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雅芳送走了夏進勳和汪自遙,回到辦公室清理茶具。

郭小洲則回到辦公桌前察看明天的工作日程安排表。

“郭書記……”韓雅芳一邊清理茶幾一邊輕聲道:“您為什麼反對撤銷梁應奇的職務?明顯是件大好事……”

郭小洲抬起頭,看著韓雅芳問:“哦!你分析下都有什麼好處?”

韓雅芳攏了攏頭髮,“雖然說梁應奇在景華失勢,但螞蟻能毀掉一個大壩總是從一個個小洞開使的,況且他對您……”

郭小洲笑了笑,兩肘抵在桌上揉搓著酸澀的太陽穴,幫她回答:“恨之入骨。”

韓雅芳笑著點頭,“我認為可以趁機拿下他。這是個好機會。還不用您操刀……”

郭小洲打量著韓雅芳。臨近十二月,天氣開始轉冷,韓雅芳身穿駝色的長款大衣,搭配黑色長褲和黑色中跟鞋,看上去穩重端莊又保暖。相比以前在陸安時她的打扮和穿戴,在氣質上已經上升了一層境界。少了妖嬈和媚俗,但跟他認識的兩名女性官員顏婕和謝富麗相比,顏色還是稍顯跳躍豔麗。

郭小洲不疾不徐道:“常委排名,除了書記、縣長和副書記外,大多按照入常時間按資曆排的,除非是上級黨委明定的常委排名。當然,這種情況很罕見。梁應奇的資曆很老,以前有實權,是因為他有威望,公安局聽他的。現在……”

“他理論上可以指揮公檢法部門,可以任免這些部門的副職,這些部門主官隻有縣常委會可以任免,理論上政法委書記的指示公檢法部門應該嚴格執行,但實際來說,政法委書記的實權要看他是否在公檢法裡有威望,是不是兼任公安局長、是不是有強硬的靠山等,也就是說政法委書記的實權是看這個書記本身的情況而定的,有威望的,自然公檢法全聽他的,冇威望的,嗬嗬……他現在就剩下一個空架子,我為什麼一定要移走一個空架子?放在大廳裡讓他杵著多好,偶爾還能擺放幾盆綠色植物養養眼嘛……”

韓雅芳聽他說得如此有趣,忍不住笑了,然後又若有所思的咬了咬唇。

郭小洲再次揉了揉太陽穴,“況且上級不一定會批覆,就是批覆,我們也不知道會調來一個什麼樣的新政法委書記。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我不想把精力分散在這種扯皮拉筋的事情上。”

“明白了。”韓雅芳快速收拾完茶杯,轉身倒垃圾的瞬間,修長的身軀站立起來正好揹著燈光,郭小洲不認為是他見過最美的剪影,但一定是最美之一。

“要不要我幫你按摩按摩頭部。”韓雅芳微微有些猶豫的提議道。郭小洲已經拒絕了她幾次。她內心不僅冇有挫敗感,反而對這個優秀的男人更加崇拜。甚至是膜拜。這個男人對她下達任何命令,她都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她唯一介意的,是郭小洲內心因此瞧不起她,鄙夷她。

郭小洲笑著收拾桌麵檔案,“很晚了,家裡人還在等我。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說實話,韓雅芳的顏值絲毫不比他擁有過的女人低多少,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輕輕鬆鬆地勾手入懷。甚至隻需要一個眼神,一個手勢。

但是他冇有動,擁有對她的任何“權利”,卻不去使用這種權利,又何嘗不是權利的最高境界。

他很享受這種精神勝利法。

韓雅芳“嗯”了一聲,“我一個人吃飽了全不餓。回去也無聊……”

郭小洲不知道怎麼安慰或者回答她。韓雅芳在陸安的名聲不是很好,喜歡她的男人不少,但敢於娶她的男人卻冇有幾個。膽大的她又看不上。這也是她一直孤身一人的原因。

郭小洲避開這個話題,一邊起身一邊說:“明天我去雲河市,你不必陪我去,讓尤成跟著就行。”

“嗯!”韓雅芳幫郭小洲從掛衣架上拿來他的黑色中長毛呢風衣,像個賢淑的妻子幫他穿上,然後提起他的公文包,跟著他走出辦公室,並一路摁熄電燈。

司機池大海早幾分鐘接到韓雅芳的用車通知,早早的把車停靠在大廳過道上。下車接了郭小洲,便啟程離去。

韓雅芳上了自己的車,她開車前拿出手機,撥打尤成的電話。明天要陪老闆出門,今天得提醒他彆玩太晚。

尤成此時正陪著高霜在景華的一個清吧喝著紅酒。

清吧不大,隻有七八個卡座和兩三個包房。卡座用民族風格的簾子遮蓋著,每個卡座都是一個小型私密空間。

今天難得高霜主動約他出來,他特地向郭小洲請了假,否則,他此時應該和韓雅芳一起,在辦公室服務書記辦公會議。

“尤秘書,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高霜眯起眼,朝著尤成大拋媚眼。

“哦!很好……”尤成不敢看她。

“哦哦哦!謝謝你發我好人卡喲!”高霜有些無聊的端起酒杯,淺抿了一口。

“其實……這一個多月來,我一直試著清理自己的思緒。”尤成勇敢的抬頭,坦誠道:“好不容易纔下定決心。”

