衡。”

“你或許會覺得我去M國是因為對夫人的感情?”

瑤姨後麵這句話讓沈幸年一愣,然後下意識的反問,“難道不是麼?”

她的話音一落,瑤姨頓時笑了起來,“當然不是。”

“你在顧宅住的那段時間,我早就把你當成自己的晚輩,關心你,照顧你都是出自於內心,我也是真的心疼你。”

“我知道你從前吃了許多苦,加上少爺之前對你的傷害,所以你現在都不怎麼願意相信彆人了,但你就算不信彆人,也應該相信你自己。”

沈幸年一愣,“相信什麼?”

“相信你值得被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