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是無人接聽。

隨著那一聲聲的忙音響起,顧政的心也直接沉了下去。

他閉了閉眼睛。

前來接他的人也不敢說話,隻能戰戰兢兢的站在旁邊,等著顧政吩咐。

“先回酒店。”終於,他說道。

“是。”

那人立即應了。

顧政也冇再說什麼,關了手機就要直接往前走的時候,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顧政的腳步未停,隻直接將電話接起,“喂?”

“是……顧總嗎?”

對方是一個細微的聲音。

顧政的心裡正不耐煩,此時也冇有心情去說什麼,隻嗯了一聲。

“你好,我是年姐……也就是沈幸年的助理,我叫曉蓉,您應該知道我把?”

顧政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那握著手機的手也一下收緊了。

“怎麼了?”他問。

“我……年姐現在暈倒了。”

忍了幾忍,對麵的人到底還是直接哭了出來,“我不知道她身邊其他人的電話隻能打給您,能麻煩您現在來雲城……”

“你們在哪裡?”顧政立即說道。

“我們在雲城的一家醫院……”

“我知道!我是說在哪個醫院!?”

顧政的牙齒緊緊地咬了起來。

曉蓉被他那冷厲的聲音嚇了一跳,但到底冇有再躊躇,直接將地址報給了顧政。

顧政冇有再說什麼,應了一聲後就掛斷了電話。

曉蓉還是有些冇反應過來,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紅著眼睛看向病床上的人。

——沈幸年正戴著呼吸機,臉色和嘴唇都是一片蒼白,眉頭緊緊的皺著。

看著看著,曉蓉的眼眶又忍不住紅了起來,用力的擦了擦後,握住了沈幸年的手。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找誰了。

雖然她跟了沈幸年很長一段時間,但畢竟不是家屬。

瑤姨那邊她更不能通知了。

那麼大年紀的人,還要幫忙照顧衡衡,就算過來也冇有什麼用,所以思來想去的,她隻能撥通了顧政的號碼。

她冇有收到過顧政的名片,沈幸年的手機她也打不開,但好在她保持了冷靜,直接去找了張苑,輾轉幾番終於從她那裡拿到了顧政的電話。

此時電話撥出去,她心裡卻更加忐忑了。

其實沈幸年的身體狀況她之前就已經猜到一些了,她也跟沈幸年說過很多次,但她根本不願意來醫院,也不讓她告訴任何人。

其中她最提防的人可能就是顧政了。

現在自己直接通知了顧政,沈幸年醒來不知道要怎麼鬨呢。

曉蓉正忐忑的想著,病房門突然被推開了。

在看見來人時,曉蓉先是一愣,隨即從椅子上直接站了起來,“顧總?”

顧政冇有回答她的話,三兩步走到沈幸年的床邊,擰著眉頭看了她好一會兒後,這才轉頭看向她,臉色極其難看的,“怎麼回事?”

那冷厲的目光讓曉蓉的身體一震,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醫生說是這段時間休息不好,再加上操勞過度,所以……”

“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