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元旦還有兩天時間,但景華縣城的慶元旦氣氛卻格外濃烈。

各單位和店鋪前都掛起了紅燈籠。

這些紅燈籠都是縣裡特製的,燈籠一麵是慶元旦的字語,另一麵是“熱烈慶祝第一屆景華海繡文化藝術節開幕”的字樣。

街麵上相比往日,也煥然一新。城建和交警部門的巡邏也格外頻繁。

郭小洲的忙碌程度超過平時三倍。他雖然冇有列入籌委會名單,但他的工作量卻是所有人之最。

從藝術節的安全保障工作,到出席貴賓的邀請,包括官方和商業性質的邀請,都需要他去考慮。

比如省委省政府方麵,副省長成剛答應出席開幕式,還有文化廳廳長宋光明,財政廳副廳長喬誌東、省商貿廳副廳長薛高陽等領導受邀出席。

宋光明作為省文化部門的第一領導,景華這樣的縣城藝術節,一般他這個一把手是不可能降尊出席的,能去個副廳長就已經屬於很大麵子了。這次宋光明為了郭小洲可謂不遺餘力,不僅幫景華海繡藝術節爭取到了叁佰萬資金支援,還帶來了一份厚禮,景華海繡成功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

之所以說這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價值超過他帶來的叁佰萬資金,是因為這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申請是需要遞進申報的,首先是縣級,然後是市級,省級,國家級,頂級是世界級。

而宋光明早在郭小洲上任後,便開始組織人力物力展開運作,最終趕在藝術節開幕前完成三級跳。使得景華海繡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

對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項目,當地政府有權製定相應科學的保護計劃,並享受不菲的資金扶持,明確有關保護的責任主體,進行有效保護。對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代表性傳人,還能有計劃地提供資助,鼓勵和支援其開展傳習活動,確保優秀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

而海繡列入這個名單,好處是顯而易見的,不僅有政策扶持,資金支援,重要的是文化地位的拔高。對景華這麼個一窮二白,冇有任何特質的小縣城,非物質文化遺產落戶,是個飛速的提升。

省財政廳副廳長喬誌東一來是受邀前來,二來他也將出席文化節期間的某扶貧項目揭牌儀式。

省商貿廳副廳長薛高陽也不甘落後,他帶來了適合景華的幾個商業項目。其中三項將確定在文化節期間內簽約。

雲河市市長趙衛國確定出席。

陸安縣縣委書記焦區組團前來。

大湯縣長柯保平將帶一個商業代表團前來支援景華的海繡文化節。

鼎創道橋集團、陳開集團、太和集團、合盛旅遊開發總公司、綠林集團、新星地產、凱發地產等公司成為本屆藝術節的讚助商。

他的一些老朋友,比如姚浩,超水平,黃戰等西海省的著名公子哥不遺餘力替藝術節搖旗呐喊,特彆是猛子麥子等富二代,更是在藝術節期間要帶來一些投資項目和資金。

除此之外,找他要票的人也不少,比如廣漢電視台的同事,大學同學。恰逢元旦放假,有大批人打算自駕遊來景華。

如何接待這批人成了郭小洲的一樁心事。

新星地產的單彪好說,已經說好入住他在景華的家中,甘子怡親自打電話邀請了跑跑。她們兩個“武林巾幗”自打相識後,便“一見傾心”,隻是鑒於甘子怡懷胎大肚,否則,兩人早就手癢癢切磋技藝。

但是太和集團的孫慧敏,以及陳開集團的任茜,這兩個女人就不好安排了。按組委會的安排入住酒店吧,他又覺得有所怠慢;請到家中住吧,又不是很方便。

正當郭小洲操心如何安頓這兩個在他生命中擁有過程和地位的女人時,韓雅芳敲門進來彙報工作。

郭小洲聽完,忽然問她,“有個問題請教,你是女人,你認為應該怎麼去麵對曾經有過一段故事的女人?嗯,我是指,已經結束,但依然能保持友好關係的那種。”

韓雅芳心中一跳。老闆這是要對她推心置腹的節奏啊!以前雖然把她當他的嫡係培養,但遠達不到交心的高度。

“您是指曾經的紅顏知己?”

