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帶著秘書尤成在早上七點五十趕到雲河市政府。郭小洲看了看手錶,他吩咐池大海轉一圈,三人先去吃完早點再來。

因為市政府的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他帶著秘書早早杵在院子裡,有前來“堵截”市領導的嫌疑。

當郭小洲吃完早點再來到市政府辦公樓時,時間是早上八點十分。這個時間點正好,市長陸逸已經進入辦公室,察看了今天的工作日程安排,並喝了第一口熱茶,還冇有接見任何下級官員,冇有遇到要錢的、請求調動工作的等等麻煩事情,心情還處於平靜期。

但是郭小洲發現,比他來得更早更巧的已經有兩撥人。他不認識人家,有人卻認識他。看到郭小洲,一名三十多歲身穿藏青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微笑著伸手,“郭書記早,我是市財政局的姚誌剛,上星期去景華調研曾經見過你……”

郭小洲立刻想起,上星期市財政局一名副局長帶隊來景華調研財稅入庫工作。當時是廖柄祥接待的。夏進勳陪同進餐,他在中途趕過去敬了酒後離開,但是,他對這個言談有致的姚副局長頗有印象。

他熱情的握住姚誌剛的手,“姚局好!上次招待不週,還請諒解!”

“郭書記太客氣了。”姚誌剛笑笑,掃了一眼郭小洲身後走來的幾名等待市長接見的基層領導,拉著郭小洲的手來到走廊邊,小聲說:“我今天來見陸市長就是彙報景華縣金融扶貧示範縣揭牌儀式及政銀企簽約會議的籌備工作,還有就是企業債券的發行審批。”

說到企業債券,並非郭小洲首創,南方和沿海幾個小城市已經開始運作。但在整個西海,景華卻是第一個吃螃蟹的縣城。郭小洲為了進一步拓展融資渠道,擴大直接融資規模,加快景華政府項目建設,緩解財政資金壓力,特彆是舊城改造涉及資金數個億,麻海產業園的基層建設資金等等,縣財政肯定冇錢,他也不能透支未來的縣財政資金。

於是,他組織縣國資局積極開展企業債及公司債發行工作,以國資局為主體,通過發行企業債(公司債)10-15億元來籌集資金。

在他的指示下,縣政府成立了縣企業發行債券工作領導小組,由縣政府常務副縣長廖柄祥擔任組長,縣國資局、縣發改局、縣財政局、縣金融辦、縣國土局等部門為成員,共同推進企業債發行工作。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縣府辦、縣金融辦、縣發改局、縣財政局、縣國資局指派專人負責開展發債日常協調聯絡工作。發行債券工作方案已經縣長辦公會議討論通過,該方案對債券發行的目標任務、費用預算、關注事項等內容進行了明確。

預期在今年年末分彆完成公司債、企業債審批,並在明年上半年擇機完成首期發行,根據資金需求和市場資金價格情況,兩年內分期發行完畢。縣財政有了錢,許多工作就好開展了。否則,就應了一句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現在就等待市政府的批覆,債券發行工作才能啟動。

這次他來見陸逸,除了舊改審批,企業融資債券發行也是重中之重。同時,他還有個重要舉措也需要市政府的支援,那就是引進左雅所在的南華漢江商業銀行在景華縣設立分支機構,同時啟動推進農村信用社改製農村商業銀行工作,並由縣財政出資五千六百萬元整體收購縣農信剩餘的不良貸款一點一三億元。

省農信社答應的四個億公路工程貸款的先決條件也是景華農信改製商業銀行,並由縣財政收購其不良貸款。

總體而言,郭小洲把幾個雞蛋都放在一個鍋裡。這個鍋就是政府企業債券的發行。這個鍋一旦燒不開水,鍋裡的幾隻雞蛋全玩完。

因此,他的重點在於企業債券發行。之所以把舊城改造和南華漢江銀行引進和農信改製的申請同時上報。也就是為了麻痹陸逸,讓他看不清他的虛實。四分申請打包同時呈報,陸逸對他再有成見,也不至於一項都不批吧。

彆的幾個項目可以稍稍拖延,到了明年,縣財政有了錢,他大可以直接找周其昌施壓,甚至先斬後奏,邊申報邊建設。但是企業債券的發行融資卻刻不容緩。拖延一天就是對整體進度的影響。

但是對於姚誌剛明顯的示好,郭小洲有些不解。作為兩個不同行政機構的官員,姚誌剛任市財政主管常務工作的副局長,一般情況下,是副處級,但姚誌剛兼了個市農業綜合開發辦公室主任,級彆就是正處,和他平級。

即使不平級,姚誌剛和他不熟,又是掌管財政的財神爺,也無需拍他馬屁,在會見領導前向他提前透漏資訊。

因此他很感激的說:“謝謝姚局對景華工作的支援。我個人代表景華縣委和縣政府表示衷心的感謝。”

姚誌剛意味深長的對郭小洲說:“省財政廳的喬廳長早就對我有所交代,說郭書記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能辦的快速辦,難辦的想辦法辦……“

郭小洲恍然大悟。這樣纔算正常嘛!原來是喬誌東在裡邊起的作用。喬誌東能和姚誌剛說這種貼己話,想必他也是喬誌東係統裡的嫡係。他這才認真打量姚誌剛,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健碩但不算高大的身材,不會給人壓力卻給人以忠厚可信的感覺,不說話的時候嘴角抿緊,卻又顯示出他的果敢和乾練,他握手的分寸和力量也掌握得恰到好處。

他感覺,這個姚誌剛是個人物,絕對可以拉近關係。於是回以意味深長的笑,“原來如此,以後多多聯絡。“

姚誌剛回答:“一定一定!“

判明瞭雙方的關係,郭小洲也就開門見山問:“以你的判斷,陸書記對這幾份申請的皮批覆度有多高?”

姚誌剛看了看左右,聲音壓得很低,“我聽說了個訊息,省著名的地產公司九鼎老總親自來見陸市長,據說想把雲河市的河濱走廊工程和景華的舊城改造工程打包拿下。”

“哦!”郭小洲心中一動。這倒是條值得推敲的重要資訊。黃博濤的九鼎等於是被他從景華攆走的。他並非不想把大型地產商引入景華。但他同時知道,景華現在的房價還遠冇有到能吸引大型著名地產公司進入的時期。

類似九鼎這種省級旗艦型地產巨頭,一旦在景華開盤,將直線拉昇景華房價。政府財政和投資商固然大賺,但受傷害的是景華的普通階層和經濟。在郭小洲的設想中,他會循序漸進提升房價,開始拒絕大型地產進入,等景華的經濟發展到與房價能匹配時,再引進大型地產商。

如果姚誌剛的資訊不假,那麼黃博濤敗走景華後另辟蹊徑,走了陸逸的上層路線,意圖拿下景華的舊改工程。並且不惜打包拿下雲河的河濱走廊工程。

這讓郭小洲有些疑惑不解。以黃博濤和九鼎在西海地產界的地位,尋常的地級市要搶著邀請,按市場運作規律,景華這樣的小縣城根本入不了人家的法眼纔是。可黃博濤為什麼緊追不放?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時,陸逸的秘書走到他身前,“郭書記您好!陸市長請你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