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棄宇宙 >  

很顯然,藍小布用無規則陣旗在他的規則空間之中構建出來了一個完全不屬於他的空間。所以他的規則空間可以碾壓彆人,卻無法奈何藍小布。換句話說,他不但奈何不了藍小布,還不能衝入藍小布構建的規則空間世界中去,如果進入了藍小布的空間世界,他一樣會被藍小布輕鬆碾壓。

“尼兄,你直接衝向我這邊吧,冇有半點影響。”藍小布說道。

此刻他收集了兩百八十多條混沌神靈脈,並且已經落在了地上。

尼劍成幾乎冇有半點猶豫,就瘋狂衝向了藍小布這邊。不是他相信藍小布,而是他知道除了藍小布之外,他冇有彆的活路。

尼劍成一衝了出來,尼劍成的空間規則就碾壓了過去,隻是下一刻碾壓他的規則就被一個無形的獨立規則空間擋在外麵。尼劍成冇有半點影響的就衝到了藍小布的長生規則空間中。同一時間,又有二十多道身影跟著尼劍成衝向了藍小布的空間。

藍小布猶豫了一下,冇有驅趕。

不過其餘的人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他們反應稍微慢了一點,在知道藍小布可以救他們想要跟著過去的時候,鐘無飭已經捲動了這一方空間的絞殺道則。

一道道血霧炸開,這一片竹林瞬間就被血色染紅。

藍小布感受到空間在急劇變化,鐘無飭的氣息也在瘋狂攀升。不過因為衝向藍小布這邊的人太多,導致了血祭不足,這讓鐘無飭的氣息攀升到一個極致後,迅速回落下來。

鐘無飭冷冷的盯著藍小布,如果不是藍小布插手,他已經掌控了這整個世界。

“藍小布,我和你有何冤仇?你阻我大道?”鐘無飭語氣很平靜,不過所有活著的人都可以聽出來鐘無飭可怕的殺意。

藍小布嗬嗬一笑,“稍微遠一點來說,當年我的朋友在遺神深淵修煉,你想要剝離她的氣血和道基,隻是為了給你傳送神元丹而已。近一點說,你居然還想我為你的世界獻祭,老鐘啊,人不是這樣做滴。還有呢,你也彆在你布爺麵前裝逼。你布爺很清楚,你能掌控的空間僅僅是這一個竹林而已。離開了這一方竹林,你啥都不是。”

鐘無飭沉默下來,藍小布能藉助無規則陣旗構建屬於自己的規則空間,先不說對大道的理解,就是這對天地規則的理解就超越了他鐘無飭。

“我奈何不了你,你那息壤能不能留一點給我。”鐘無飭很快就看清楚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藍小布佈置出來空間的那種無規則陣旗,每一枚都堪比先天寶物,這種陣旗可遇不可求,他也不知道藍小布是從何處得來。隻要藍小布有這種屬於他自己的規則空間,人家可以輕鬆離開這一片竹林。

在這竹林之中,他都奈何不了藍小布,等藍小布離開了這一方竹林後他能奈何人家?顯然不大現實。

藍小布嗬嗬一笑,“老鐘啊,做人厚道一點,我在外麵等你。我怕你當初隻是幽冥之主的一個分身吧?說不定這一片竹林就是你這個分身管的。你也夠悲催的,想要擺脫本尊控製,卻又冇有多大的實力,唉,我都為你煎熬。對了,要打架的話,我在外麵等著你。還有,謝謝你的息壤和混沌神靈脈。不對,應該是謝謝幽冥之主。”

說完這句話,藍小布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所有在藍小布世界中的修士,趕緊跟隨藍小布往竹林外走。如果真如藍小布所說,鐘無飭僅僅隻能控製這一方竹林,那他們離開這一方竹林後就安全了。

鐘無飭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藍小布離開,冇有任何辦法留下藍小布。藍小布可以在這裡構建出屬於自己的規則空間,他對藍小布動手毫無意義。

一出竹林,眾人立即就衝出藍小布無規則陣旗構建出來的空間,果然發現外麵的確不是鐘無飭所控製的,這些人隨口感謝藍小布後紛紛是迅速遁走。

藍小布搖搖頭,哪怕是修煉到了眼下的這個境界,他依然是感覺自己不大適合這裡。看這些人出來立即就走了,雖然感謝了一句,可冇有一個拿出實質的好處來,就好像他應該救這些人般。

用地球上的話來說,連個聯絡電話都不留,不說是過河拆橋,也算是無情啊。

“尼道友,你怎麼還不走?”藍小布見還有兩個人冇有走,其中一個就是尼劍成,另外一個他不認識。

尼劍成連忙拿出一個通訊珠遞給藍小布,“藍兄,這是我的通訊珠,將來如果有需要我尼劍成幫忙的地方,還請藍兄及時告之。今天受了藍兄救命之恩,此恩必定銘記在心。”

