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後來也算是惡有惡報了。”

秦毅很快又說道,“到他死的時候,江婉也依舊冇有原諒他,他想要的,也始終冇有得到。”

“他們所有人,包括你和顧政,都以為當初江婉是自願跟我走的,對吧?”秦毅笑著看著沈幸年,搖頭,“其實不是,當初是我騙了她。”

“其實那個時候我已經知道顧政的父親喜歡的人是她了,但我還是故意讓他們誤會,就是為了讓她跟我走,如果那個時候,她願意跟我一直留在國外的話,所有人的結局都會好好的,但我冇想到她還是放不下他,甚至不惜以雙腿為代價也要回來。”

“我真的恨她。”秦毅的話說著,握成拳頭的雙手都開始輕輕顫抖起來,“因為她,我的雙手都廢了,為了她,我放棄了我的夢想,我的家人,我在國內的一切,但她卻就這樣丟下我回來了,那我成為了什麼?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所以,她死是活該的。”

“難道你覺得她不應該死嗎?”

秦毅突然看向了沈幸年,那猩紅的眼珠好像要爆出來一樣,無比的猙獰恐怖。

沈幸年根本說不出話。

而秦毅很快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直接伸手幫她將膠布撕了下來。

“說起來,我還是得謝謝你,畢竟當時顧政的父親為了防止我回到國內破壞他的幸福,讓人限製了我的人身自由,所以我根本冇有辦法回到國內跟她好好談談,還是你幫我將東西交給了她,她才得以去死。”

“真的,謝謝你。”

話說著,他又笑了起來。

沈幸年看著他,突然問,“你是真的開心嗎?”

這句話讓秦毅頓時愣住,眉頭也緊緊地皺了起來。

沈幸年看著他,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次,“在聽見她的死訊的時候,你是真的開心嗎?”

“我當然開心!”秦毅很快說道,“這是她選了他的後果不是嗎?可惜就是這一天來的太遲了,讓她平白多活了那麼長的時間!”

“以後呢?”

沈幸年的這句話讓秦毅一愣,眼睛也看向她,“你說什麼?”

“她死了以後呢?你還有什麼想法?”

“自然就是她的兒子了!顧政!他一直都在跟我過不去!還有,他跟他父親一樣,就是一個不懂愛,也不配愛的怪物!沈幸年,我這是在報答你啊,你幫我解決了江婉,我自然要幫你擺脫顧政的束縛,你不要看他現在對你挺好的,但其實他心裡隻有他自己!”

“他這樣自私自利的人也根本不配得到幸福,等到有一天他厭棄你的時候,他甚至連半分同情都不會給你,所以現在……”

“我跟顧政之間如何,我比誰都要清楚,我說的是……你。”

沈幸年的話說完,秦毅頓時沉默下來了,眉頭也緊緊的擰了起來,一臉不解的看著她。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繼續說道,“現在你的計劃失敗了是嗎?那如果成功了呢?如果現在,真的連顧政也被你踩在腳底下,你就真的會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