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N海某辦公室。

石常明拿著拿住秘書處準備的資料走進耿克輝辦公室。默默將一疊資料放在他的辦公桌上。

耿克輝看完手中的檔案,提筆簽字,放好。抬頭看了石常明一眼,不動聲色拿起桌子上的資料,正了正眼鏡,一頁一頁的翻看著。

看著看著,耿克輝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摘下眼鏡,感慨道:“我們每一個黨員乾部都要以身作則,要用實際行動去改變黨員乾部在群眾中的形象。我,隻是做了一個人民公仆應儘的職責。這段話說得好!”

石常明恭恭敬敬道:“足見您的英明。”

耿克輝微微一笑,“你的意識是我冇走眼?嗬嗬!常明呐!關於領導乾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問題,真的到了必須要有所改變的時刻了。否則會給黨和國家造成災難性的後果。轉變黨員乾部在群眾中的形象問題已成現階段我黨的首要任務之一,刻不容緩。常明,你一會聯絡下宣傳部門的同誌,定個時間召開一次改變形象的專門會議。小洲同誌的發言可以列題討論。”

石常明暗暗吃驚。他知道領導欣賞郭小洲,但到了這個高度,實屬罕見。一個縣委書記的發言拿到部級國字級領導的會議上列題討論。對於郭小洲來說,是絕無僅有的殊榮。他的名字也將被高層領導熟知。這遠比他獲得什麼十大人物更有分量。

本來隻打算順其自然的石常明,忽然決定再送郭小洲一個大禮。他從內參資料中抽出那篇針對郭小洲的報道。遞給耿克輝,“這篇內參,您是不是需要發表下意見。”

耿克輝接過內參檔案,若有所思的看了石常明,冇有說任何話,提筆在內參上沿簽字。

“現在像這樣的年輕乾部太少了。”

石常明再次驚訝,耿克輝這樣的批閱文字等於在打寫內參文字人的臉。這也基本等於是對文章撰寫人政治生命的毀滅性打擊。

石常明接過內參,小心翼翼說了句,“年度感動華夏十大人物評選即將終審,郭小洲的入選對改變黨員乾部群眾形象有非凡意義,是不是我和宣傳主管部門打個招呼……”

耿克輝搖頭,“民間的評選,按照他們的規則自然走下去,官方冇必要乾涉。”

“好的!”石常明退出辦公室,忍不住給郭小洲發了條短訊——“壞事變成好事!恭喜你!”

郭小洲的手機連續發來幾條短訊,但分量最重的無疑是石常明的這一條。

石常明的位置,意味著他不能隨便表態開口,一旦開口,必然是背後高層的意誌。

這意味著他的“逆襲”成功?

郭小洲忍住心中的激動。他微笑著看向記者媒體群,“我們的新聞釋出會還有最後十分鐘的時間,有請最後一位提問者。”

說是最後一位,卻有五六雙手舉了起來。

場麵非常熱烈。

武江晨報記者李曉非臉色鬱悶地起身,低頭離開記者席。

旁邊的X湖社區論壇斑竹也跟著起身。

再待下去,毫無意義。他們的臉被這場新聞釋出會“啪啪啪”打得淒慘。

郭小洲忽然朝李曉非的背影喊道:“這位李曉非記者,請留步。”

李曉非狼狽的回頭,倒架不倒勢的說:“郭書記,我冇什麼問題了……”

“我有問題。”郭小洲衝在座的媒體記者做了個抱歉的手勢,“今天最後一個問題隻能交給李曉非同誌了。”

說到這裡,他朝休息室招了招手,“有請我們的嘉賓,武江國達律師事務所主任,黃少新律師。”

黃少新在西海在武江亦是名人。許多媒體記者對他並不陌生。至少知道他這個人。

頭腦靈活的記者們第一時間看向李曉非,感覺他要倒黴了。

李曉非瞬間變色。他不敢相信,郭小洲今天有了個神逆轉還不夠?還要把他置於死地?

黃少新走上前台,禮貌的向在坐的記者媒體朋友問好,然後目光如炬的看向李曉非,“我是武江國達律師事務所的黃少新律師,受我的委托人景華縣委縣政府以及郭小洲所托,控告李曉非以及其主管單位武江晨報,在證據不明的情況下,武江晨報以及李曉非記者在大眾媒體蓄意釋出並故意捏造散佈虛假資訊,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傷害人格尊嚴,影響極壞,我受我的委托人特此宣佈……”

李曉非臉色慘白地站在當場,嘴巴動了動,卻說不出話來。

黃少新律師的發言完畢後,郭小洲的目光轉向X湖社區的兩名論壇斑竹,他語氣嚴厲道:“兩位斑竹同誌,我代表我個人和景華縣委縣政府保留對你們的追訴權利。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你們,作為大型論壇的板塊負責人,你們負責的網絡平台因為有大量網民而成了公眾平台,維護論壇秩序,監督遮蔽虛假新聞是你們的基本職責。同時,打造一個負責任的論壇也有關你們自己的聲譽。”

“在網絡時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充分的發表自己的見解。精神文明共享,任何一個網民發表在論壇的言論其實也就是放在一個巨大的網絡平台上,將引發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的網友的反響,其影響力就非同尋常了。所以,論壇斑竹的責任非常重大。對於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一定要堅持原則。”

“我以前也當過論壇管理,我深有體會,斑竹第一責任是維護論壇的文明,和諧,健康。這是建設一個文明,和諧,健康的論壇最核心的的保證,這也是衡量一個論壇是否能夠做大做強的標準。一個有一定影響力的論壇,做起來並不容易。我奉送你們一句話。千裡之堤毀於蟻穴。”

說完,他朝紀小筠點點頭。

紀小筠笑著起身,“謝謝各位,新聞釋出會到此結束。”

郭小洲起身和黃少新肖小斌等人握手,然後從容不迫走出演播廳。

韓雅芳望著那個像白楊樹一般筆直的背影,深深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