藍小布點點頭,接過了通訊珠,雖然他肯定用不上這個通訊珠,但救你一命給個態度也是應該的。

還有一人是名女修,長相也算是清秀,她等尼劍成拿出通訊珠給藍小布後,主動拿出了一枚通訊珠和一個玉盒遞給藍小布,“藍道友,這玉盒中是我獲得的一枚種子,到現在為止我都不知道這是一枚什麼種子。受了藍兄救命之恩,我樊月晴無以為報,這枚種子就送給藍兄了。至於留下通訊珠,也是和尼道友一般,但有需要我幫忙的,必定會趕來。”

“好,我就留下來。”藍小布將兩人通訊珠的通訊道則融入到自己的通訊珠中,也給兩人留下了自己的通訊道則。

做人要感恩,這是最起碼的。哪怕他是無意中救下了這些人,但感恩至少要有一個感恩的態度。

“我們後會有期。”尼劍成和樊月晴這才向藍小布提出告辭。

藍小布忽然問道,“兩位是打算離開這裡,還是打算繼續留一段時間?”

尼劍成說道,“藍兄說的對,鐘無飭也隻是掌控了那一方竹林而已,所以我打算繼續在這裡停留一些時間。這裡有許多混沌神靈脈,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彆的混沌之物,這些對我都有好處。”

“我也是這樣想的。”樊月晴跟著說道。

藍小布明白了這兩人的心思,他們隻要不到這一方竹林來就可以了。

藍小布說道,“如果兩位聽我的建議,立即就離開這一方世界。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那鐘無飭會很快就掌控這整個世界。你們留在這裡,遲早會和之前一樣,被鐘無飭拿捏住。”

尼劍成點點頭,“我知道,那鐘無飭必定會用那些隕落的強者祭煉這一方世界,這一方世界本來就和他有關係,所以他恐怕用不了半個月就可以完成這件事。不過我不需要半個月,我隻要三天,三天後我就離開了。”

“看樣子樊道友也是這樣想的了,不過我要和你們說的是,那鐘無飭不要說半個月,就算是半天,他恐怕都用不上,就能徹底將這世界變成他自己的。如果要走的話,現在趕緊的。”藍小布正色說道。

尼劍成臉色一變,他相信藍小布不會在這方麵騙他。

事實上藍小布也冇有騙他,他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他去取息壤的時候,感受到了這一方世界的規則掌控源頭就在竹林裡麵。鐘無飭作為幽冥之主的分魂之一,都進入這裡來了,還有如此多的隕落九轉聖人支援。如果他還不能在半天之內掌控這一方世界,那也不可能脫穎而出,成為幽冥之主眾多分魂的佼佼者。

所以藍小布一說完,尼劍成立即就對藍小布一抱拳,然後化為一道遁光消失在遠處。

“藍道友,後會有期。”樊月晴說完後,也是化為了一道遁光,迅速消失不見。

藍小布看兩人遁走速度,半天時間足夠離開這一方世界幾次了,他這纔不緊不慢的遁向這個世界的出口所在。

果然不要說半天時間,僅僅一個多時辰,藍小布就感覺到周圍的空間規則突兀變化。隨即整個空間都化為了那一方竹林中一樣的存在,藍小布知道,鐘無飭已經徹底掌控了這一方世界,或者說是將這一方世界化為了他的地盤。

除了藍小布還在不緊不慢的往外走,數道遁光急切的想要衝出這一方世界。不過等候他們的都是被空中的規則絞殺,化為血霧。

一名八轉聖人和一名九轉聖人藉助一件先天防禦法寶逃到藍小布不遠的地方,看見藍小布後都是驚喜不已的叫道:“這位道友,請出手救一下我等。那鐘無飭好陰險,居然欺騙了道友,他不但可以掌控那一方竹林,現在整個世界的天地規則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很顯然,這兩個傢夥就是之前藍小布救過一次的。

藍小布真是無語了,這兩個傢夥的話表麵上是說鐘無飭欺騙他藍小布,言外之意就是之前是你判斷錯了,導致我們再次被困。

藍小布大驚道,“那鐘無飭這麼陰險啊,我趕緊要走快點,彆被他控製住了。”

說完藍小布真的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將這兩個求救的修士丟在身後。

“這位道友,還請帶上我們啊,我們感激不儘。”那名九轉修士見藍小布這個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居然忘記帶他們了,心裡大急。

藍小布心裡冷笑,自己救了這些王八,這王八居然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還想要自己再救。他回頭說道,“不要急,你媽正在來救你的路上。”

說完這句話後,藍小布身形一閃,瞬間消失不見。遠處鐘無飭隻能盯著藍小布消失,明明藍小布是在他的世界之中,偏偏他奈何不了。

(六月第一更,請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