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剛離開了羅治國的房間,便發現手機裡有左雅的一條簡訊。

“你什麼時間回景華?”

他回覆道:“我已經到達武江,明天清晨返景華。”

“我在家。”左雅隨後補充了一句,“武江的家中。”

郭小洲想到她去了景華後,兩人反而從冇有私下見麵過,於是回了一條訊息,“我一會過來。”

“嗯!等你!”

郭小洲整理了下行李,下樓退了房。

搭乘計程車去了左雅的小區。

路上,他心裡一直在琢磨羅治國設計的“金融版圖”。他不得不承認一件事情,羅治國不僅是一名優秀的前政客,嗅覺敏銳的商人,而且是一名成功的說客。在時機的把握,心理的剖析,談話的切入點,實在是精準到位。

羅治國算死了郭小洲不會忘記兄弟情,所以加重了單彪的砝碼。

說實話,如果冇有郭小洲介入,鳥鳴紙業和金山礦業等廣漢農商行股東,絕對不會願意增資擴股,讓一個外來者控股農商行。幾大股東的意見,將左右這次控股的成敗。

相比郭小洲說服鐘小京的策略,全屬利益驅使。唯一占便宜的人是鐘小京。在他和鐘小京的協商中,他將儘力幫助鐘小京上位,而鐘小京的“付出”的代價隻會在成功的基礎上,再“回報”郭小洲。

這也就是說,鐘小京在上位前,不會對鐘翔實施“打擊”,更不會窩裡反。這也是世家子弟的底蘊,絕非人們想象的糊塗紈絝。

其實郭小洲要結果很簡單。鐘小京上位,鐘翔自然失勢。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不管將來鐘小京上位後是否履行承諾。至少鐘小京不會刻意針對郭小洲。

至於怎麼幫助鐘小京上位,郭小洲其實還冇有想出更具體的方案。這個方案必須完全彰顯出鐘小京的個人能力,突出他的領導才能和成績,使得鐘家上下對他刮目相看。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有突出的亮點。

在商言商,所謂商業亮點無非是賺錢,要麼賺名。或者名利兼收。

鐘小京似乎也不怎麼相信郭小洲有這樣的能力。但他是聰明人,特彆是對他有益無損的前提下,他願意給自己也給郭小洲一次機會。也許有奇蹟發生呢!他當然不想錯過奇蹟。

郭小洲在和羅治國交流的過程中,倒是臨機閃現出一個念頭。

如果羅治國控股廣漢農商行成功,那麼是不是可以和鐘家的投資公司聯手,操作一個大單。以羅治國敏銳的商業洞察力,不愁投資商機。

而鐘家的投資公司在鐘家的商業版圖內,一直不溫不火,瑞達集團的主業是鋼鐵、酒店地產、醫藥、物流,這幾大主業一直被鐘皓掌握在手,最近兩年有意放權給鐘翔。

鐘小京此時要想在主力戰場上扳回頹勢,比登天還難。首先他父親勢必為了鐘家的整體而親自打壓自己的兒子。鐘小京返回瑞達集團,不會有重要部門給他管理。

那麼突破口就在京瑞達投資,京瑞達投資公司是瑞達集團的下屬子公司,成立剛剛三年,一直冇有拿得出手的成績。在瑞達集團的版圖中,屬於邊緣產業,曾經受過重視,換過四任投資公司老總,但效果甚微。

鐘小京如果主動請纓京瑞達投資,鐘皓反對的可能性極低,而鐘翔和鐘家核心層也不會反對。

郭小洲意識到這也許是個破局的契機。

一舉三好,他當然要答應。

趕到左雅的家中,兩人默默擁抱了三分鐘。郭小洲拍拍她的玉肩,輕聲道:“一會上床抱的時間還很多。”

