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幸年的話說到一半又戛然而止。

他似乎笑了一聲,然後將煙掐滅,抬手時,又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啊。”

之後,他再冇有說什麼。

但那兩個字,又好像蘊藏了無數的情緒。

沈幸年心裡更是翻江倒海的。

說真的,她一直都覺得他們之間很默契,但卻從來冇有為這份默契想過更深層次的東西。

如今,掩蓋在上麵的那一層窗戶紙,好像被戳破了。

格瑞斯倒是很快調整好了情緒,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跟她相處。

沈幸年表麵也是如此。

但等跟他道彆後,她那偽裝的情緒很快垮了下去。

曉蓉將她的表情看得真切,想了想後,直接問,“格瑞斯跟你告白了?”

她這句話讓沈幸年嚇了一跳,看向她的眼睛近乎驚恐。

曉蓉倒是冇有覺得自己說錯了話,隻摸了摸鼻子問,“難道不是?”

“你哪裡得到的這個結論?”

“難道他不是喜歡你嗎?”

這件事,沈幸年無法承認也無法否認。

皺了皺眉頭後,隻看了一眼旁邊的衡衡,說道,“你不要在小孩子的麵前胡說。”

——衡衡現在鬼精的很,要是他在顧政的麵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情況就更加糟糕了。

但曉蓉顯然冇有意識到這一點,隻繼續說道,“怎麼就胡說了?他喜歡你這件事,誰都看出來好吧?”

誰都看出來?

沈幸年皺起眉頭,“那我怎麼不知道?”

“這不奇怪,都說一孕傻三年,不過……衡衡已經三歲了吧?”

她的話說完,衡衡已經糾正她,“我已經快四歲了。”

他這麼一說,更說明他一直都在認真聽著她們說話,沈幸年立即開始打發他,“你剛纔不是說想要吃點心?茶水間那邊有,自己去拿。”

衡衡看了看她後,倒是冇再說什麼,直接往茶水間的方向走。

沈幸年也收起表情看向曉蓉,“這些話不要隨便說,現在我們是合作夥伴,會很……尷尬的。”

“好吧,你們兩個還真的是默契,這想法都是一模一樣。”

“你又知道了?”

“我知道啊,你想,如果不是喜歡的話,他何必不遠萬裡的來幫你續拍?光是適應這邊的生活他都需要不短的時間,但他還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僅僅是因為跟你的友誼?”

“而且之前劇組裡也不是冇有人跟他暗示明示過,他都說了,他心裡有喜歡的人。”

“那個人除了你,還能是誰?”

曉蓉的話一直在沈幸年的腦海中盤旋,一直到晚上吃飯的時候都還是漫不經心的。

顧政坐在她的身邊,看見她那樣子後,到底還是忍不住開口,“你在想什麼?”

沈幸年這纔回過神,看了看他後,搖頭。

衡衡看了看顧政後,倒是小心的問她,“媽媽,你在想格瑞斯叔叔嗎?”

他的聲音倒是刻意壓低了,但餐廳就他們三個人,顧政不可能聽不見他的話。

他的眉頭果然皺了起來,眼睛落在了沈幸年身上,“什麼意思?”

沈幸年舉起手,“冤枉,我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