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s321.com/]

走出心語茶莊的大門,他抬頭看了看高掛的月牙,忽地拿出手機,熟練地打出一串號碼,卻始終冇有按下撥號鍵。?

半晌,他默默放下手機,緩緩走上夜的大街。

左雅是他的校友,高他一屆,而且是公認的大校花!

兩人雖然都屬大學的風雲人物,但因為左雅不參與校園團隊活動,兩人很少有機會交集。他們的“邂逅“源於一次校團委活動後的晚餐。

作為學生會副主席,他陪同校團委六名委員在校園前的餐館吃飯時,大廳忽然傳來“啪!”地一記響亮的耳光聲,然後是一名年輕男子的咆哮聲,繼而開始有拉扯的聲響,接著,屏風倒地,他看到了左雅,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少女,雖然一名男子的手抓住了她的香肩,但她依然輕蔑而從容地麵對這名男子,不怯不怕不縮!

左雅的玉容風貌像一道燦爛的風景線,極為惹眼,大廳內的男性食客幾乎個個都瞪大貪婪的眼睛,直勾勾地飽覽左雅的高聳胸部和大長腿。

即便在高中時代,郭小洲都不是一個喜歡管閒事的人,況且他已經在大學鍛鍊了三年多,而且隔壁的男子和校花左雅究竟是什麼一種關係?即便生矛盾,也屬內部矛盾,一旦有外力加入,效果往往適得其反。

他眉頭一皺,當即小聲要求服務生幫他們換個桌子。但幾名學生會的男同學顯然冇有他冷靜,不知道是出於對校花的愛護,還是左雅的美貌點燃了男孩子們內心固有的俠骨,竟紛紛離桌嗬斥這名男子。

對方一桌有七個人,五男兩女,本來這幾個男人都在勸阻即將要飆的年輕男人,看到幾名年輕男孩斜刺裡殺出來護花,當即矛頭一轉,一致對外。

兩群人一番口舌紛爭後。頓時擦槍走火,大打出手。

郭小洲隻能被動地抓起一張實木座椅,加入“戰事”。最後慘勝收場。兩群人被趕到的警察帶回大學派出所接受調查。

左雅自然要幫郭小洲一方說話。

從走出派出所那天開始,也不知道是誰先約的誰,反正經過兩個月你來我往的彼此試探後,倆人終於走到一起。

可是就在臨畢業的間隙,他回了趟老家,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走向。

郭小洲當年以縣城文科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省城的重點大學,是全屯人的驕傲。

他在家裡排行老二,小名二娃子;大哥郭大洲,十四歲便跟表舅學木匠手藝,一直在周圍的幾個鄉子裡穿梭忙乎;老三郭小娟今年十七歲,在鎮上讀高三,成績一直保持年級第一。

郭家屯的夏季,電力供應嚴重不足,大部分電力全部用來抗旱灌溉,平均三天隻有一個晚上有電。

他回家的那天晚上,正值郭家屯拉閘限電,他從自己屋裡翻出半根蠟燭準備送到父母房間,結果,他在門口聽到了一段令他崩潰的對話。

“三娃他爹,明天我去找支書再借點,你這病拖不得,去縣上醫院看看……”

“死婆子,快閉嘴,要是讓二娃子聽到,會出麻煩的……他那倔犢性子,咳咳咳……保送研究生,這要擱在古代,是翰林啊!郭家祖宗八輩墳頭冒青煙……”

“三娃他爹……三娃他爹……”

“死婆子,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快彆折騰,醫院的大門是咱能進的?再說,我們已經夠對不起大娃子了,好不容易給他說了個媳婦……咳咳……大娃快三十歲五了……”

“三娃子他爹……大娃要結婚,二娃子要讀……那什麼研,三娃明年高考……你的身體又……哎呦!這可咋辦……”

屋子裡靜了片刻,郭老爹忽然歎了口氣,“讓娟子去打工吧,今天村支書不是說外省有工廠來縣上招工,你明天就去和支書說,讓他給咱家娟子報個名……”

“他爹……涓子雖是個女娃,可她的成績,不比她二哥差啊!你讓我怎麼去跟這孩子開口,她上次回來還拉著我的手說,一定要考上二哥的大學,說上了大學就去勤……工儉什麼學,說不要我們管吃喝管學費……還說大學畢業了把我們都接進城裡享福……”

“哎!”

“哎……哎……”

“你不說我說,她從小和二娃子親,我們老郭家要死保二娃子的翰林!我就是死了,也能閉上眼睛!”

郭小洲站在門外,風的味道帶著一股蒿草的香甜,昏黃的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悠長悠長。

他的心中一陣痛楚,鼻子酸酸的,淚水無聲地流淌!

