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提問的是X湖社區某論壇斑竹,他語氣很客氣,但內容卻相當尖銳,“請問郭書記,您已經進入今年感動華夏十大人物年度評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您的身份既是政府領導,同時還是網絡名人。您的一舉一動能影響許多人,也意味著您要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說到這裡,這名斑竹看了看手上的準備資料,“那麼我想請教您,在中央三令五申黨政領導乾部不得在各類經濟實體中兼職之下,您兼職時間長達兩年之久。您為什麼冇有嚴格執行規定。同時,您在陳開集團兼任董事長,領的是年薪還是月薪,分彆是多少?”

郭小洲笑了笑,輕鬆的說道:“這個問題問得很好。的確,早在貳零零八年,中紀委、中組部就聯合下達《關於對黨政領導乾部在企業兼職進行清理的通知》。中央明確規定,黨政領導乾部不得在各類經濟實體中兼職。但是在該通知的第二條中,有這樣的闡述:由於曆史原因形成的依托企業建立城市的地方,為協調企業和地方的關係,建市(縣)以來一直由企業負責人兼任地方領導職務,今後確需繼續兼職的,可繼續兼職一段時間,但要從嚴掌握,並由上一級黨委組織部門稽覈批準。”

“陳塔是在我手中成立的新區,依托陳武跨江大橋,得益於順武廣經濟走廊概念,從當初的落後鄉鎮,發展到西海省的明星城鎮,JDG和人均收入包括稅收增幅連續三年排名全國縣級城市前列。陳塔新區的發展,離不開優惠的政策和獨特的地理區位優勢,這其中,陳開集團無疑是陳塔新區的經濟火車頭,我身後有一組數據,大家請看。”

郭小洲身後的大螢幕出現了一組組圖片和數據。

陳塔三年前的照片,建設之初的,現在的。

三方位進行比對。

現場的媒體記者們發出一聲聲驚歎。

“以前這麼亂?”

“天啦!這是陳塔嗎?簡直就是一個村莊……”

“這是現在陳塔的歐洲風情街位置?”

“陳塔大劇院以前居然是個臭水塘?”

現場的解說員是陳思瑤,她用標準的普通話,念出一組組數據……

郭小洲聲音洪亮的說:“陳塔新區的成功,離不開良好政策的延續。陳塔好比一個嗷嗷待哺的幼小嬰兒,初期的養分很重要。一旦生了病,體質不好,將來就冇有健康的體魄,就不能茁壯成長。董事會為了保證政策的延續,在集團成立之初,設置了一個特彆條例,就是四年內不得更換董事會董事長和成員。我身後有特彆條款的影印件照片,大家可以看看。”

場下一陣騷動!

武江晨報的記者李曉非冷不丁問,“我們想知道你在陳開集團所領的薪水是多少?”

郭小洲攤開雙手。

陳開集團總經理肖小斌毫不遲疑的回答道:“郭董事長在集團不領分文。”

李曉非冷哼道:“誰會相信。你們說冇領就冇拿。他難道是雷鋒嗎?白做事,不要報酬,這可是市場經濟時代……”

肖小斌臉現怒色,剛要說話,郭小洲伸手製止,他朝李曉非嘲諷地挑起黑眉,“記者同誌,現在不僅是市場經濟時代,還是法治時代,你說我有領薪水,但你拿不出證據,我可以告你誹謗罪。”

李曉非張口結舌,但他仍然堅持道:“那麼我們請你拿出你冇有領钜額薪水的證據來。”

郭小洲鎮定自若說:“我如果拿出來了,你是不是要承認你之前的誹謗。”

李曉非一陣結結巴巴,然後耍無賴道:“我作為媒體人,有媒體人的良知和職業責任,我有履新監督智慧的義務。請你不要轉移目標,請回答我的問題。”

郭小洲目光尖銳的看著他,笑了笑,對縣委辦的工作人員點點頭,“播放證據給記者同誌看看。”

半分鐘後,他身後的大螢幕上出現一張放大的工資單據。

所有人都盯著這張單據。

李曉非眼睛霍然一亮,他彷彿看到新大陸一般,驚喜的大喊道:“月薪八千六百四十元,白紙黑字,還有你的簽名,你居然敢睜著眼睛說瞎話?”

演播室頓時一片嘩然!

包括紀小筠韓雅芳和顧正海在內的政府工作人員,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會這樣?

郭書記明明有領薪水,為什麼還理直氣壯說冇領,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嗎?

…………

…………

景華縣縣長辦公室,夏進勳看著網絡現場直播,看到這個情節,他猛的把剛喝進嘴巴的茶水噴了出來。

然後盯著顯示器喃喃道:“他怎麼會犯這樣的錯誤?這絕對不正常。”

陳塔新區辦公大樓,區管委會黨委書記易勳一邊抽著煙,一邊注視著網絡直播的新聞釋出會。

他看向郭小洲的眼神匆滿了嫉妒,當初郭小洲還是他的副手,但短短兩年多,郭小洲卻成為西海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而他雖然級彆不低於郭小洲,但在政治履曆上,卻被郭小洲反超一頭。而且郭小洲又是感動華夏十大人物的熱門人選,呼聲相當高,政治潛力甩他八條大街。

當他聽到記者大言不慚的指責郭小洲領薪水時,他不由得發出長長的歎息,低聲罵道:“這什麼傻筆記者,郭小洲在玩你啊,他在請君入甕……”

雲河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

今天的書記和市長在上午幾乎同一時間閉門謝客。

陸逸和趙衛國各自在自己的辦公室盯著網絡直播現場。

當看到大螢幕上放大的工資單據時,陸逸猛地坐正,瞪大眼睛,“這怎麼回事?”

而趙衛國這邊則一臉不敢置信,他不無鬱悶地拍了拍辦公桌道:“郭小洲瘋了不成?”

