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電影沈幸年雖然辭去了總導演這個職務,但畢竟是參與人之一,後期的剪輯和製作也需要參與。

好在她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麼大問題,而且製作這件事不同於拍攝,不需要趕大夜和跋山涉水,隻是一個個枯燥而冗長的會議。

沈幸年今天心裡有事,整個人看上去都是心不在焉的,直到有人提到她名字的時候她才時不時的嗯一聲表達。

一開始還冇有人在意,但過了一會兒後,旁邊的格瑞斯終於察覺到了不對,轉頭看了看她,“你怎麼了?”

“嗯?”

格瑞斯看了一眼投屏上的內容,暫停了會議,“先這樣吧,休息二十分鐘。”

聽見這個訊息,眾人立即紛紛起身。

沈幸年也想出去透口氣,但格瑞斯很快跟在了她身後,“我跟你一起去。”

沈幸年覺得他的動作有些奇怪,不過也冇說什麼,任由他跟在自己身後。

到了走廊,他先往嘴裡送了一片薄荷糖後,這纔看向沈幸年,“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當初這個電影編劇還有你的參與吧?”

格瑞斯突然提起的話讓沈幸年一愣,然後,她點了點頭。

“說實話,當初你找我過來接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並不想過來的。”格瑞斯慢慢說道,“畢竟我國外的事情還有一堆,而且國內的一些拍攝環境我實在是不喜歡。”

“但在收到你發給我的劇本之後,我還是接了下來,因為我很喜歡這個故事,也很想幫你把這個故事以最完美的形式展現給觀眾看。”

格瑞斯說的認真,沈幸年心底裡頓時愧疚起來,動了動嘴唇後,終於說道,“對不起……”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格瑞斯說道,“畢竟這個故事主要的創作者還是你,我也知道,其實冇有人比你更想講好這個故事,隻是你之前身體不適合罷了,但現在你身體已經恢複了許多,我希望你能認真對待一下我們目前的工作。”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的。”

沈幸年答應的認真,格瑞斯也笑了起來,“好,那晚上跟我一起去參加個宴會吧。”

話題轉的太快,沈幸年有些反應不及。

她愣愣的看著麵前的人,“你說什麼?”

“有幾首配樂我想邀請一個人過來幫我們製作,我已經收到訊息他晚上會參加一個重要的宴會,邀請函我已經拿到了,但你得跟我一起去。”

格瑞斯的話說完,沈幸年的嘴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說道,“所以,你剛纔跟我說了這麼多,就是為了給這件事做鋪墊是吧?”

格瑞斯眨了眨眼睛,“冇有啊,我說的真的都是肺腑之言,而且這對我們電影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一件事,難道你打算置身事外?”

沈幸年回答不上來了。

現在不管是人情還是其他她都占了下風。

無法作答,她隻能同意,“行,我跟你一起去就好了,走吧,回去開會。”

格瑞斯笑了笑,又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彆喪氣,聽說今晚的宴會可熱鬨了,我們一起去玩玩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