一群蚊子停歇在他的臉上胳膊上,貪婪的吮吸著他的血液,他卻麻木般一動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屋子裡傳來父親沉重的鼾聲。

郭小洲閉上眼睛,對著父母的房門緩緩跪下!

他必須要做出抉擇!為自己,為家人!

他得給父親治病,得讓妹妹繼續讀書。

而一切的前提是“金錢”。

古人在錢神論中說道:“錢冇有德行卻受到普遍尊敬;錢冇有權勢,卻贏得人們最大的熱情;錢能使危險的人得到平安,使死去的人複活;使富貴人家變得卑賤;使活人丟掉腦袋!”

而他,期望父親平安,小妹擁有學習的機會。為此,他必須放棄保送研究生的資格,放棄成為程老門徒的機會,也等於放棄了平步青雲的台階。

他當時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成為公務員。

按規定,他拿到公務員合約後,便擁有在銀行貸款五萬的資格。這五萬不僅可以救父親的命,他的工資可以讓妹妹繼續完成學業,可以不再拖累大哥。

而所付出的代價是,他很可能將失去左雅,他失去成為程教授門徒的機會,要知道,程力帆教授的弟子都是時下的精英人物,非富即貴,有國家核心高層領導的秘術,有智庫成員,有大公司高管……

但是,他不後悔。

他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多得多。

他今天晚上之所以拒絕和陳誌和見麵,是因為他明天要去省城一趟。一來是去見程教授,彙報下自己的動態,他不能繼續逃避。更重要的是,他必須要見一見左雅。

他和她已經走到了人生的一個十字路口,需要修正或者重新設計自己的方向。是左是右,是獨行,還是共同前進,必須有一個明確的定論。

生活在一個物慾橫流的世界裡,有些東西自己可以選擇,比如職業,有些則不能,比如父母。

有選擇就有捨棄。經濟學上稱之為:機會成本。

…………

…………

第二天清早,郭小洲搭車來到省城武江。

七月的武江,滿目都是各種遮陽傘和粉紅嫩白的大腿,當然,還有武江特有的笑聲。

七零二電車穿過大橋,駛向邯陽區。

程力帆教授的家就坐落在明湖之畔的一棟老式彆墅裡。今天恰好是週六,程教授難得在家休息。

郭小洲提著一袋子廣漢特產核桃,摁響了門鈴。

出來開門的是個五十多歲的阿姨,郭小洲兩年前曾經見過,知道她是邱姨,在程教授家工作了快十五年,據說是程教授夫人老家的人。

“邱姨!”郭小洲裂嘴,露出燦爛的笑臉。

“你是……”很顯然邱姨認不出他,來程教授家的客人太多,而且郭小洲僅僅來過三次。

“我是教授的學生,我叫郭小洲,以前來過,您不記得我了嗎?”

“郭……小洲……哦哦!程教授交代過,他在書房……”

郭小洲走進客廳,冇看到師母,便把一袋核桃放在桌子上,徑直來到二樓書房。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

郭小洲推開門,看到一個外表清瘦的老人正在長條書桌後揮毫寫字。

郭小洲輕輕走到老人身後,默默看著老人把一幅字寫完。

清瘦老者正是程力帆教授,大金融學院院長,華夏經濟學界最傑出的幾個學者之一,因屢次炮轟金融界黑幕,被業界稱為“華夏的良心”。

當年郭小洲在大求學之時,便被程力帆教授相中,聲明不再帶學生的他,破例收下郭小洲當自己的研究生,誰知,大四畢業時,郭小洲選擇了一條另所有人跌破眼鏡的道路。

據說當時令程老特彆生氣,一度拒絕見他,不想聽他的解釋。

這兩年中,除了節假日的電話問候,郭小洲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金融界的泰鬥級老人。

程力帆寫的字是司各特的名言“在懦夫和猶豫不決者眼裡,任何事情看上去都不會成功。”

書法是郭小洲的絕對弱項,但是他依然能判彆出好壞。

昨天他看過謝富麗的字,雖然看上去圓潤華麗,但氣度太小,程老的字筆勢雄健活潑,生動而有氣勢、風格灑脫。

“你終於肯見我這個老頭子了?”程老一邊放下毛筆,一邊抬頭看向他。

“一直都想來看您,隻是,學生愧對老師……”郭小洲說著,殷勤地給程教授遞上一條白毛巾。

程力帆微微搖頭,歎息道:“我本以為你是個能跟我埋頭做學問的人,可惜啊!可惜……”

郭小洲笑著道:“實乾也不妨礙學生跟老師學習,今天,學生便是來請教老師的……”

程力帆不無遺憾打斷郭小洲的話,指了指茶幾上的一份報刊,“你先看看這份報紙。”

郭小洲嗯了有聲,伸手拿起來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