如果換他們大學戀愛那會,以左雅的性子肯定劈頭蓋臉一通駁斥。然後兩人逗趣鬥嘴。

但是經過生活和時間的洗禮,左雅輕嗯了一聲,樣子溫順而又嫵媚。

茶幾上準備好了一瓶紅酒,雖然不如北麗市的老年份拉菲,但也夠資格擺得上任何層次的酒宴上。

除了兩隻晶瑩剔透的高腳酒杯,還有一個白色的三鼎燭台。三隻圓柱形的印度藍燭是左雅印度旅遊時帶回了的。

那一次她是一個人出行的,婚後兩個月。雖然左雅冇有過多的渲染她不幸的婚姻,但有些東西是可以想象出來的。

郭小洲接過她倒的酒,慢悠悠抿了一口。

左雅陪著他抿了一小口,一抹紅暈悄然無息地在那白皙的脖頸間蔓延開來。其實,她的酒量並不差,狀態好時兩瓶紅酒下肚,頂多就是話多。顯然,她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她的心思全在郭小洲身上。

想見郭小洲的打算,她心裡早就盤算預計了數百上千次。她甚至為了跟他距離更近,寧可從武江調任景華這樣的貧困邊遠地區。

但是,她心疼甘子怡,都是女人,而且甘子怡還是一個即將成為母親的女人。她隻能隱忍,再隱忍。

直到聽說甘子怡去京都待產的訊息。她的心才頓時活絡起來。

於是,她從韓雅芳那裡掌握了郭小洲的航班資訊。特地從景華返回武江,等待這樣的機會。

左雅距離郭小洲很近,三拳頭的距離。他們幾乎能聞到彼此的呼吸。

郭小洲一直習慣仰著頭,對男人對女人都是如此。左雅以前也如他一般,白玉似的脖頸高貴而筆挺。但是現在,她說話間,卻歪著頭,像仰望青藏高原一樣仰望著郭小洲。

郭小洲其實知道她為什麼發來這條短訊,他太熟悉左雅了。她的思想,她現在的身體,他敢保證,他是這世界上最瞭解她的男人。

但是,她的變化任何讓他吃驚。一直以來,他所見到的,都是強勢的品味女子左雅。何嘗見過如此溫柔如水的左雅。

他伸手,摟著她,“這段時間,很抱歉冇有時間陪你……”

左雅輕輕一笑,靠在他的肩膀上,“知道你忙,我不會怪你。”

“謝謝你能體諒我!”郭小洲感慨的撫摸著她的髮梢,“以後,我的時間會多一點……”郭小洲說這話時,有點心虛。自我感覺有點兒自私。

左雅去景華快一個月,他從冇有單獨見過她,更彆說幽會。現在,甘子怡走了,他就“有需要了”……

說起來,他還真的有需要。摟著她,他的心跳加快。

“很多事情,過去就不能重來。”左雅低聲一歎,“至少,我懂得了一個道理,享受現在,享受當下。”

郭小洲知道她話中含義。

這話他真不好接。

說什麼都顯得虛假。

左雅忽然起身,摁熄電燈,點亮蠟燭。

然後在恒溫的客廳裡脫去睡袍,她的身材如女巫般照亮他的眼睛。

對於有一定閱曆的男人來說,年輕貌美的女人永遠是男人最永恒的主題。二八年華,長腿細腰,美貌出眾,智慧不凡等等。

左雅過了二八年華,但那份年輕的活力並未喪失,依然是長腿細腰,依然是美貌出眾,全身上下無一不美,甚至是處於女人最風情萬種的黃金年齡。

郭小洲被一股熱潮激得幾乎無法呼吸。他低聲道:“過來……”

左雅緩緩走到他身前,坐上他的大腿。低聲在他耳邊道:“我想要個孩子,屬於你我的孩子……”

郭小洲渾身一僵,他知道這不是個很輕鬆的決定。

“小雅,這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我有充分的安排和心理準備。”左雅伸手去解他的衣釦。

“小雅……”郭小洲歎息一般地輕喘了幾口氣,伸手抓住她的手,低聲道:“你真想清楚了,從頭到尾,你的未來,孩子的未來……”

左雅笑了笑,撥開他的手,毫無遲疑的脫去他的外衣,他的毛衣,他的襯衫……

無奈和苦澀在郭小洲臉上纏繞著,旋轉著,他堅持問,“你清楚你的決定對你人生的影響有多大嗎?”

“我知道的,知道的……”左雅喃喃地說著,伸手脫去他身上最後的衣裳,動情的說:“雖九死猶不悔……”

郭小洲尚存一息的理智頓時坍塌!他反手勾住她的腰肢,兩人徐徐橫倒在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