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高霜去市局錄完口供,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半。

由於宮加力的到來,北麗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等政法係統高層齊聚。郭小洲的身份很敏感,加上他最近又在網絡上很火,被人認出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他一直呆在宮加力的車上。在等待的間隙,他先是給甘子怡打去電話,告訴他已經安全救出高霜。

甘子怡的聲音倒是冇有什麼波動,隻是輕聲說,“隻是辛苦你了,長途奔波,明天還要趕回景華。”

“我再怎麼辛苦,也不及你辛苦,你一個人承載著兩個人的生命。咱媽給你找的新護理師到了冇有?”

“中午到的,在保健委工作的。”

“那我就放心了。”

兩人聊著家常,都冇有觸及高霜的話題。

但這個話題卻最終無法逃避。

他主動說,“高霜父親的案子,已經交給宮加力的三處接手,我相信宮加力應該能處理好……”

“過程不重要,結果纔是唯一。”甘子怡輕聲道。

郭小洲和她都是同一層次的聰明人,聞弦知意。他頓時放下心來,以甘子怡的心態和高度,她真不會去和高霜計較。用甘子怡的話說,她不計較過程,在乎結果。意思是,高霜畢竟冇有造成惡果。

都說女人就像一本書,有的裝幀精美,卻內容空泛,看完後就會後悔;有的封麵樸實無華,內容卻充實感人,令人愈看愈陶醉;有的翻過幾頁,便覺得索然無味,棄之可惜;有的內容形式俱佳,掩卷後仍蕩氣迴腸,以致傾心珍藏。比如朱穎的妖嬈瘋癲、謝富麗無怨無悔的摯愛!安瑾的嫵媚純真、甘子怡的優雅大氣,左雅的品味婉約……

讓郭小洲自豪的是,這幾本書,隻有他一人能讀懂。

甘子怡以前是何等霸氣。成為人婦,即將成為一個母親之時,她洗儘鉛華,雲淡風輕的沉浸在她和他的世界裡。

“她以後的生活怎麼安排,讓她自己選擇。”郭小洲點頭道。不管他和甘子怡再怎麼大度,他們和高霜之間的“蜜月期”已然結束。再也回不到從前。高霜是留在老家,還是選擇和娛樂公司簽約,她自己選擇。

和甘子怡通完電話,他和景華方麵又打了幾個電話。景華海繡文藝節即將閉幕。每天的收穫和數據他要掌握,安全方麵他要過問,該提醒的要提醒,該敲打的要敲打。

正當他和韓雅芳通完電話後,宮加力和高霜的身影出現在市公安局的大台階上。

一群領導把他們送出大門。

宮加力和高霜上車後,司機謝輝不知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動作迅速的發動汽車。

宮加力對謝輝說,“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

謝輝放慢車速,眼睛搜尋路邊的餐館酒店。

郭小洲看了宮加力一眼,“市裡對這個案子是什麼意見?”

宮加力瞟了高霜一眼,搖頭道:“今天冇有談論這個話題,明天早上市局的專案組正式向我們移交工作。”

郭小洲頓時知道有些話當著高霜的麵宮加力不方便說。

車停在一家餐廳門前。高霜忽然開口,“抱歉!我能不能先回酒店休息。”

宮加力問,“你一天冇吃東西,是不是吃點……”

高霜看了看郭小洲平靜的眉眼,猶豫了片刻後,搖頭。

郭小洲開口,“等會讓謝輝打包帶給她。”

說完,他和宮加力下車走進餐廳。

坐在餐廳,兩人隨便點了幾道菜。正在這時,一名穿戴很得體的男青年走進餐廳,手裡提著一個黑色方便袋,微笑著走到宮加力的桌前,從方便袋中拿出兩瓶紅酒和兩條香菸,恭恭敬敬說:“這是政法委張書記的一點小意思,招待不週。”

“1998年的拉菲……”宮加力拿起一瓶紅酒端詳著,對郭小洲笑著說:“郭哥你相信嗎?這種酒我就冇喝過真的。”

郭小洲淡淡一笑。

年輕人連忙說,“宮處長,我敢保證,這酒絕對正品。”

宮加力抬頭看著年輕男人,輕描淡寫道:“替我謝謝張書記。”

年輕男人見宮加力冇有拒絕的意思,頓時鬆了口氣,連連說:“兩位慢用。我不打攪了。”

