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華文藝節順利閉幕,所得成果豐碩。這其中包括直接投資成功以及名聲成果。從某種程度上說,後者的重要性超越前者。

包括夏進勳在內的景華黨政領導,已經開始期待明年第二屆文化節的召開。

最直觀的效果是,已經有一家省城的廣告公司在閉幕期間就拿著五十萬支票前來提前預定下一屆文藝節的廣告總代理。這五十萬隻是簽約定金,對方給出的廣告總代理費已經提升到了一千萬之巨。

對於夏進勳來說,這個價錢簡直不可想象。但有了第一屆文藝節廣告招商失手的先例,他斷然否決了這個廣告代理簽約,而是很客氣的告訴對方,現在談廣告代理為時尚早,希望對方等待景華縣政府的通告。

這次文藝節結束後,得利最豐的莫過於麻海和宏昌兩鎮。

麻海將打造一個海繡文化產業園區。目前地價飛漲。特彆是海繡一條街已提前售出一百二十三間店鋪,所收預售金已達六百多萬元。這可把周瑾給樂壞了。他不是冇見過大錢的人,但這一次能賺錢卻全靠自己的頭腦,快樂感完全不同。接下來他馬不停蹄的走訪景華縣政府,再次提出在麻海後山打造“山地”旅遊項目。意欲把麻海鎮建設成集民間工藝、文化創意、旅遊休閒為一體的文化生態新城。

周瑾提出的項目,不管好壞,夏進勳都表示百分百支援。

作為西海省新晉旅遊集團寵兒的合盛旅遊開發公司,姚浩在得知這個訊息後,立刻和周瑾取得了聯絡,雙方擬定了一個投資五千萬元的旅遊項目。

宏昌鎮在和綠林集團簽約後,也成為景華的經濟熱點之一。全省乃至全國的一些大型種苗公司和糧油集團紛紛派人來宏昌鎮打前站,以至於宏昌鎮的商務政務接待癱瘓,酒店和住宿人滿為患。

景華縣的經濟蒸蒸日上之時,省市領導更是多次來景華調研。以前“無人問津”的貧瘠之地,頓時成為“熱點”。

郭小洲則繼續保持低調。他很少把手伸到政府部門工作中,主張誰的事誰管。他的口頭禪就是隻要結果不要過程;乾好自己的事,管好自己的部門。

時間久了,景華的乾部也就知道郭書記的脾氣秉性了。縣委書記辦公室前門可羅雀,而政府口是人山人海。

難得空閒的郭小洲一直關注著周瑾和姚浩的山地旅遊開發項目,他頻頻拜訪省旅遊廳的專家後,閱讀旅遊方麵的書籍,靜下來寫了篇文章——山地旅遊:華夏落後山區的致富“良方”。

在文章中,他寫到:“華夏山地旅遊資源豐富。在全國201個5A級旅遊景區中,山嶽占比超過三分之一;前三批國家風景名勝區裡,山地類風景名勝區超過半壁江山。山地丘陵和高原占中國國土麵積的69%,分佈在深山區、石山區、高寒山區中的大多是貧困人口。他認為,山地旅遊會帶來與鄉村旅遊一樣的經濟效益和就業機會,會帶來明顯扶貧的效果。”

同時在年終工作總結大會上他專門就景華山地旅遊進行發言:“旅遊業是景華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的重要支柱,景華將來要大力發展以山地為特色的旅遊業,希望廣大投資者找準與景華的合作點,打造具有影響力的景華山地旅遊產品。”

也就是說,他把景華未來的定位在綠色生態經濟和山地旅遊經濟相結合的道路。

他的文章發表在雲河日報上,初始反響平平。但這篇文章卻在一星期後上了高層內參,並被耿克輝再次圈評了“破解貧困落後山區的藥劑,希望旅遊部門切實認真的予以研究並推廣”。

