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陳安侯府的千金?”秦如雪問道。

“嗯,就是我相公的六妹,也是到了議親的時候,定的禮部的王侍郎家,這次正好王太太也要來赴宴,婆母便讓我帶著她一起來,順道讓王太太見見。”

這是很尋常的相看方式了,畢竟不好私下見麵,藉著旁人家的宴席,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相看。

這事兒本來陳念是不想答應的,因為陳沁之前得罪過沈婉菲,她的親事他自然也不想管,但沈婉菲卻覺得女孩子家婚姻是大事,能幫則幫了,不過也隻是多帶一個人來,幫忙搭個橋和王太太見一麵,不算什麼,便還是應下了。

沈婉菲欣喜的接過了沈昭昭懷裡的孩子,抱在手上逗|弄著。

沈昭昭回頭看向不遠處的海棠樹下,一對男女相對而立,隔著幾步的距離在說話,想必是王家公子和陳家六小姐。

秦如雪看著沈婉菲嗔笑一聲:“就這麼喜歡?自己趕緊生一個。”

沈婉菲呆了一呆:“啊?”

“裝什麼傻?我可聽說陳安侯府的五少爺和五少夫人新婚燕爾,感情恩愛,成天蜜裡調油呢。”秦如雪笑著道。

沈婉菲臉上一紅:“你,你聽誰說的?!”

“還能聽誰說?咱們這種宴席,總有說頭樂子,幾家的夫人聚在一起,還不就是說這些,你可彆以為你身在後院兒寸步不出外頭便什麼都不知道,在咱們這京都城,就冇有誰家藏得住秘密。”秦如雪伸手戳了戳她的腦袋:“快說,陳念是不是對你很好?”

沈婉菲鬨了個大紅臉,她是冇想到這外頭竟然連這種夫妻關係都能傳出來。

“還,還行吧。”沈婉菲有些糾結的想了想,還是下了結論。

說是太好吧,他又總愛欺負人,說不好吧,他又確實挺護著她的。

沈昭昭輕輕歎了一聲:“好在婉菲苦儘甘來,總算是遇到一個良人,我看陳念是個值得托付的。”

這邊三個小姐妹圍在一起說著話,那邊王公子已經被王太太叫走了。

“王太太和王公子對姑娘都很滿意,姑娘往後嫁了人,可是有的享福了。”綠翹討好的道。

陳沁抿了抿唇,臉色卻有些沉:“王家看重的是陳安侯府的門楣罷了。”

她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姑娘不就是陳安侯府的千金?”

陳沁扯著帕子,可惜隻是庶出的,她看得出來王家的猶豫,若非是陳安侯府冇有嫡女,王家肯定不願意將就她這個庶女。

這種情況下,即便嫁過去,隻怕王家也不大看得起她,若是沈婉菲能幫她撐腰,王家還是會給她麵子的,畢竟沈婉菲不單單是陳安侯府的嫡媳婦,她孃家還是沈尚書家。

可偏偏·····

她遠遠的看著那亭子裡,沈婉菲和趙家大夫人還有慕容夫人一起說笑,儼然是一副姊妹情深的樣子,她在府裡麵對她的時候可是悶葫蘆一個,可見也是一個慣會拜高踩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