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

顧政今夜難得睡了一個好覺,但剛睡冇多久便聽見了手機響起的聲音。

他立即睜開了眼睛,一邊往沈幸年的那邊看。

——他睡在沙發,距離她的床有些距離,但手機響起的那瞬間,沈幸年的身體依舊微微動了一下,似乎有轉醒的跡象。

顧政立即關了手機的聲音,一邊往外麵走。

醫院的走廊此時倒是燈火通亮。

顧政很快接起電話,“喂。”

“顧總,您什麼時候回港城?”

莫名的問題讓顧政有些煩躁,但他並冇有表現出來,隻問,“有什麼事麼?”

“今日收到了一份請柬。”

請柬?

顧政的眉頭皺緊了,“什麼請柬?”

“是……秦總的。”

秦總……

這兩個字在顧政的腦海中過了幾遍後,他才終於想起了這名字的主人,“秦毅?”

“是。”

顧政不說話了,牙齒更是在那瞬間咬緊!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說道,“他在港城?”

“是。”助理回答,“他剛和鬱氏達成了合作,此次宴會他和鬱氏都是主辦方。”

鬱氏,鬱修然。

之前他走投無路的時候,顧政倒是給他出過一些主意,幫他過合同不說,還幫他擬定了幾家可以合作的企業公司。

他也給了鬱修然建議,本地的公司難合作的話,他可以找一些外資的企業合作。

畢竟在這個時候,有不少的外資企業想要通過合作在國內嶄露頭角,這類公司一般資金豐厚且不會計較那麼多,對鬱修然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但顧政怎麼也冇有想到,鬱修然選到最後,居然會選擇秦毅!

是不知道還是有意為之,顧政也不清楚。

但此時想著,顧政卻是忍不住笑了一聲,問,“宴會的時間呢?”

“就在下週。”

“你把請柬的電子版發給我吧。”

話說完,顧政也直接掛斷了電話。

走廊依舊靜悄悄的。

他掛了電話,周圍更是靜悄悄的一片。

閉了閉眼睛後,他轉身回到了病房中。

床上的人依舊睡的安穩。

顧政就站在床邊看著她。

思緒翻湧,情緒更在崩斷和理智之間來回跳動,那個時候,他無比地想伸手將她抱住。

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隻要抱住她,他的靈魂才能得到安撫。

但他到底還是控製住了自己。

他答應過,要給她時間和空間的。

不能食言,也不能嚇到她。

所以最後,顧政到底也隻是伸出手幫她蓋好了被子,再輕輕的拂過她的臉頰後,轉身回到了沙發上。

他已經無法入睡了。

所以他乾脆也冇再掙紮糾結,就坐在沙發上,愣愣地看著窗外。

——沈幸年其實早就醒了。

在顧政電話響起的那瞬間。

但她冇有跟他一起出去,也冇有去聽他那通電話的內容。

她……不關心。

剛纔他站在她床邊時,她其實全身都是繃緊的狀態。

但好在,他什麼都冇做。

此時感覺病房再次安靜下來後,她才悄悄睜開眼睛。

——顧政正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

一動不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