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和鐘小京在百盛苑長談了三個小時。然後分彆走出了清雅廳。

郭小洲在鐘小京離開了十分鐘後,他才步履悠閒的走出百盛苑的大門。而出門後,他看到黃子韜屁顛屁顛的迎上來。

“你還在這裡?”郭小洲看了看手錶,已經是晚上六點十五分。

“領導難得來一趟京都,我們的工作就是服務好領導,不管是公務還是私務。”黃子韜做了個軍人式的抬頭挺胸收腹動作。

郭小洲看到他在寒風中蕭瑟的臉,心中一動,“走,去你們服聯辦看看吧。”

黃子韜驚喜交加,連忙小跑著幫郭小洲打開車門,迎他上車後,他才坐進駕駛室。

奧迪A6在京都的大街上緩慢的穿行。

半個小時後,車輛駛進了一個不知名的小衚衕。

下車後,黃子韜帶著郭小洲來到一棟樓房前。

郭小洲挑眉看了看這棟三層小樓,心道這排場可比黃港和陸安的“駐京辦”大多了。

黃子韜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神色,推開一扇門,彎腰伸手:“郭書記,請!”

郭小洲走去,裡邊分彆有兩個通道。一個是向上的樓梯通道,一個是向下的樓梯通道。向上的自然是二樓三樓,向下的則是地下室。

黃子韜訕訕一笑,主動在前帶路。

“環境簡陋,怠慢了郭書記,請!”

郭小洲跟著他走下樓梯。

地下室是個三居室的套間。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開間,中間一排鐵皮櫃隔出辦公室、會客室兩個區域。簡陋的辦公室內隻有兩張一米多長的辦公桌,辦公桌上有部陳舊的筆記本電腦。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聽到黃子韜的聲音,都默默站起身。

“小張,小王,咱們的郭書記來了,還不趕緊燒茶。”黃子韜大聲吆喝著,連忙拿起抹布擦拭著沙發,“郭書記,您請坐。”

郭小洲打量著服聯中心的工作環境,心中這才明白,黃子韜煞費苦心把他請到這裡來,是讓他親眼看看服聯辦的工作環境。

郭小洲不動聲色坐了下去,問,“你們就三個工作人員?”

黃子韜回答說,“五個人。其中一個財務人員每逢月頭月尾來兩次,平時有事也會來,另外一名老員工請病假回老家休息……”

“哦!那你們現在主要的工作是?”

黃子韜回答道:“我們主要工作是招商引資,以及來京人員接待”。

這時,一名年輕的的工作人員把泡好的茶放在郭小洲桌前,“郭書記,請喝茶。”

郭小洲雖然對茶冇有研究,但看到茶杯中漂浮的葉子,就知道是些陳年舊茶。他心中納悶,這種環境和配置,怎麼能做好招商引資的工作?黃港和陸安和景華縣是一個級彆,這兩個縣在駐京辦被撤銷後,都有自己的酒店經營場所。工作環境和活動經費有保障。

“你們就這麼一個工作地點?”他疑惑的問。

黃子韜知道郭小洲想問什麼,他苦笑攤手,“就這麼一個地方。以前我也曾給縣政府打報告,買個小酒店小旅館什麼的,既能保證開銷,還有增值空間,可是,縣裡太窮,拿不出這筆錢,所以,我們現在和周邊幾個縣的服聯中心差遠了。”

“每年的經費呢?”

黃子韜說,“兩萬塊。”

“這麼少?夠用?”

黃子韜聽到這裡,幾乎要哭鼻子了,“捉襟見肘,一分錢掰成兩分錢使。勉強維繫……”

一名工作人員忍不住說,“郭書記,我們的工作環境您也看到了,再怎麼苦,隻要不影響正常工作,我們就冇有任何意見,但是,這筆經費,僅夠節慶辦置一點薄禮,勉強維繫上上下下的關係,就是這部車的油錢,還是我們幾個人輪班出黑車,才……”

黃子韜板起臉嗬斥道:“小王,我早告誡過你,不要找理由,不要抱怨。郭書記來給我們指導工作,就是我們的福氣,不要給領導添麻煩……”

小王迴應道:“可是,這樣的條件下,我們無法開展工作啊!郭書記,您不如索性撤銷了服聯中心,把我們全調回老家吧。再這樣下去,這裡就成了一個‘活死人墓’了。”

郭小洲淡淡一笑,這種雙簧騙不了他。

“你們現在屬於那個部門管轄?”

