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郭小洲便帶著尤成上了池大海的車,直奔雲河市。

雲河市市長陸逸召見,他這個縣委書記自然不敢推諉。其實他也知道,陸逸為什麼火速召見他,還不是因為他從省裡要來了道路政策。

從景華縣和他個人來說,這條道路自然是好上加好的事情。但站在市政府角度,卻未必是好事。因為,市裡迫於省裡的壓力和行政命令,必須投入一定的財政資金。

景華縣哪怕因為這條道路翻身了,脫去了貧困縣的帽子,雲河市也未必有多大好處。好處全是景華和郭小洲個人的。

但是,雲河不僅要承擔財政風險,還有政治風險。

車即將出景華縣界時,郭小洲突然喊了聲,“停車。”

隨後,他下車來到路邊的田間,看著路邊成片的核桃樹,問尤成,“這是什麼樹?”

“這是核桃樹。”尤成走下乾枯的路邊水渠,步入林間,仔細看了半晌,“這是優良速生核桃樹苗,種植第二年可掛果,但有經濟效益需要到第四年,第五六年進入盛果期。”

郭小洲點點頭,“現在的核桃賣什麼價錢?”

尤成說,“大概二十五元一公斤。”

“核桃樹適合景華的土地環境?”

尤成說:“適合微堿性土壤中生長,一般都種在陽麵,對水分要求不高。總體來說,景華縣內大部分地區都適合種植核桃等耐旱乾果。”

郭小洲若有所思的看著尤成,“你好像對核桃樹很瞭解?”

尤成笑著說,“我姨夫家十幾年前就開始種植核桃,屋前屋後都是,我初中時經常去摘。”

郭小洲忽然問,“你對焦區書記的‘旱地西紅柿、食用菌、乾果經濟林、生豬養殖’四大特色產業為重點促農增收的政策怎麼看。”

尤成毫不猶豫說:“焦書記是花了時間做了詳細調研和論證的。都說景華貧瘠,但還是有得天獨厚的地理、氣候條件,旱地西紅柿種植其實已經有了成功的先例。比如我們縣八達鎮有個紅關村,他們種植的西紅柿在雲河非常搶手,甚至遠銷到了武江的一些大酒店。”

“食用菌種植項目曾經在幾年前進行試點,隻是由於當年的推廣公司內部出現問題而破產,影響了當時的食用菌項目。乾果經濟一直就是景華農村村民的‘零花錢’,隻是冇有得到大麵積的推廣。”

“這個村好像在大麵積種植。”郭小洲俯手遠眺,道路兩邊密密麻麻的的都是核桃樹,樹林間還種植了蔬菜、豆類和藥材等林間物種。

“這個村是光明村,是景華最富裕的村。村支書周槐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去年省報曾經報道過他的事蹟,隻是他的性格比較衝,不討縣領導喜歡……”

“哦!光明村,周槐!”郭小洲非常感興趣的說:“尤成,你記一下,明天開始的鄉鎮調研,把光明村列為第一站。”

尤成點點頭。

郭小洲站在路邊,心潮澎湃!景華縣雖然受土地條件製約,但也不是冇有發展的道路。其實當地農民們早就開始了探索,並且得到了一定的成績。隻不過是缺乏政府的大力引導和推廣,包括政策扶持。

看來,以後扶貧的路子一定要改啊!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句話是絕對的真理。

“郭書記,七點五十分了……”尤成小聲提醒郭小洲。

“嗯!上車。”郭小洲大步上車。

一個多小時後,郭小洲的車徐徐駛入雲河市政府大樓的停車場。

尤成先一步下車,替郭小洲打開車門,一輛褐色的豐田越野從他身邊駛過,徐徐停在他的右側。

豐田還未停穩,車後座上冒出一個大腦袋,衝著郭小洲興奮的喊道:“這不是郭同學嗎?”

郭小洲抬頭一看,笑嗬嗬的走過去,“原來是柯同學啊!”

柯同學大名柯保平,是郭小洲省委黨校的同班同學,兩人雖然在學校期間冇有什麼親密的私人往來,但彼此也冇有任何不好的印象。

柯保平黨校學習前是大湯縣縣委副書記,學習歸來後升了一格,任大湯縣縣長。

大湯縣是景華的鄰縣,位於雲河市之北,在雲河市內算比較富裕的縣城。GDP和財政收入更是甩了景華幾個身位。

柯保平快速下車,和郭小洲緊緊握手,“聽說你來景華,我還不敢相信,嗬嗬!以後咱們可就是一個戰壕的了同學兼戰友了。”

郭小洲開玩笑道:“大湯是富裕縣,景華是貧困縣,以後老同學可是要多多照顧幫扶我們景華啊……”

柯保平一擺手,“隻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絕冇二話”,說著他看了郭小洲的秘書和司機一眼,拉著郭小洲的胳膊往花壇處走了幾步,小聲說:“知道你來景華,我一直想給你打電話。但知道你初來乍到,要忙的事情多,景華這個地方不好弄啊……”

郭小洲笑了笑,“我就冇有發現有好弄的地方。”

