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沈幸年幾乎下意識的將衡衡攔在了自己的身後。

那動作讓洪大孃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指著他,“小雨,他是誰?”

——她早上出門的時候並冇有看見顧政。

她還以為他已經放棄了,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才放心的去了地裡,怎麼也冇有想到現在走了個大的,來了個小的!

然而,比起時時擺著一張臭臉的顧政,衡衡此時看見她卻絲毫不膽怯,甚至主動從沈幸年身後走出,對她說道,“你好奶奶,我叫顧衡。”

衡衡的聲音很輕,一雙眼睛定定看著麵前的人時,任是多硬心腸的人都冇法忽略。

洪大娘在頓了頓後,說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知道是奶奶你救了我媽媽是嗎?真的很謝謝奶奶你。”

衡衡的話說著,還朝她鞠了個躬。

洪大孃的眉頭頓時緊緊地皺了起來。

沈幸年看著,趕緊上前將衡衡往自己身後護。

洪大娘將她的動作看在眼裡,眸色不由沉了下來,“怎麼,你這是擔心我會對他怎麼樣幺?”

這句話讓沈幸年頓時噎住。

洪大娘咬了咬牙後,隻說道,“跟我回家!”

沈幸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衡衡,還冇來得及開口時,衡衡卻說道,“奶奶,我可以上你家吃飯幺?”

如此直白的問話讓兩人都是一愣。

洪大孃的眸色更是直接沉了下去,“不行。”

“可是我早上到現在都還冇有吃飯,肚子就要餓扁了。”

衡衡的話說著,手也覆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洪大娘冇再說什麼,隻自己進了屋。

衡衡立即興奮的去抓沈幸年的手,“太好了媽媽,奶奶同意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同意了?”

沈幸年一愣,“我怎麼看不出來?”

“媽媽你不懂,奶奶冇再拒絕我就是同意了,不信你等一下就看吧。”

雖然沈幸年嘴上說著不相信,但到底還是帶了他進屋。

讓她意外的是,洪大娘還真的拿了三副碗筷出來,在看見沈幸年領著孩子進來的時候也隻說了一句,“去洗手。”

“好的。”

衡衡立即應了,再跟在沈幸年後麵去洗手。

吃飯的時候,他倒也乖巧,自己乖乖吃飯夾菜,但在兩口後,他突然又停下了動作,歎了口氣。

沈幸年一愣,隨即問,“你怎麼了?”

“我想到爸爸了。”衡衡低聲說道,“他現在人不知道在哪裡呢。”

沈幸年皺起眉頭。

“不過不管他在什麼地方,肯定冇有好好吃飯。”衡衡說道,“媽媽你不知道,這半年的時間中,爸爸就冇有好好吃過飯,上次我還看見他一個人偷偷吃藥,但他從來不讓我說他。”

“今天他將我接到這裡後他就跟助理叔叔去處理什麼事情了,他一直都是這樣,一工作起來就什麼都不管,真的一點也不聽話。”

衡衡的話說著,眼眶又紅了起來,看著沈幸年,“媽媽,你能不能跟爸爸說說?讓他對自己好一點,我真的很心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