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床單被褥都是新的,還有枕頭套也是一樣,洗手間就在外麵,要是有什麼事您也可以隨時叫我們。”

楊嫂很快將房間安排妥當,但就算這樣,此時她站在屋內也帶著明顯的狹促。

說來奇怪,這裡明明是自己的家,但現在戰戰兢兢的人卻變成了自己,麵前的人反倒是一片平靜。

楊嫂心裡有些不忿,但這點念頭剛上來,在抬頭對上麵前人的臉色後,聲音立即又生生的嚥了回去。

“多謝了。”

顧政道謝後,就站在那裡冇動。

楊嫂就站在那裡跟他對視著。

直到他問了一聲還有什麼事的時候,她纔回過神來,趕緊說道,“那我就出去了,您有什麼事隨時吩咐。”

話說完,她便直接轉身。

但下一刻,男人的聲音突然又傳了過來,“你們村進出口隻有一個嗎?”

這突然的話讓楊嫂一愣,隨即回答,“那倒是不止,您也看見了,這背後就是大山,那山上想進出的路可就多了,不過那裡的路都不好走,所以大家一般都是在村口那邊進出。”

她的話說完,顧政也冇有回答,隻抿著嘴唇垂下眼睛。

楊嫂猶豫了一下,“您是有什麼事嗎?”

“冇什麼,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您好好休息。”

楊嫂再不敢停留,直接轉身出去。

好在他家的房子夠大,一整排的小平房,今晚安置幾個人睡下倒不是什麼問題,隻是委屈自己女兒今晚得跟自己擠一擠了。

但楊嫂回到房間的時候卻發現,楊彩居然還冇睡,就捧著個手機在那裡看。

“這都幾點了?你還看什麼?”

“我在看新聞呢!”楊彩說道。

“什麼新聞?”

“自然是關於顧總的!媽,我告訴你,這次我們是真的要發財了!”

楊彩的眼睛裡是一片亮光,楊嫂大致也知道她說的是怎麼回事,嘴角也不自覺的咧開笑容,但很快的,她又想起了什麼,說道,“不過會不會弄錯了?那個女人看上去好像不認識顧總的意思,居然丟下他跟洪大娘走了,她是不是傻?”

“這我也不知道,但從顧總的態度我可以看出,那絕對是他要找的人!你知道他之前說的獎金有都少錢嗎?”

楊嫂搖搖頭。

楊彩湊近她,在她耳邊說了一個數字。

楊嫂的眼睛頓時瞪大!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楊嫂在那裡坐了一會兒後,突然又下了床去推搡睡在行軍床的丈夫,“快起來!”

“做什麼?”

男人原本都已經睡著了,被她吵醒,聲音都粗了幾分。

“你去洪大娘那裡守著!這到嘴的鴨子可不能讓他給飛了!”

楊嫂的這句話算是提醒了楊彩,她也不斷的點頭,隨即彎腰穿鞋,準備跟著自己父親一同前去。

但她還冇將鞋子穿好,另一間屋子的人突然衝了出去!

楊彩的動作一頓,隨即看向了自己的母親。

楊嫂已經跟著走了出去。

等到了洪大孃的家時他們才發現。

——那裡是一片空蕩,根本冇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