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一詞在股票中,意指股價上漲的行情突然轉為下跌的行情;反之,下跌行情驟然上升,即股市行情劇變,這種情況都稱為“逆轉”。

體育比賽中,“逆轉”指在比分落後的情況下,靠頑強的拚搏精神,把比分追平、反超並最終取勝,這個過程,往往考驗的是雙方運動員的心理承受能力。

“逆轉”在詞典中為動詞,意思是向相反的方向或壞的方麵轉變;倒轉。局勢逆轉;自然規律不可逆轉等等。

郭小洲的新聞釋出會大獲成功,不僅僅隻是逆轉那麼簡單。其被媒體宣傳為“神逆轉”。意思是隻有神仙才能做到的顛覆性轉折。

新聞釋出會第二天,西海的大眾媒體風向一致的大肆鼓吹郭小洲。甚至比之前“槍擊事件”的挖掘力度更高更深。

比如,武江都市報就從郭小洲一手拯救瀕臨倒閉的周康棉紡廠開始報道。是他,完成了太和集團的整改並安排了周密的上市計劃。

是他,啟動了“陳武跨江大橋”的塵封項目,並間接決定了省“順武廣經濟走廊概念區的規劃。

陳塔騰飛以及陳塔經濟模式的締造者。

陸安治汙和新能源汽車基地的主導者。

然後以西海省最年輕縣委書記的身份入主貧困縣景華。然後,景華火了,海繡火了。

翻開西海省內的各大報紙,幾乎都離不開郭小洲這三個字。即便是最官方最權威的西海日報,也有一篇兩百字的社論文章,提到郭小洲慷在新聞釋出會上慨激昂的表態,五年內去掉景華貧困縣的帽子。並高調讚揚說這是第一個敢於對大眾媒體立下“軍令狀“的縣委書記。

伴隨著這個名字一起火起來的還有“景華第一屆海繡文化藝術節”。這個小縣級城市舉辦的藝術節,甚至因為安瑾韓春等巨星的加盟,在國內主流娛樂報紙和媒體上博得了眾多眼球。

至於網絡上,更是掀起了一陣“海繡”熱潮。

許多西海人這才知道,海繡是和蜀繡蘇繡並駕齊驅的古老繡品,隻是挖掘不夠,宣傳不到位,海繡文化有斷代的危險。

更實惠的變化體現在海繡繡品價格在市場上直線上升百分之二十五。

周瑾承建的“海繡一條街”纔剛剛完成圖紙規劃,就已經在一天內接到一百二十多個商業谘詢電話。甚至有遠在江南的蘇繡商人要提前預定海繡一條街的店鋪。

更直接的變化體現在海繡文化節晚會演出嘉賓上。

原本安瑾和費日娜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邀請到三五位圈內好友,但訊息曝光後,特彆是網絡上對安瑾韓春等扶貧大使的愛心行為給予高度點讚後,費日娜和安瑾以及景華藝術節組委會的電話都被一些明星以及經紀人打爆了。

作為籌委會主任的夏進勳,最近兩天有點兒“甜蜜的痛苦”。一方麵他曾今無比擔心的晚會表演嘉賓名單一夜間暴漲,三四十名國內一二線明星紛紛表示要支援景華文藝節,有效仿安瑾韓春作為扶貧大使的,甚至有幾個過氣的老牌明星表示要現場捐贈的,還有國內剛在某電視台冒頭的一個美少女組合,其中一名以身材火爆博眼球的十九歲女孩,親自給夏進勳打電話,說要自薦參加這台晚會,甚至在電話裡暗示,隻要夏進勳能把她們的節目安排在出場秀表演,她甚至可以委身感謝……

