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會完美結束。

成剛穀壽山陸逸郭小洲等省市縣領導上台和參演明星一一握手致謝。郭小洲在舞台上冇有看到朱穎,他和安瑾握手時,兩人的手都是點到為止,彼此很禮節的說著客氣話。

不過安瑾的臉頰還是微微緋紅。

散場後,領導們走的是領導通道。

最忙碌的人是韓雅芳,她隻是在晚會間隙在後台大略看了幾場表演,然後一直在場內場外忙乎。安排接待工作,聯絡車輛,大多數領導是當晚返回的,還有一小部分領導和商貿代表們則會繼續留在景華。

比如文化廳廳長宋光明。他明天還要出席文化節的一個刺繡藝術展活動,併發表講話。

財政廳副廳長喬誌東要出席一個揭牌儀式。

商貿廳副廳長薛高陽要組織幾個商貿洽談。

大湯縣長柯保平也會在景華停留一到兩天,今天中午付小剛把麥子姚浩等人介紹給他,他剛開始對這些著名的公子哥們敬而遠之,但誰知這些眼高於頂的少爺們對他居然非常客氣,姚浩看了他帶來的大湯縣溫泉開發計劃後,非常感興趣。

還有綠林集團的汪動,他這次打算在景華宏昌鎮投資十個億,和宏昌鎮聯手建設十裡萬畝現代生態農業示範區。計劃用3到5年的時間,把示範園打造成集生態種養、科技示範、農業休閒觀光為一體的現代農業示範園,引領全縣傳統農業向生態農業、現代農業轉型。

作為郭小洲的商業後援團之一,汪動這次對郭小洲的支援是不遺餘力的。他的綠林集團現在成為各個縣市領導口中的香饃饃,搭上了綠林集團,就和造林增“綠”,產業興“綠”,發展生態經濟掛上了鉤。夏進勳幾乎把汪動當菩薩供著,這是他從政以來最大的一筆投資單。哪怕他不是主角,他也感覺到了心情的飛躍。

合盛旅遊開發的姚浩本帶來了一個旅遊投資開發計劃,但郭小洲考慮到景華的軟硬體設施暫時還達不到要求,姚浩的投資回報期太久,他不需要“自虧式“的支援,乾脆介紹給了大湯的柯保平。雙方一拍即合,預計大湯能得到合盛帶來的三億元溫泉山莊投資。

散場後,郭小洲夏進勳等景華黨政領導人送走了成剛穀壽山陸逸等人。

趙衛國和市政府辦主任唐豐毅刻意等郭小洲送完客人,三人站在廣場邊聊了幾句,他笑著問,“聽說綠林集團在景華投資十個億?”

郭小洲點頭,“明天舉行簽約儀式。”

“不錯!”

郭小洲謙虛道:“主要是有省市領導的支援。特彆是這次文化節,省市領導在元旦假期來給景華助陣,全縣上下深受感動和鼓舞。”

“小洲啊!景華文化節能取得成功,完全靠你們縣委班子帶著乾部群眾乾出來的。該是你們的成績,那就是你們的,過度謙虛就是驕傲嘛!”趙衛國輕輕的一擺手,笑眯眯的說道。

“綠林集團可是全省領導口中的唐僧肉啊,這次的大項目能落地景華,估計會跌破一地眼鏡!”唐豐毅說到這裡,心懷佩服的打量著郭小洲。

為改善城市生態環境和人居環境,提高人民群眾生活質量,雲河市正在大力開展社會造林,提高全市國土綠化整體水平,積極爭取和實施國家重點林業造林項目,鼓勵和帶動全市造林事業大發展。同時,精心實施綠化景觀工程,扮靚重點區域,城鄉綠化美化。

早在穀壽山主政時代,雲河就製定了全市打造十二個綠化景觀的規劃。特彆是陸逸提出的河濱走廊工程,兩岸將實現五公裡景觀式綠化。初步估算,僅僅雲河地區未來數年內將創造五百億的綠色經濟效益。

而郭小洲不僅先走一步,而且把綠林集團請了進來。有了綠林集團這個農業生態經濟火車頭,景華未來將在雲河綠色經濟大潮中占據重要地位。五年脫貧不是奢望和口號。

三個人正在說話的時候,韓雅芳和魏哲匆匆走了過來。

兩人向趙衛國和唐豐毅問好。

郭小洲作了介紹,“縣委辦韓雅芳韓主任,韓主任的副手魏哲。”

趙衛國的眼神在韓雅芳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後看了看郭小洲,心中略感詫異。他不知道郭小洲是“心正不怕影子歪”還是“心邪影子正”,換任何縣級黨政一把手,都不會在身邊放個這麼年輕漂亮的辦公室主任。他暗暗考慮是不是找個時間和郭小洲談談。他可不希望郭小洲在他的任期內犯這種低級錯誤。

韓雅芳低聲在郭小洲耳邊道:“郭書記,宋廳長喬廳長他們一行冇有入住我們安排的酒店,說他們自行安排。您看……”

郭小洲笑著說:“省廳領導知道咱們景華窮,給咱們節約。那就這樣,不必再客氣。”

“哦!”韓雅芳欲言又止。

郭小洲看向魏哲,“你呢?什麼事情要說?”

魏哲苦笑說:“郭書記,您的同學們嚷嚷著要您陪他們宵夜……”

聽到這裡,趙衛國頓時明白怎麼回事,他笑著向郭小洲說,“你去忙,我和唐主任也該返程了。”

郭小洲客氣說,“要不今晚彆回去了,明天指導指導工作。”

趙衛國調侃道:“回去,回去了我們也好給你們縣節約嘛!”

郭小洲笑著說,“我那是玩笑。節約也不在於這點……”

“好了!唐主任家的小孩還在車上等。”趙衛國朝郭小洲伸手告彆。

郭小洲隨後把兩人送上車。

魏哲迫不及待道:“郭書記,除了您的同學們,黃戰他們剛轉戰歌廳,問您是不是方便去坐坐……”

郭小洲毫不猶豫道:“黃戰他們那裡我就不去了,你去陪陪他們。我同學那裡,韓主任,你方便的話,晚上是不是過去陪陪,我個人埋單。”

他話剛說完,身上的手機發出簡訊提示音。

他拿出手機一看號碼就似聞到了不祥的氣味,頓時直抽鼻子。

簡訊是朱穎發來的,“我和嬈嬈在安安汗蒸房,你來陪我們蒸半小時。”

郭小洲皺起眉頭,馬上回覆了一條,“今天不行,明天陪。”

朱穎秒回了一條,“半小時後我們放你回家。過來嘛!小洲洲!”

郭小洲臉上所有的線條都凝結了。

韓雅芳關切的小聲問,“郭書記,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代勞的嗎?”

郭小洲看了她一眼,搖搖頭,對她和魏哲說:“你們去忙你們的事情,給我留部車和鑰匙,我一會自己回去。”

看著兩人離去,他撥打了秘書尤成的電話,“程老和師母到家了嗎?已經到了,準備休息,好,你也早點回家休息,我這邊冇什麼事情。明天早上趕早來接我。”

說完他又給甘子怡撥了個電話,得知安瑾和費日娜已經和她一起回到了家中。讓他放心。

他交代幾句,說也許會晚點回去,並交代她要早休息,彆陪費日娜熬夜。

接著他又撥打了宋光明的電話,得知宋光明喬誌東薛高陽三人住進了財政廳在景華的某家會務接待中心,目前正叫了一些酒菜,準備殺酒,問他來不來。

他回答說,四十分鐘後趕來。

至於他預留出的四十分鐘時間,是給朱穎這個情緒跳躍份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