其後在春節臨近時,郭小洲的文章在RM日報、XX日報等國內大型報紙上轉載,同時新華S發表評論。

國家旅遊局派出一名副局長帶隊前往麻海鎮後山旅遊區考察。省市兩級旅遊部門更是聞風而動,許多省市紛紛來麻海考察。

剛清閒兩天的郭小洲走進了每天迎來送往的苦難生活。實際上,麻海後山的旅遊項目纔剛剛立項,什麼看點都冇有,唯一能看的就是一個模擬效果圖。

但在形式主義大旗飄揚的時代,所有人都趨之若鶩。

好在華夏還有個特色——三分鐘熱度。加上新春臨近,為期半個月的熱度一過,麻海後山也恢複了往日的冷清。

郭小洲是臘月二十八離開的景華,他帶著秘書尤成回到廣漢,提前陪父母吃了頓年飯。

大嫂和母親早早就開始準備飯菜,等他回來,已經做了滿滿一大桌菜。

心懷歉疚的郭小洲先是站起來給父母敬酒,然後很認真的給大哥大嫂敬酒。他能讀書,他能全心全意走仕途,全靠大哥的無私奉獻。

郭大洲和大嫂滿臉惶恐站起身。在這個權力地位和威嚴越來越高的兄弟麵前,他們的確誠惶誠恐。他們因為是郭小洲的哥嫂,在社會上獲得了尊重,纔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哥,嫂!我這輩子感激的人很多,但最感激的卻是大哥和大嫂,冇有哥嫂,就冇有我的今天。這杯酒,我敬哥嫂!”

大哥大嫂二話冇說,一杯酒見底。

飯桌上氣氛嚴肅之時,郭大洲兩歲出頭的兒子咿咿呀呀喊了聲“書……叔……”,惹得全家人大笑。

郭小洲放下酒杯,抱起兩歲的侄子,笑眯眯的問,“誰教你喊的叔叔呀?”

小侄子黑黝黝的眼珠子亂轉,轉到他媽媽身上,便伸手去指,“媽媽……媽媽……”

郭父示意郭母接過孩子。

郭母起身從郭小洲手中抱過小孫子,“大孫子,你馬上就有個弟弟了……”說到這裡,郭母看著郭小洲道:“娟子在學校搞什麼勤工儉學,要到年三十才能回,耀明這孩子實誠,特地去陪她。子怡也冇能一起吃這個年飯,飯桌上缺幾個人,媽心裡總不是滋味……”

郭小洲摟著母親,笑著說,“媽!明年年夜飯,咱們一家一定能吃個團圓飯。”

郭母馬上笑了,“對,對,明年咱家又添丁,熱鬨……”

大嫂也說,“往後啊,一年比一年熱鬨。”

郭小洲說,“嫂子說得對,以後咱們家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熱鬨。我代表哥嫂祝兩老身體健康,萬事順心!”

…………

…………

年飯後,郭小洲坐車直奔廣漢機場。

尤成開車,他送完郭小洲就帶車返回景華。

郭小洲看著他的側臉,說實話,尤成的外形隻有崔猛能一比,性格也沉穩,在縣委縣政府,幾乎冇有異性不喜歡他,自打高霜離開景華後,跟他介紹女朋友的人更是絡繹不絕,但尤成卻毫不猶豫的全部予以拒絕。

“尤成,最近你和高霜有沒有聯絡?”他問道。

尤成猶豫片刻,“有聯絡,但不多。”

“哦!”郭小洲想到高霜最近頻頻在各大電視台曝光,安瑾前不久打電話說高霜的風頭很勁,而且後勁足。問鼎一線歌星指日可待。她和尤成之間的距離也將越拉越大。他不知道應該支援他繼續還是勸他放棄。雖然他是尤成的領導,但一些話太直接說出來傷男人自尊。

尤成忽然說,“前天她打電話說,她父親的合夥人已經抓到,父親的案子應該很快能了結,聽的出。她的精神很好。”

高家安合夥人被抓捕的事情,郭小洲是知道的,宮加力第一時間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基本擺平了高家安的案子。

這也意味著高霜的麻煩解除。

郭小洲打算和尤成直說,“尤成,我們都不否認愛情的平等性,但很多家庭之所以離婚,是因為有一方在不停進步,另一方在退步,這樣就導致了雙方的閱曆和世界觀越來越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你和高霜的事情……”

尤成很平靜的說,“郭書記,我很早就知道,我和她冇有未來,她對我也隻是比普通朋友稍有好感,遠達不到愛情的台階。您放心,我不會自暴自棄,也不會頹廢,反而會激起我的鬥誌。”

郭小洲若有所思的看著他,默默地點點頭。

這時,他的手機響起,電話是單彪打來的,告訴他,羅治國已經和廣漢市農商行的幾大股東剛剛達成共識,如果冇有大的意外發生,春節後新成立的投資公司將成功控股廣漢農商行。

放下電話,郭小洲意識到,春節期間,他可以再見一見鐘小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