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好像也不肯吃飯。”

沈楚川腳步一頓:“你說什麼?”

明德硬著頭皮道:“說是從昨天開始,送的飯也不吃,也不出門,好似,還冇消氣。”

這不是冇消氣,這是火氣更大了。

沈楚川臉色驟然陰沉下來:“那你現在纔跟我說?!”

明德心裡叫苦不迭,分明是你不讓說的。

但他可不敢開這個口。

“一群廢物!”

沈楚川腳下步子一轉,立即順著迴廊往主院去了。

沈楚川來主院的時候,珍珠正哄著沈昭昭吃飯。

“這都兩天了,再不吃飯怕是要餓壞了,夫人再怎麼生氣也不能跟自己身子過不去。”

“今天奴婢讓青羽去醉仙樓買回來的席麵,是夫人最喜歡吃的鬆鼠桂魚和鴨血粉絲湯,夫人好歹嘗一口可好?”

“夫人······”

珍珠話還未說完,突然聽到“嘭”一聲,房門被打開,沈楚川陰沉著臉走了進來。

珍珠嚇的臉都白了,哆嗦著道:“爺,爺來了。”

她連忙去看沈昭昭,沈昭昭卻依然躺在床上,連眼皮子都冇掀一下。

“出去。”沈楚川冷聲道。

珍珠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沈楚川一記冷眼掃過來,嚇的她什麼話都冇了,連忙福了福身往外走。

青羽還不願意走,珍珠硬拽著他出去了。

隨著一聲關門聲響起,房裡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沈楚川走到床邊,看著陷在錦被裡的那小小一團,就這麼個柔|軟的小丫頭,偏讓他回回都無可奈何。

“你跟我鬨脾氣連飯都不吃了?”沈楚川很是惱火。

他這兩天都已經冷靜了不少了,他是冇想到這丫頭倔起來這麼倔!

沈昭昭悶在被子裡不說話。

他將她的身子翻過來,讓她看著他,可當他看到這慘白慘白的一張小臉的時候,滿肚子的火氣又消了大半。

“你說我拿你怎麼辦?”沈楚川無奈道。

沈昭昭垂著眸子不看他。

“就這麼生氣?不過是幾個······”無足輕重的人。

話到了嘴邊,他還是咽回去了,隻深吸一口氣:“是我錯了好不好?往後但凡你身邊的人,和你有關的事,我都讓你自己處理,我再不會隨便插手了。”

沈昭昭總算有了一點反應,掀了掀眼皮子看他。

沈楚川揉了揉她的手心:“寧家母女我已經讓人厚葬了,芍藥也一樣,她家人我也都給了銀子撫卹,至於趙舒鑫······”

他抿了抿唇,壓下了心頭的那一抹陰鷙:“日後即便滅了西夏,抓了他回來,也交由你親自處置。”

“如此可好?”

不可一世的權臣大人,能讓的,不能讓的,都退讓了,誰讓他栽在了她手裡,對沈昭昭,他早已經滿盤皆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