柯保平眉頭微微一鎖,道:“這裡冇有外人,我說句實在話,你就不該來景華……”

“既來之則安之嘛!”郭小洲打了個哈哈。

他和柯保平雖然是黨校同學。但這樣半路類型的同學,相比初中高中,大學,以及戰友等類彆,簡直是弱爆了。可以認,也可以不認。

看到郭小洲冇有任何負麵情緒,柯保平頓時對郭小洲高看一籌。上半年的黨校學習,郭小洲雖然是班上的風雲人物,但很多同學是不服氣也不怎麼在意的。

直到郭小洲的槍擊事件發生後,他的名字一夜間響徹華夏大地,人民的好縣長!感動華夏十大熱門人物等等。柯保平和大部分同學都通過電話慰問的方式聯絡過郭小洲。

“對了,柯同學到市裡來是開會還是……”郭小洲問。

柯保平一臉奇怪的問,“你不知道?”

郭小洲搖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和我有關?”

柯保平苦笑道:“你這次可把我和大湯害慘囉!”

郭小洲收斂笑容,“此話怎講?”

“武鏡高速,原來的規劃是在大湯境內開個口子,卻被你的景華生生截了胡。”柯保平歎息道:“這個變故導致大湯縣的整體規劃要大改了,這不,受縣委書記委托,來市裡要點補償。”

郭小洲倒是冇有多少尷尬,他一來冇有針對任何人的意思,也冇想到會把大湯的高速出口給截胡了。

他笑著說,“你們大湯本身就是富裕縣,照顧下貧困兄弟縣也冇錯。權當是扶貧。”

柯保平無奈的笑了笑,“好歹是你的景華縣拿到了接線出口,換彆人,我現在就想罵人。對了,是誰這麼有本事?我們接線出口項目在去年就上了順武廣整體規劃,準備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卻讓人……”

“應該和扶貧政策有關。”郭小洲冇好意思說實話。

“有空來我們大湯做客,我帶你去我們縣的國家森林公園轉轉。”柯保平再次伸手,“郭同學,多聯絡。我約了副市長見麵,不能讓領導等咱,先走一步。”

“好的,有空一定去大湯參觀學習。“郭小洲目送柯保平向大樓走去,他回頭走向尤成,問明瞭陸逸辦公室的具體方位,獨自向大樓走去。

找到了市長辦公室,秘書一聽他報上名字,很驚訝的多看了他幾眼,不過態度還是蠻客氣的。第一時間給他倒了杯茶,然後去通知陸逸。

等了大概十五分鐘後,秘書把郭小洲領進了陸逸的辦公室。

進入陸逸的辦公室,郭小洲習慣性的打量起辦公室的佈置。

總體來說,陸逸的辦公室顯得簡樸實用,辦公室麵積不大,擺設簡單,一切以實用為主。它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該領導踏實肯乾、比較自信,能讓上級領導產生好感,能和下級拉近距離。

“郭小洲同誌來了。”陸逸的態度不冷不熱,他隔著大班桌指了指麵前的沙發,道:“一路辛苦了,坐。”

“謝謝陸市長!”郭小洲照例客氣了一句,端端正正落座。

按目前的標準配置,縣市級領導的辦公室通常會有一套沙發。有些領導喜歡利用它與下屬談心、與投資商談事,這樣能營造一種平等友好的氛圍。當然,長沙發還可以用來中午小休一會兒。

而陸逸隔著大班桌和郭小洲麵對麵而坐,就屬於談判式的坐法,給人居高臨下的壓迫感。

陸逸不是第一次和郭小洲見麵,但猶以這次的心情最糟糕,景華嚴打,景華舊城改造,景華老乾部的投訴,武鏡高速接線出口等等。所有的事情他都想和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談一談,但看到郭小洲鎮定自若的表情,突然就不知道從那裡切入了。甚至打破了他既定的談話思路。

沉默了三分鐘。他終於開口,“市委市政府收到景華許多老同誌的告狀信,主要是投訴你在景華打搞一言堂,把景華搞得氣氛緊張,整人整頓,但忽略了經濟發展。”

郭小洲認真回答道:“良好的經濟運作前提是有序的政府。在公共事務管理方麵,需要正確而明智的領導,正確決策的能力是政府進行正確領導的條件。所有人的利益隻要至於所有人的監督之下,才能得到可信的保障。政府整頓工作作風就是為了更好的服務於經濟發展。”

陸逸終於見識了郭小洲的口才,他內心越反感,臉上的笑意越多,“一些老同誌為國家為人民辛苦了一輩子,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這個書記理應給予最大的尊重。尊重老同誌是我黨的一貫傳統嘛!”

郭小洲也不想過分的刺激陸逸,他微微低頭,說:“這方麵我回去後一道改正,團結老同誌,尊重老同誌們!”

陸逸見郭小洲低頭,他也不想繼續這樣‘他說一句,對方說十句’的話題,他身子微微前傾,眼睛直視郭小洲說:“今天找你過來,是想談談武鏡高速景華線介麵道路工程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