夏進勳一時間頭昏腦漲,這些不花錢的明星他一個都不想捨棄,但晚會的舞台表演時間隻有三個小時。以前擔心冇有節目,安瑾安排了三首歌曲,韓春保底是兩首歌曲,看情況還可能增加一首。現在看起來,安瑾至少要減一首歌。可是他怎麼去跟安瑾的經紀人交涉呢,人家可是第一個答應參加這台晚會演出,並幫景華大力邀約娛樂圈同行的人。

另一方麵,由於眾多巨星的參與以及央視將現場直播,各種廣告單子接踵而來。這讓夏進勳痛苦無比。

他為什麼要痛苦呢。原因是他開始並不看好這個文藝節有什麼廣告收入。因此,他以區區一百萬元的總包價格發包給了景華的一家廣告公司。

而郭小洲當時是持反對意見的,一是認為這個價格太低廉;二是建議縣政府單獨成立文藝節廣宣組,將廣告釋出權留在自己手中。

但是,夏進勳並冇有接受郭小洲的建議,而是以籌委會主任的身份強勢拍板。

他當然鬱悶。難得他出了一次風頭,強硬了一次,結果卻證明瞭郭小洲的眼光。

從經濟層麵上說,縣裡的廣告費損失高達千萬。更重要的是,他好不容易硬朗一點,又萎了。

夏進勳拿著手中的表演嘉賓名單,歎了口氣,走出辦公室。吃一塹長一智,他還是決定去問問郭小洲的意見。

出門前,他撥打了顧鎮海的電話,“正海,跟我去見見郭書記,表演嘉賓名單的事情爭取今天拍板。”

五分鐘後,他和顧正海一左一右坐在郭小洲的辦公室沙發上,尤成上了茶水後,小聲提醒郭小洲,“郭書記,半小時後,宏昌鎮的周槐要來彙報工作,您特彆提示過的……”

郭小洲笑了笑,對夏進勳說,“人家是鎮長拍縣委書記的馬屁,我這個書記卻顛倒過來了,反過來拍周鎮長的馬屁,他邀約的時間,我是半分鐘都不敢耽擱,怕他發飆!”

夏進勳笑著說:“這是郭書記虛懷若穀,才能讓周槐鎮長賣力工作。自他上任後,宏昌鎮發生了一些列的變化,已經有十三個行政村跟鎮政府簽署了農改協議,成績的確喜人,但他這個傲慢的性子要不得,下次我要專門敲打敲打他。”

郭小洲不以為許的笑了笑,“周槐在農改的格局和細節上,能力是獨一無二的。他有資格驕傲。我不擔心他驕傲,我跟他許諾過,他如果把宏昌鎮三十八個行政村中的二十個達到了光明村的水平,我親自下廚做飯他吃,替他請功。”

夏進勳笑了笑,目光轉向顧正海。

顧正海立刻拿出手上的演出嘉賓名單,遞給郭小洲,“郭書記請看看這份名單,我們現在是頭疼怎麼作出選擇。按原計劃,我們頂多能安排十五到十八個表演節目。這其中還包括雲河歌舞團的大型舞蹈和小豐鎮福利院小朋友的歌曲合唱節目。現在,我們都挑花了眼了,請您把把關。”

郭小洲接過名單掃了一眼,都是些耳熟能詳的娛樂圈明星。其實這件事情,費日娜和安瑾今天冇少打電話找他吐槽,說一些明星無非是看到了博眼球,聚人氣的好機會。才臨時想搭這趟車。這其中,還有兩名費日娜曾經邀請過但被對方以檔期為由拒絕過的笑星組合。

郭小洲笑著放下名單,“原則上我是不乾涉籌委會工作的,隻能給點建議。”

說到這裡,他看向顧正海,“正海,不知道你聽說過一個‘手錶定律’冇有。WatchLaw,又稱為兩隻手表定律、矛盾選擇定律。意思是指一個人有一隻表時,可以知道現在是幾點鐘,當他同時擁有兩隻表時,卻無法確定。兩隻手表並不能告訴一個人更準確的時間,反而會讓看錶的人失去對準確時間的信心。另一層含義在於每個人都不能同時挑選兩種不同的價值觀,否則,你的行為將陷於混亂。”

顧正海知道郭小洲這番話其實是說給夏進勳聽的,之所以點他的名字,是因為郭小洲還是要顧忌夏進勳的麵子。他笑著說,“聽是聽說過,但冇有結合到實際工作中去。郭書記,您的意見是維持以前的計劃?婉拒錦上添花的藝人們?”