郭小洲避開她的眼睛,緩緩點頭,“再次見麵,應該如何適度的保持距離,但又不至於傷害對方?”

韓雅芳眨了眨眼睛,輕聲問,“她這次藝術節要來?”

郭小洲乾咳一聲,“嗯嗯!”

“我大概明白您的想法了,安排到賓館入住吧,好像有些生分;邀請到家中入住吧,雙方甚至三方都會尷尬?”韓雅芳有點緊張,眼睛冇有離開過對麵的男人。他坐在座位上如同王一般高貴,哪怕有點兒尷尬,但他的身上仍然透出幾分不可侵犯的威嚴。

郭小洲板著臉,低哼一聲,“甭囉嗦,該怎麼接待?”

韓雅芳微微一笑,說:“其實吧,男人的世界裡,有一個與自己心意相通,知己知彼,卻又默契的保持一份溫馨情誼的紅顏知己。也不錯。”

郭小洲避開她的眼睛,“如果不止一個呢?”

“什麼……”韓雅芳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山一樣莊重的男人,能抵禦她的誘惑,卻還有幾個紅顏知己?不止一個?幾個?她頓時好起來,是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獲得他的關注?

郭小洲忙鎮定下來,一本正經地表明態度,“是我結婚前的事情。”

“明白,理解。”韓雅芳半調侃道:“我大學時就知道,男人的心中總有著無限的激情,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磨拳擦掌,準備著向自己心儀的女孩子適時出擊。”

郭小洲抗議道:“喂喂!我向你請教,不是找你來調侃我的……”實際上,他的麻煩何止隻是孫慧敏和任茜,安瑾來了,還不知道她是不是和費日娜一起入住他的家中,左雅也在景華,她所在的銀行也是讚助商之一。朱穎是個喜歡熱鬨的人,不出意外,她也會來,甚至會把豐嬈也拖來。

其實韓雅芳也冇有更好的方法,首先她不瞭解他和她們之間的關係到了何種程度,現在的關係是否超出了普通範疇等等。

但老闆好不容易遇到點小麻煩事情,她自然要拚命相助。

她沉吟半晌,“有個辦法,在她們來景華後,工作之餘,我全程陪同她們。”

郭小洲挑了挑眉頭,雖然不覺得這個辦法有多好,但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從關係親疏度來看,他安排縣委辦主任全城陪同,也是給足了她們麵子。當然,如果機會方便,他也想試下見見她們。嗯!隻是見見。

他剛要點頭,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號碼,迅即接通,“我是郭小洲。”

電話是謝富麗打來的。

“什麼,你也要來景華的文化節……”郭小洲嘴巴張大,片刻後,他陡然鬆了口氣,“你派一個商貿代表團過來啊,好事!我表示歡迎!”

等他放下電話,韓雅芳一個勁的追問,“是不是又是您的紅顏知己……”

郭小洲一字一頓道:“忙你的工作去。”

“哎呀!”韓雅芳像是回到了從前,她笑嘻嘻咂咂嘴,“老闆!讓我多瞭解瞭解您吧。”

“想多瞭解?好啊!先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郭小洲開始後悔,女人果然如此?遠之則怨,近之則遜!以前她在他麵前何時敢跟他開玩笑。今天不該和她談這樣地話題,勾起了她的八卦之火。

他果斷地站起身,“我還要去交警隊聽工作彙報。”

韓雅芳表示遺憾,“我也得去環衛局旁聽一個會議。”

兩人前後走出辦公室。

韓雅芳落後半步,眸子完全投視在他雄偉的背影上。

她的腦子裡想起一段話:愛情和命運,都是我們無法選擇的。除了接受和妥協,我們無能為力。

如果以前問她,相信愛情嗎?她肯定嘲笑著搖頭。

現在如果有人問,你相信愛麼?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她不需要一段神馬刻骨銘心、痛徹心扉的愛。她隻希望能她的每一天,能跟在這個命中註定的男人身邊,看著他一步步走向巔峰,她還能幫他,有點小能力,便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