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點整,歐朝陽帶著秘書田少邦走進會議室。

此時,縣委常委一班人已經全部在坐。

冇有任何多餘的列席人員,田少邦擔任會議記錄。

歐朝陽臉色嚴峻地開口說:“常委會開始前,我先說說題外話。最近陸安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已經有所耳聞。公安部檢查組進駐我縣,摩洛哥酒店事件,東城有機矽汙染事件等等,鬨得人心惶惶啊同誌們。我再三警告過一些人,作為領導不僅自己要帶頭守法,還要監督約束家屬……”

歐朝陽講到這裡,猛拍桌子,沉聲道:“還有人求到我這裡,說是小事情,說某些部門小題大做。不像話,這事情還小嗎?性質惡劣,影響極壞。我在這裡給有些心存僥倖者再次提個醒,摸伸手,伸手必捉。”

摩洛哥酒店事情,涉及的領導家屬不少,常委中就有兩人涉足,一個是常務副縣長辛福,另一個是宣傳部長林巧菊。

田少邦下意識的扭頭看向辛福和林巧菊,隻見辛福臉色平靜,波瀾不驚。宣傳部長林巧菊更是無形於色。其他常委領導都在低著頭寫字或者看檔案。冇有人抬頭。

這一刻田少邦忽然察覺自己和這些領導們之間的巨大差距。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些幼稚,他在聽到歐書記的批評時,為什麼要抬頭,為什麼要去觀察各人的表情?更不應該關注辛福和林巧菊。是的,誰都知道歐朝陽指的他們倆,但畢竟冇點名,他抬頭去看,就給人一種冇城府和浮躁的感覺。

要知道,他將來是要外放的,一旦有人評價他過於輕浮,定力差,那麼他的位置就堪憂。

好在冇有人注意他。他長長出了一口氣。深深地低下頭去。

“接下來有兩件事情向各位常委通報,一是陸安縣要成立一個常態環保督查辦公室。這個事情很重要,將由縣政府全權負責,下麵請郭縣長具體談談組成方案。”

郭小洲扶了扶話筒,開口闡述成立環保督查辦的目的和好處。

田少邦雖然一再告誡自己,不要去看誰,但他還是忍不住抬頭看了郭小洲一眼。他發現,相比剛到陸安時的郭小洲,現在的郭小洲少了以往的銳氣鋒芒,多了持重與內斂,輕鬆淡定。

難道一場勝利會給人氣質上這麼大的昇華?田少邦旋即一想,能在陸安連續化解歐朝陽的攻勢,甚至還能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令歐朝陽大大吃癟,的確太不容易,甚至是個奇蹟。要知道,郭小洲滿打滿算,纔來陸安八天。可以說屁股下的椅子都冇坐熱。

郭小洲說完後,歐朝陽很快開口,“環保無小事,這關係到陸安百姓的現在未來和將來。所以我支援立刻成立環保督查辦,並儘快投入到實踐工作中。我希望,各部門要認真務實的配合。誰敢扯後腿,開倒車,我第一個不饒他。”

書記和縣長站在了同一條線上,剩下就是有人心裡持反對態度,也不會自找冇趣的開口。

因此,這個提議風平浪靜的獲得了通過。

“我向大家再通報一個情況。今天上午八點鐘,陸安紀委對財政局局長肖國華進行了雙規,對肖國華涉嫌嚴重違規進行立案調查。”說到這裡,歐朝陽看向組織部長楊學工,“財政局是縣裡最重要的部門之一,自然不能群龍無首。下麵請學工部長推薦幾個人選,供大家探討。”

以往常委會討論如此重要部門的領導人選,場麵和情緒一定是很熱烈而緊張的。但是今天,就像扔了顆炮彈入水,卻冇有濺起絲毫水花。

白擁民很遺憾的想,如果這個節點再晚半年,等郭小洲熟悉了各部門,有了一定的基層人脈,未必就不能和歐朝陽爭一爭。現在,就算郭小洲挾威而來,他手中也無人可用。白擁民昨天晚上甚至有過念頭,找郭小洲談談,他想把自己的人推上去,可是,他最終還是放棄了。因為他還是不想和歐朝陽直接交火。勝算太低的事情他不會去冒政治風險。

柴華抬頭看了郭小洲一眼,昨天晚上他倒是給郭小洲打過電話,很隱晦地提到過財政局局長的事情,郭小洲很輕鬆的說了個名字。

但是令他驚訝甚至震驚的是,這個郭小洲屬意的名字卻被組織部長楊學工在第一順位提出來。

“劉大力同誌年富力強,有豐富的財政工作經驗,前瞻性和戰略性眼光,大局觀和責任意識強……”

不僅柴華吃驚,除了楊學工和陳柏君外的所有常委都有或多或少的驚訝。

一般組織部推出的第一順位人選基本就是主要人選,絕對是經過歐朝陽首肯的人選。那麼楊學工隨後推出的競爭人選不過是陪綁的罷了。

林巧菊略帶疑惑地看了郭小洲一眼。昨天她推薦劉大力,並且得到了郭小洲的同意,她為了確保兒子林森,今天趕早和統戰部盧國強、縣人武部部長孫理打了招呼,要求他們投劉大力一票。

按林巧菊的設想,他們三票,加上郭小洲,柴華的穩定兩票,白擁民和徐明的搖擺票,未必就不能勝過歐朝陽。

但是,肯定會有一番龍爭虎鬥。

即使勝,也是慘勝。

但誰知歐朝陽屬意的人也是劉大力。

這就值得她歡呼了。不管最後劉大力倒向哪邊,她都兌現了承諾。

最後的投票結果朝劉大力一邊倒。

這個結果甚至讓歐朝陽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更讓陳柏君和辛福滿腹疑慮。

郭小洲何嘗這般好說話了?這是他的性格和風格嗎?

還冇等他們多想,會議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縣委副秘書長高軍步履匆匆走向歐朝陽,附耳說了幾句話。

歐朝陽臉色一凝,沉聲問,“已經進入城區了?”

高軍肯定的點頭。

“散會!”歐朝陽“騰“地起身,忽然抬眸朝郭小洲看去,“郭縣長跟我來一下。”

郭小洲頓時知道,應該是吳長明到了陸安。他不動聲色清理了筆和檔案夾,朝各位臉色疑惑的常委們點點頭,起身離去。

郭小洲跟著歐朝陽來到會議室門外。歐朝陽表情嚴肅的低聲道:“順山吳長明書記剛到了陸安。”

郭小洲裝出驚訝的表情,“怎麼縣政府不知道?”

歐朝陽挑眉道:“豈止是縣政府不知道,我這個縣委書記也矇在鼓裏。”說到這裡,歐朝陽抬眸問高軍,“你們是怎麼發現的?”

高軍回答,“歐書記,是交警先發現的,大市的三號車,交警馬上通知公安局,公安局派見過吳書記的人馬上去確認,正是吳書記本人。”

歐朝陽若有所思看了郭小洲一眼,開口說:“市委領導到來,哪怕不通知,我們也應該按程式接待。我馬上去打電話瞭解瞭解情況,摸摸底。高秘書長去請陳柏君同誌馬上安排接待方案。郭縣長你先去見見吳書記,我隨後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