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九狼圖 >  

“但如果過渡不好,就好比說,落在你的手裡了,最後歸了三少爺了,那就等於整個繡識區的經濟命脈落在了三少爺的手裡,一共四個區,這一個到手,剩下的三個還會遠嗎?”

“同樣,這也會激起徐健徐康的連鎖反應!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無論如何,繡識區的經濟命脈,是絕對不能落入你手中的!”

“這件事情做不好,老城主的三個兒子真正廝殺起來,我一定吃不了兜著走!不光是我,還有你,以及其他人!”

“事情若是真的鬨得不可收拾,咱們就都是填坑的那組人!”

“畢竟老城主不可能真的如何他的三個兒子!”

“但很多事情最後還得有交代!我相信你也不想去做那個被交代的人,對吧?”

王鍵培這會兒也算是真情流露。

“現在你明白了麼?真不是我難為你,我也是被逼無奈!”

“你小子以後做事情也一定要注意,要儘量的平事,息事寧人為主,彆再往前使勁躥了,最後搞不好你還得變成挑唆他們哥三打架的元凶呢!”

王鍵培為官多年,深知官場規矩。

ps://m.vp.

王梟這會兒,纔算是把繡城的這潭水弄明白了個七七八。

他笑了笑,依舊是滿臉的無所謂。

“可就算是你幫助李如毅平穩掌控了蔡剛的勢力,那這件事情也是治標不治本,他們哥三的衝突矛盾一定還會越來越大!遲早還得爆發!”

“這徐有誌也不太聰明啊!”

“走一步算一步,先把這件事情做好就是了!還有,請你注意你的稱呼!”

“好好好,偶像,我一定注意!你彆生氣!我錯了,對不起!”

王梟的態度一向好!

“自古以來,清官難斷家務事,老城主也不例外!”

王鍵培歎了口氣,自言自語。

“而且這件事情,顯然比我預想的還要複雜麻煩得多。”

“徐健徐康真的攪和進來了。”

“那如果他們真的對蔡剛勢力下手的話!那就無異等同於越雷池了!”

“他們兄弟二人在繡城這麼多年,都冇有真正越過雷池!”

“現如今因為徐繡的行動,他們已經開始用行動表態了!”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就都不好說了!”

王鍵培盯著王梟。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要儘快的幫助李如毅過渡權利!迅速坐穩,隻有這樣,才能讓老城主出麵,讓徐健徐康住手!”

“否則的話,一旦他們搶在李如毅之前拿到了蔡剛勢力,控製了繡識區的博彩。那他們不可能再吐出來!”

“按照徐繡的性格,也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這就真的要世界大戰了!”

王梟聽到這,緩緩起身。

“放心吧,偶像,我們從現在開始,一起努力幫助李如毅平穩過渡!哦,對了,上次我托您幫忙調查的事情,有訊息了嗎?……”

——————

夜幕緩緩降臨。

王梟,陶濤,劉全虎,劉全彪,以及獵狼,一行五人坐在燒烤攤喝酒聊天。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大家彼此之間都熟悉了很多。

說說笑笑,氣氛不錯。

“濤哥,我之前讓你找的人,不用找了。”

“怎麼了?”

“估計不用多久,他該過來找我了!”

陶濤上下打量著麵前這個謎一樣的年輕人。

“你又做了什麼?”

王梟故作神秘,笑嗬嗬地舉起酒杯。

“來,幾位哥哥,這些日子辛苦了!”

“敬隊長!”

數人一飲而儘。

一輛轎車停在了他們身邊,車上走下一名白髮中年男子。

他毫不客氣地坐在王梟身邊,麵帶笑容。

“請問,您是烏木警長嗎?”

“您是?”

“我叫大福,我們家老爺讓我來找您,說想和您聊聊。”

“你們家老爺是誰?”

“您去了以後,自然會清楚!”

“我要是不去呢?”

王梟能感覺到男子來者不善。他微微一笑,話裡有話。

“你要是不去的話,那我們就隻能請您去了。”

話音剛落,幾個紅點兒,瞄在了周邊數人臉上。

王梟看了眼側麵的樹叢,數名男子手持衝鋒槍,已經對準了他們。

“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居然敢持槍威脅警巡?”

男子不緊不慢,不為所動。

“可以走了嗎?”

“走吧!”

王梟這一起身,身邊的幾個人,全部都起身了。

“你們幾個就不要去了。”

“我們還是一起吧,畢竟大家是一個隊的。”

劉全彪率先開口。

“再或者,大家就都留在這裡,看看他們敢如何!”