作為郭小洲一係的乾部,他很清楚郭小洲的成敗對他意味著什麼。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之局。新聞釋出會後,他的工作深入超級忙碌,但心情卻從無有過的舒爽。

郭小洲喝了口茶,緩緩道:“夏縣長,顧縣長,我的意思是包容並蓄。以前敲定的出場明星的節目不能減,後麵報名的嘉賓明星中,取負麵新聞少,正能量形象的,熱愛慈善的,增加名單控製在五名左右。我們可以把晚會時長延長半小時左右。”

夏進勳點點頭,“我同意郭書記的意見。”

郭小洲笑笑,“夏縣長,我還有個擔心。就是藝術節期間的安全保障問題。我建議籌委會單獨組織一個安全保障工作小組,以政法委公安局等部門領導為首,首先對縣刑事案件多發地帶以及治安老大難問題進行梳理。”

顧正海拿出筆記本記錄,夏進勳點燃一支菸。

他們兩人雖然冇有說話,但身體語言已經體現他們想表現的“內容”。

顧正海自然是“惟命是從”。而夏進勳則刻意展現出他和郭小洲“平起平坐”的姿態。

郭小洲觀察在眼裡,現在對他來說,夏進勳不是什麼問題。他對縣政府的掌控已經從廖柄祥顧正海這種實職副職通過魏哲徐雲飛徐有纔等人滲透到了基層層麵。

夏進勳已經是被他丟進溫水裡的青蛙。

他相信,哪怕現在夏進勳還會產生一些想法,但慢慢的,當溫水變開水後,他會甘心接受目前的處境。

“正如夏縣長所說,海繡文化藝術節是我縣舉辦的第一次重大盛會。我們要以主人翁的精神,增強責任感,務必確保與會嘉賓,客商,遊客和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確保任何重要活動場所的安全;確保藝術節期間全縣的社會穩定和秩序良好;確保食品衛生安全……”郭小洲加重語氣說:“領導層要強化領導責任,狠抓落實。責任細化到領導個人,出了問題,責任人難逃其咎;同時要深入開展不穩定因素和安全隱患的排查工作;精心謀劃,製定和完善各種應急預案;確定各項工作落實到實處。”

…………

…………

離開了郭小洲的辦公室,夏進勳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看了看號碼,猶豫一下,摁下拒接鍵。然後快步穿過走廊,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他的新秘書纔到位三天,兩人還處在磨合期。跟他走進辦公室,剛要開口,卻被他揮退,“你先出去,我單獨靜一下。”

說是靜一下,實際上卻三番四次看向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

幾分鐘後,手機發出聲響。

他快速拿起,然後默默等待幾十秒,接通道:“我是夏進勳……”

“你好,宋雨涵……”聽著電話裡那嬌嗔幼嫩的聲線,他渾身的細胞都興奮起來。“不好意思,剛剛主持了一個會議,專門討論嘉賓演出名單,如你所願,你們‘紅燕子’組合已經敲定。不客氣,你們也是為我縣的藝術節無私奉獻嘛,出場秀?抱歉,晚會的出場秀已經確定是集體舞蹈表演,你們組合是不是可以排在第二順位出場?”

不知道對方在電話裡說了句什麼話,夏進勳感覺身體發熱,他打著官腔道:“我代表景華縣政府和我個人謝謝你們。好的,你們出發前通知我具體到達時間,我派車去接你們……”

“行!隻要我不是很忙,我很樂意帶你去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