“我們是縣政府外派機構,屬於縣政府辦公室管轄。”黃子韜回答道。

郭小洲點點頭,“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黃子韜的兩名工作人員精神一振。

“我看是不是把你們的關係調到招商局,以招商局的派駐機構工作。駐京辦的確該退出曆史的舞台了。”郭小洲說著,拿出手機,撥通了招商局局長付小剛的電話。

“小剛,我是郭小洲。是的,我正在京都,在景華駐京服聯中心的辦公地點。上次你們局遞交的報告,我認為可以增加一個利用外資項目辦公室,辦公室可以長設在京都。由以前的駐京辦負責,對的,對外經濟技術合作辦公室也設在你們招商局下麵,實行三塊牌子,一套人馬,機關經費由縣財政局全額撥款。你可以先和服聯中心的黃子韜主任聯絡一下,拿出一個方案,送夏進勳縣長定奪。”

結束通話後,郭小洲站起身,和小王小張一一握手,“你們目前的工作環境和生活環境,是縣委縣政府工作上的盲點造成的,也是我們的失誤,你們辛苦了。”

“謝謝郭書記……”

“郭書記……”

兩名年輕人激動萬分。

黃子韜則心潮澎湃,他們打遊擊的日子終於結束,納入招商局,意味著他們不再偷偷摸摸,而是正大光明的展開工作。工作環境和經費都有保證。

正在這時,郭小洲的手機響起鈴聲。他一看來電號碼,眉頭一揚,立刻接通,“高霜,你跑哪兒去了……”

電話裡卻傳來一個男人冷颼颼的聲音,“你是高霜的朋友吧。我告訴你,高霜在我們手上,你們拿錢來贖人……”

郭小洲臉色頓變,他拿著電話走到裡間的小臥室,關上門,輕聲道:“你們是誰?高霜現在在哪裡?我要聽她的聲音……”

“我們是高家安的債權人,他騙了我們公司一千萬,加上利息,一共是一千二百萬。你們還錢,我們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高小姐,否則,彆怪我們心狠手辣……”

郭小洲忽然聽到一道輕微的女子尖叫聲。

他聽出來是高霜的聲音,沉聲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高霜欠你們的錢,我們還。請一定要保證高霜的人身安全。請讓我和她說幾句話。”

半分鐘後,他聽到電話裡傳來高霜急促不安的聲音,“不要……”然後是捂嘴的嗚嗚聲。

郭小洲深呼了一口氣,“我怎麼你們還錢,你們在哪兒?”

“一會發你卡號,你們打款後,我們馬上放人。”

“你怎麼保證你們拿款後完好無損的放人。”

電話裡傳來一道陰惻惻的聲音,“你不相信我的保證,可以不還錢。”

郭小洲說,“我必須有高霜在現場才交錢。”

對方沉默片刻,“你準備好款子,來北麗市,當著高霜的麵,現場劃撥款子。到賬我們放人。”

“什麼時間,我怎麼聯絡你。你貴姓大名?”

“你在明天下午前趕到北麗市,我們自然會打這個電話聯絡你。”說到這裡,對方的聲音陰冷道:“不要報警,不要玩任何花樣,否則後歸自負……”

說完,對方掛斷電話。

郭小洲拿著手機,靜站了兩分鐘。然後走出臥室,對黃子韜說,“你們的工作問題,我已經安排招商局和縣裡協調,應該很快就能出結果。”

黃子韜敏感的察覺郭小洲情緒有些變化,他恭恭敬敬道:“謝謝郭書記,冇有您,我們……”

“好了,我有點事,先走一步。”

黃子韜詫異道:“您還冇吃飯呢。來我們這裡一趟,我們怎麼著也得請您吃頓飯。”

“對的,我們哪怕自己湊錢,也得請您吃飯。”

“就是就是,我們不缺一餐飯錢。”

“下次吧。”郭小洲轉身向外走去。

小王小張還想開口,卻被黃子韜暗暗阻止,他小步跟了出去,聽到郭小洲在打電話,“加力,我到京都了,有件事情找你,很緊急。好,你說個地方,我們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