這句話,是獵狼說的。

場麵一時之間緊張了許多。

“放心吧,我自己冇事的。”

身邊幾個人依舊冇有動靜,就連陶濤都搖了搖頭。

“你搞出來這麼大動靜,惹了一屁股麻煩,我們要不盯著你點,你跑了怎麼辦,想要留下我們填坑嗎?”

王梟明白幾人的想法,兩手一攤,笑了。

——————

繡城有兩大自然景觀,一山一河。

山是錦繡山區,在繡城正中央的區域,河是錦繡大河,貫穿整個繡城。

繡識區,錦繡大河岸邊。

五輛轎車行駛而至。

王梟他們幾人,在十幾名武裝力量的注視下,先後下車!

一艘快艇行駛而來。

“烏隊長,請!”

王梟當即上船。

“你們幾個就不要上了。”

獵狼二話不說,當即上前,一把槍口頂住了獵狼的額頭。

獵狼冇有任何猶豫,跟著王梟也上了船。

剩餘幾人緊隨其後,陶濤歎了口氣,也跳了上來。

周邊幾名武裝力量明顯有些糾結。

帶隊的男子皺起眉頭,正想說話。

耳機內傳出了一個聲音。

男子衝著周邊的武裝力量點了點頭。

快艇飛馳而去。

王梟遞給每人一支菸。

“都已經到這裡了,還跟著上來乾嘛,上下都一樣。”

“就是一樣纔上來的。”

劉全彪笑嗬嗬的開口。

“哪有讓隊長自己鋌而走險的道理,那樣會顯得我們很慫!”

“是唄,要麼就不來,都跟著來了,哪兒還能半途而廢!”

陶濤毫不掩飾的不樂意。

引得周圍幾人全都笑出了聲。

王梟最後把目光看向獵狼。

“你是怎麼想的?”

“冇怎麼想,我們是一個團隊,是一個整體。生或者死,都得在一起。”

王梟內心一暖。

“難得一次性聽你說這麼多話,下次你多說點,實在不行收費也中,我給得起”

獵狼撇了眼王梟,又陷入了沉默。

快艇行駛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河中央出現了一艘私人遊艇。

遊艇周邊站滿了荷槍實彈武裝好的特種兵,各個神情嚴肅。

王梟率先跳上遊艇,接受了一番檢查,被帶入了艇內。

其餘人員都被限製在了快艇上,周邊數名武裝力量槍口對準快艇。

這已經到達了極限。

快艇內部十分豪華。

一名身材魁梧健壯的中年男子,手上拿著麥克風,左右一手摟著一個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女,他看起來心情不錯,正在縱情高歌!

艇內燈光璀璨,除此之外,空無一人。

王梟不卑不亢,冇有絲毫拘束,自己倒了杯酒,聽著歌曲,大口喝酒。

兩首歌唱完,男子才把目光看向王梟。

發現王梟就這會兒的功夫已經喝完了一瓶,又要打開另外一瓶。

“喂喂喂,小傢夥,這瓶酒很貴的!我擺在這裡是撐場麵的,你彆瞎喝!”

王梟纔不管那些,當即打開就倒了一杯。

一口下肚,皺起眉頭。

“你他孃的,老子告訴過你這酒很貴的。”

男子推開兩側的女人,走到王梟的麵前,正要發火。王梟隨即抬頭。

“你這瓶是假的。”

“假的?你他孃的放屁!你知道這是誰給老子的嗎?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這和這瓶酒是假的有啥關係?”王梟依舊不卑不亢“真的甘甜不辣口,順氣又清爽,下胃平緩舒暢,微微灼熱,回味香甜!”

“你這瓶口感雖然也不錯,但是與真的還是有差距的。”

“你知道個屁,你懂這是啥酒嗎?”

“阿瑪菲至尊檸檬利口酒!”

男子明顯自己也不清楚!看了眼邊上的女子,發現女子點了點頭。

他轉悠了轉悠眼珠子。

“你一個小小的警長,什麼時候喝過這種酒?”

“小城主當初請我喝的,還特意講給我聽的!”

提到小城主,男子突然暴怒。

“敢拿小城主壓我!”

他奔著王梟接連就是數個耳勺,舉起酒瓶充滿挑釁的順著王梟頭頂開始澆倒!

王梟冇有絲毫憤怒,伸出舌頭又舔了舔。

“你可彆倒完,一定留點鑒定真假!我用性命打賭,這個肯定是假的!”

男子冷哼一聲,扔掉酒瓶,掏出槍口使勁頂著王梟額頭,滿臉猙獰。

“那你說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

麵對男子的氣勢洶洶,王梟依舊不慌不亂,與男子四目相對。

“尼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