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三天假期,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嫌過得太快。對於郭小洲和景華縣委班子來說,則顯得漫長難熬。

當然,收穫之豐也令人難以想象。

特彆是文化節晚會在省台的直播,將景華海繡文化節的氣氛烘托到了頂點。景華海繡一夜唱響。郭小洲相信,等到央視錄播之後,對海繡品牌的價值提升以及景華的知名度將有決定性的意義。

晚會第二天是商貿文化周活動,以綠林集團的一個十億元大單拉開序幕。

這十個億的輻射效應對於一個農業縣來說,其價值遠大於普通投資的一百個億。綠林集團進駐景華,首先帶動了景華縣的整體農業經濟。甚至徹底改變了景華農業自然資源本身所具有的原始承載力,快速提高了農業自然資源對綠色農業經濟發展的支撐作用的彈性。

從農業生存的角度來看,某一地區所擁有的農業自然資源數量越多、種類越豐富、質量越高,那麼該地區的農業資源承載力就越強,其支撐作用也隨之增強,農業的生命力也就越旺盛。

而其支撐能力的強弱又體現在三個方麵:一是綠色農業生產者的素質水平;二是綠色農業科技含量水平及技術普及狀況;三是資金投入水平及融資渠道的數量和種類。

而綠林集團這三點齊全。

還有個優勢是財政政策優勢。國家早在去年就出台了一係列支援綠色農業經濟發展的相關財政政策。比如綠林集團,就是農業部和財政部雙向扶持對象。國家對致力於研發綠色技術、從事綠色農業產業化經營、開發綠色農產品銷售渠道的組織給予財政上的重點扶持。通過農業銀行和信合以低息貸款、無息貸款、延長信貸週期、優先貸款等方式予以資金上的支援,並拓寬融資渠道,以逐步完善綠色農業經濟發展的融資模式等等支援。

在綠林集團宣佈投資十億創建萬畝現代生態農業示範區後的第二天,剛剛完成改製工作的景華縣農信行宣佈,將在五年內向綠林集團景華生態農業示範區項目提供三個億的無息貸款。

第三天,左雅所在的景華華南漢商銀行向宏昌鎮政府提供兩個億的低息貸款。

除此之外,商貿週期間,景華還完成簽約十三項,額度達十九點四個億。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焦區帶隊的陸安商貿代表團和景華縣簽約了一個車架廠的投資協議。

眾所周知,新能源產業是新興產業,也是眾多城市爭相搶奪的項目。

陸安的明輝新能源集團自成立伊始,就被武江和廣漢等大城市盯上,特彆是對汽車基地的爭奪。

按當初郭小洲的佈局,明輝總部隻是研發中心和其中一個總裝車間,兩個生產基地放在武江和廣漢,相關的鏈條產業比如鋰電池車架等生產環節,則放置在陸安,打造一個新能源產業帶。

那麼焦區把其中一個車架廠設在景華,完全是友情“投資”。一來他曾經擔任過這個貧困縣的縣委書記,肯定有一定的歸屬感;二來也是對郭小洲的支援與回報。郭小洲把一個蒸蒸日上的陸安交給他手中,他卻交給郭小洲一個混亂的景華。

當記者在簽約儀式上提問焦區為什麼選擇景華設廠,是不是因為曾經是這裡的書記?

焦區表示感情因素隻是其中一點,最關鍵的是明輝的佈局。他很爽朗的說,武鏡高速景華段介麵開通後,景華就間接打通了三個省的通道,成為三省交通要點。在景華投建車架和總裝廠,對於開拓周邊省市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文化節的火爆,讓郭小洲和一班縣委常委是歡喜而疲憊的。正值放假期間,每一個縣委常委帶一個班子忙碌著,幾乎冇有休息的時間。

郭小洲剛送走一個投資商,秘書尤成推門進來,“郭書記,縣農業局的肖局長和農科所的同誌在門外等。”

郭小洲點點頭,“請他們進來。”

景華縣農業局是景華縣直局最冇有權利的部門,更彆提毫無存在感的農科所。

但隨著綠林集團的投資,縣農業局一時間成為最熱門的部門,其中,綠林集團和景華農科所單獨簽約,並無償提供一百萬技術資金。這使得這兩個部門如同過大年一般,沉浸在喜悅中。

“郭書記!”兩人走進辦公室,恭恭敬敬地站在門口。他們對郭小洲的態度,那可不是裝出來的,在郭小洲冇來之前,農業局局長在景華就是個吃虧受罪的角色,整天被上級部門敲打,誰見了他都冇有好臉色給,縣局級會議,他這個局長如同擺設。

但是隨著綠林集團的投資和景華綠色農業規劃出台,農業強縣的口號的提出。農業局由冷鍋頓變熱灶。這幾天來,他受到的關注和采訪度超越了曆史總和。

“兩位請坐!”郭小洲對任何來到他辦公室的下屬都起身相迎,從不擺架子。但他的威信度卻越來越高。

握手過後,三人落座。

郭小洲開門見山說,“這次找你們來,是想和你們談談農業教育培訓的問題。你們也知道,景華農業局麵將徹底改變。雖然有綠林集團的合作優勢,但我們農村的科技培訓問題必須逐步提高。必須加大對綠色農業生產者道德文化、市場意識和管理技能的培養力度,以提高他們接受新知識、新觀唸的能力,樹立經營管理理念和市場競爭意識。你們農業部門要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出來。”

農業局肖局長首先表態,“郭書記,前天綠林集團汪總提到過這個問題,我們馬上開了個會議,並和教育部門取得聯絡,已經拿出了一個初步方案。在我縣已有的職業技術培訓體係的基礎上增加綠色技術的培訓,通過提高生產技術來充分發揮資源生產力;采用多層次、多渠道的教育培訓模式,不僅要有縣、鎮級的農業科教機構,鄉和村也要積極推動綠色技術推廣中心,在我縣大力推廣農廣校、農業普及班的建設與發展。”

肖局長一邊介紹一邊遞上農業局製定的培訓方案。

郭小洲接過來,認真看了一遍,點頭道:“把方案送夏縣長,請政府部門協調,各鄉鎮政府對於開展綠色農業教育培訓的組織機構要給予政策上的鼓勵和財政上的支援,並最大限度的利用各種媒體廣播及網絡,大力發展農村教育……”

說到這裡,郭小洲看著農科所所長,“你們身上的任務很重啊!”

農科所所長激動的說:“郭書記,我們就怕閒,不怕做事。”

“嗯!你們有什麼困難,直接去找夏縣長,找我也行。前提是一定要配合縣域農業綠色經濟的發展。”

農科所所長連連點頭。

正在這時,尤成罕見的冇有敲門便匆匆走了進來,他神色異常的附在郭小洲耳邊低聲說,“郭書記,剛纔嫂子打電話過來,說高霜不辭而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