看著年輕男人離開的背影,郭小洲說,“這是賄賂。”

宮加力說,“張書記的級彆比我高,他是副廳。”

“級彆並不能代表權利,比如,這個張書記也許有求與你,他的級彆在你麵前就冇有任何力量。從這位秘書的行動速度來看,他一直跟在你車的後麵。”

“張書記的確盛情邀請我吃飯。”宮加力咧嘴一笑,“我從來就不是死板的人。這酒和香菸我不會當麵退回去,潑人麵子總歸不好。我會選擇一個時機再送給張書記喝。”

郭小洲笑了笑,意味深長說,“從誰送禮誰有求於人的原理分析,這個打招呼的大人物通過的就是張書記的關係。或者直接找的張書記本人。”

宮加力一點都不驚訝郭小洲敏銳的判斷力,他說,“剛纔高霜在場,我冇說實話。實際上張書記向我暗示過,這個非法集資案,不管是從市政府的角度還是高層壓力,都必須快刀斬亂麻,不宜久拖。”

“意思就是要高家安頂缸。”郭小洲拿起紅酒看了看,歎息道:“自打我涉足官場一來,就一直和送禮人在打交道。給領導送禮,在國人的潛意識裡麵,是對領導對於送禮者態度的一種測試,一個晴雨表,對送禮者來說,這意義重大。領導收了禮,送禮者能獲得心安;領導拒絕收禮,送禮者於是忐忑,不安,焦慮,抑鬱,緊張。”

“其次,禮品本身也是一種條件反射的刺激物。領導關照了送禮者,送禮者獲得了利益,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回饋給領導,目的是讓領導繼續關照自己的利益,而領導本身對禮品也有習慣性的期待;或者,通過送禮的方式,讓領導將來關照自己的利益,領導收下了禮品,意味著雙方達成默契,送禮者對未來的獲益就有了期許。在這種條件反射關係中,禮品起到了很好的刺激物作用,能夠充分強化人情的條件反射,刺激送禮者和收禮者,這種條件反射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於一旦送禮者冇有送禮,收禮者冇有收到禮,雙方都會產生不適的感覺,送禮者心中不安,收禮者心中不快,並形諸辭色。”

宮加力介麵道:“所以,送禮行為本身,是為了強化和領導之間親密關係的條件反射,拉近和領導時間、空間上的距離,這幾乎是一種約定俗成的契約。是人就不能真正脫俗。”

郭小洲語氣沉重道:“我老師曾經通過經濟學方麵的論點寫過一篇關於送禮的論文。論文的重點是:送禮成為國人緩解生存、生活壓力的一種有效方式。就其本質而言,工作本身很少對人構成壓力,或者說,工作壓力不是國人主要的生存壓力來源,國人的生存壓力主要來自人際關係,尤其是和領導的關係。”

“很少有領導拒絕禮物,特彆是些不足料的小禮物。”宮加力說,“我一般都會拒絕。隻是拒絕的方式很巧妙。”

郭小洲說,“所以你能成功。”

“高霜的事情打算怎麼辦?”宮加力問。

“順其自然。”

“其實,我有個建議。”宮加力咧嘴一笑道:“黃家既然不遵守遊戲規則,玩了這麼一出不上大堂的計謀,我看可以來個反間計,讓高霜繼續回到嫂子身邊,尋個合適的契機,通過高霜反陰他們一把。這樣既安穩又不費太多力氣,運氣好的話,能一次性把他們打倒在地。”

“不好。這次你替高家出頭,以黃家在L省的底蘊,冇有理由瞞得過她。”

“也有辦法,犧牲高家安。黃家自然不會懷疑……”宮加力和郭小洲不同,郭小洲走的是陽謀大道,他走的是梟雄之道。為達到目的,他不會介意犧牲跟自己毫無關係的人。就兩個道的孰高孰低,目前來說,宮加力的上升速度會快過郭小洲,但到了一定高度,梟雄之道將有強大瓶頸,未來的路通則一帆風順,不通則船毀人亡。

郭小洲搖頭,“我做不到,子怡也不會這樣選擇。”

宮加力微微歎息,“那就隻有等上十年二十年,我們也未必不能和黃熊兩家掰掰手腕。

他有信心,在二十年內走上更高的位置,對於郭小洲,他更是信心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