郭小洲的家中,甘子怡穿著厚厚的綿睡袍,站在陽台上,欣賞著遠處的雪景,神情寧靜祥和。客廳中忽然傳來高霜的驚呼聲,然後她咋咋呼呼衝到陽台,嚷嚷道:“子怡姐,不好了,郭哥有麻煩了……”

甘子怡平靜的笑了笑,“什麼麻煩?”

“工資單,他居然傻道曬出了工資單?真是個大笨蛋,他不曬出來,誰知道?”

甘子怡嫣然一笑,“他啊,曬出來是智慧,是大智慧。”

“什麼,還智慧?是不是我冇講明白?“高霜磨礪摸腦袋,”子怡姐你自己來看……”高霜說著把甘子怡拖進大廳。

客廳的茶幾上擺放著一步筆記本電腦,頁麵中正著播放新聞釋出會。

在距離郭小洲家不到五裡路的一個銀行商業網點的三樓,南華漢江銀行景華分行行長左雅聚精會神的觀看著辦公桌上的電腦視頻。

省城武江,成剛交代秘書替他錄下景華縣的新聞釋出會視頻,他開會回來再看。

修正堯正在廣漢市視察工作,但是在上午會議間隙,他和程國棟偷偷摸摸溜進了隔壁一間辦公室。程國棟作為廣漢市公安局副局長,他讓辦公室的兩名工作人員迴避,然後打開電腦,兩人一起觀看景華的新聞釋出會。

省電視台著名知性女主播朱穎今天上午罕見的請了一天假,使一個重要的節目攝製改期。她早早起床,硬是在電腦前等了一個小時,纔等來郭小洲的畫麵。她悠哉地啜飲一口紅酒,欣賞的看著視頻中出現的郭小洲,低聲驕嗔道:“好像變成熟多了,有點威嚴氣了,嗯嗯!倒是比以前更帥了……嗚嗚嗚!我眼看眼看就老了,怎麼辦呀……”

青山市委書記辦公室。謝富麗默默觀看著電腦視頻。眼神充滿了擔心。一雙手揣得發白。

京都。

安瑾趴在被窩裡,目不轉睛的盯著枕頭上紅色的平板電腦,捏著粉拳,嘴巴裡不時喊一聲,“壞記者,死記者……”

…………

…………

新聞釋出會現場。

郭小洲等現場喧囂的情緒逐漸平息,他從容不迫開口道:“是的,集團和董事會給予了我薪水。但是,我全部捐贈給了向日葵慈善基金會。請工作人員切換我的捐助收條。”

李曉非感覺有些不妙,向日葵慈善基金?捐贈收條?什麼意思?他疑惑地站起身盯著大螢幕上放大的一張張收條。

“大螢幕上有我第一個月到這個月捐贈的全部收條。”郭小洲斬釘截鐵道:“我兼職陳開董事長完全冇有金錢的成分,半毛錢都冇有。”

場下有記者忍不住鼓掌。

然後剛纔還叫嚷著的部分記者們感覺到慚愧和內疚,也不由站起來跟著鼓掌。

郭小洲靜等他們鼓掌完畢,目光閃電般射向李曉非,沉聲道:“記者同誌,你作為當今新媒體下的專業媒體人。你們的存在對社會的影響力應該是積極的,應以高度的社會責任感和秉持專業精神,把握好蕪雜資訊的處理原則,決不做不良社會情緒的推手和發酵劑。這其中包括敢於說出真話,敢於道出一些廣大民眾心裡想說的話,敢於抨擊一些醜惡的社會現象,敢於為弱者說公道話,敢於堅持真理,維護公平、公道,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為民眾伸張正義,但是,你們不能為了討好某些人,或者為了博取某些人的喜好,有意說些拍馬奉承的話;也不能為了嘩眾取寵而故意賣萌;更不能為了炒作搞噱頭,甚至編花邊新聞,抖風流韻事,繪濃色彩等。眾所周知,堅持責任比‘打醬油’要困難得多。”

他的目光接著看向X湖社區論壇的斑竹,語重心長道:“還有你們,網絡時代的嬌子們。現在網絡論壇等工具的影響越來越大,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有釋出自己的言論的自由,言於網絡,都是一種訴說,一種表態,一種主張,都應該帶著責任心去說,無論你是什麼身份,都得負責任地來對待公眾,對待整個社會。以真誠向善的態度去麵對網絡,纔是誠信的表現,也是敢於承擔社會責任的體現。”

整個演播廳鴉雀無聲。

幾乎所有人都被郭小洲的風采所震懾。

韓雅芳激動興奮得雙腿發抖。

宣傳部長紀小筠亦被郭小洲的氣場感染,她心想,難怪景華的四大巨頭被這個年輕人碾壓,這政治水平,高超得令人生畏!

郭小洲環視四周,目光堅定道:“記者同誌們,線上的網友們。在這個社會日新月異,網絡使得我們能分享遙遠的喜悅。而我們每個人,政府領導,商人,普通工作者等等,都應該為社會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讓這個社會、這個時代更精彩。其實,作為媒體人和網絡人更應該主動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也能相應地享受到更多敢於擔當所帶來的樂趣。近代維新派文化大師梁啟超說過:‘人生須知負責任的苦處,才能知道儘責任的樂趣’”。

場麵一片寂靜。接著是如雷掌聲。場地內的工作人員,以及顧正海紀小筠肖小斌都不約而同鼓起掌來。

武江晨報記者李曉非和X湖論壇兩名斑竹默默低下頭。

郭小洲雙手做了個停止鼓掌的手勢,笑著說,“不好意思,一時來了情緒,多囉嗦了幾句,咱們按新聞釋出會程式繼續。下麵,請哪位記者朋友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