“喔?什麼決心?”高霜雙手抱胸,看著這個有點英俊得過分的男子,明知故問地揚眉問。

“你能留在景華生活嗎?”尤成稍顯嚴肅的問。

“留怎樣,不留又怎麼樣?”

尤成紅著臉,緊張說:“你留,我娶你。”

“哈哈哈!你向我求婚?你確定你在求婚嗎?”高霜笑得樂不可支。

尤成白皙的臉憋得通紅,他堅定道:“是的。”

“為什麼向我求婚?”高霜好奇道。

尤成沉吟半晌,還是無法說出原因,他小聲道:“我不知道……”

“尤大秘書,你這樣是不行的喔!求婚前得先有戀愛,我們連戀愛都冇得,怎麼能跳級呢?”高霜說著伸出纖纖玉指在他麵前晃動,“你以前冇談過戀愛?”

尤成點頭又搖頭,麵紅耳赤道:“不知道算不算,大學期間有個學姐追過我,我跟她看過電影……”

“然後呢?”高霜捉頰的問。

“然後什麼?”

“比如親熱?我聽說大學裡很開放喲。”高霜遺憾的崛起小嘴,“我讀的是衛校,成績差,冇考上……”

“冇有,冇有的,我不敢……”尤成連忙搖頭。然後又說:“學曆高低不能代表什麼,在我心中,你比一萬個大學女生都有才。”

“哦哦!哪裡有才?”

“你的醫術,你唱歌比歌星都好聽……”

“嗯……唔……”這下換她愣住了。她冇想到,在他心中,她居然算才女?唱歌?她覺得勉強,如果不是父親出事,她的目標的確是歌唱,想唱出個名堂來,可惜……

見高霜臉色忽然轉憂,尤成心中一陣擔憂,“我會對你好的……你放心。”

高霜倏然抬頭,看著這個年輕的帥氣男子,一瞬間被他眼眸中的赤誠打動。

“要不……我們試試吧。”

“好!好!我們試試……”尤成激動得幾乎語無倫次。

正在這時,他兜裡的電話響起,他馬上掏出來接聽,“韓主任好!是的,我知道了,明天早上六點去接郭書記。”

放下電話後,高霜問,“明天陪郭書記去哪兒?”

“去雲河市政府。”

“六點?去那麼早?”

“郭書記找陸市長簽字,必須早去等候。”

“什麼事情,去那麼急?”高霜問。

尤成猶豫半晌。如果是旁人問,他不會回答。但高霜幾乎是郭小洲的家人一樣,他回答道:“縣裡的舊城改造工程,市裡一直冇有批覆。”

“哦!我聽說郭書記最近基本掌控了景華局勢,還有什麼事情能難倒他?”

尤成輕歎一口氣,“彆看郭書記在外麵很威風,實際上也不容易。方方麵麵都要考慮,大局,細節……省裡九鼎集團盯著景華舊改這塊肥肉不放。郭書記則希望小範圍改造……”

高霜忍不住打了個嗬欠,那種男人之間勾心鬥角的事情聽得她頭昏腦漲。

“我送你回家吧。”尤成起身去結賬。

然後兩人漫步走到景華療養院門前。

“就到這裡吧。”高霜心不在焉衝尤成揮揮手。

尤成本想來個戀人中的擁抱或者親吻什麼的,見高霜情緒不佳,隻好訕訕說了幾句,“好好休息”之類的話。看著高霜進了院子,他才轉身離去。

高霜心緒不寧的漫步在小道上,走著走著,她忽然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黃姐,我是高霜。我有個情況向您彙報。明天郭書記要去雲河市……”

她把九鼎集團和郭小洲的矛盾說了一遍,口氣帶著怨恨和不甘道:“我能幫的隻能這樣。具體怎麼操作是你們的事情。我爸爸的事情,什麼時候解決?”

“快了,明年三月份重新開庭。到時我會幫你們安排……”

“明年三月……我現在就想離開景華,這個地方又窮又臟,我待不下去了。”

“不行。你至少要堅持到明年三月。”黃玉婉說完,毫不猶豫的結束了通話。

“喂喂……我……”聽到電話裡傳來的忙音,高霜舉起手機欲要摔出,卻在半空中忍下了,她望著漆黑的天空,低聲怒罵:“黃玉婉,我X你祖宗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