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乘坐的飛機落地。

前來接他的是景華縣招商局利用外資項目辦公室主任黃子韜。這一次黃子韜的精神麵貌和上次迥然兩異。

相比前服聯中心的師出無名和偷偷摸摸,最主要的變化在於經費。服聯中心的年度經費是兩萬元,但是利用外資辦公室的年度經費開支是十二萬元。這且不說,還有招商成功後的高比例提成。

當然,縣委縣政府的統一的口徑是績效獎金,不能說是提成。按縣政府的提成新規定,縣外境內項目形成固定資產的千分之三,境外到位資金的千分之五。但是在具體實施的過程中,會視引薦人在項目落地過程中起到的作用而酌情給予,一般不可能按規定比例全部兌現,有一定彈性。

但猶然如此,利用外資項目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一旦完成一筆五千萬元的招商項目,該工作人員拿到的獎金就是十五萬。這個規定的出台使得黃子韜等人像打了雞血似的,春節期間硬是冇一個人回老家。他們像饑餓的老鼠一般,在京都尋覓“獵物”。

上了黃子韜的奧迪,黃子韜請示,“您是先回家還是去彙京酒店。”

郭小洲看了看手錶,“去酒店。”

黃子韜一邊開車一邊說:“縣委辦韓主任和招商局付局長正在酒店陪同客人,不能前來迎接您,特地委托我向您致歉!”

郭小洲之所以今天提前趕過來,是因為黃子韜所在的利用外資辦公室在京都搞了個“在京景華籍人士迎新春聯誼會”。

這個項目是以前駐京辦的常設工作。每年的春節前夕,都會照例邀請一幫在京的成功景華籍人士共聚一堂,聯絡感情,聚集人氣,共商振興景華大計。

但是自打駐京辦“撤銷”後,這個活動已經停辦三年。今年,“改換門庭”後的利用外資辦提議重燃爐灶。

這個建議得到了郭小洲的同意。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為景華的經濟建設服務。在京景華籍人士自然是聯絡招商的重點。

於是,就有了2XXX年景華籍在京人士迎新春聯誼會。

據郭小洲瞭解,景華在京的成功人士不多,政壇除了前鐵道部的一個副部長徐老外,並無什麼重量級的人物;商場上倒是有兩三個身家上億的成功人士,大概嫌景華的廟小或者眼界高的緣故,這幾個人從來冇有參加過景華縣的聯誼活動。政商兩界冇有出彩的重量級人人物,縣級的正職領導就很少出麵,早期的聯誼會就成了景華駐京辦和景華在京人士的一個吃喝玩樂性質的聚會。

郭小洲問:“這次有多少人蔘加,重量級人物都有誰?“

黃子韜興奮道:“這次徐老身體抱恙,但徐老的兒子兒媳答應前來參加聯誼會。對了,徐老的兒子在鐵建投資公司,任部門副處長,手握實權,徐老的兒媳就更厲害了,商務部對外貿易司工業品貿易三處的副處長,以往每年都是雲河市迎春聯誼會的座上賓,我們想請都請不到,今年是徐老發話,這對夫妻纔來。”

郭小洲想到羅運升所在的部門,也是商務部,而且羅運升在兩年多前就是商務部對外貿易司工業品貿易一處的處長,今年剛被提撥到外貿易司擔任副司長,妥妥的副廳。

黃子韜語氣越來越興奮道:“今年還有兩位商業界重量級嘉賓答應參加。景華籍的章宏和劉江波。”

郭小洲微微一愣,“我老早聽說過景華三傑的大名,章宏,劉江波和鄭羽。”

這三個人中最出名的是章宏,據說他是景華最早的包工頭,景華街麵上的許多房子都出自他的手,後來被戴金星擠出了景華,他帶著十幾名泥瓦匠闖蕩京都,五年後身家過億。許多人都說他是被逼出來的億萬富翁。

劉江波在景華讀的小學,初中跟姐姐去了浙江,高中畢業後襬地攤賣皮帶,後來去京都開了拉鍊廠,然後是服裝公司,擁有自己的二線服裝品牌。

鄭羽的發跡之旅更具傳奇色彩,十六歲到京都打工,先在建築工地乾,賣過魚,販過菜,乾過地產中介,後來小學學曆的他在京都開了一家會計師事務所。今年他的事務所在京都排名第十七位,事務所年收入七千八百萬元。擁有一批既有堅實專業知識,又具有豐富行業經驗的會計、審計、稅務、金融、管理、法律、評估、計算機等各類高素質專業人才200餘人,其中註冊會計師90餘人,註冊稅務師60餘人,註冊資產評估師20餘人。不得不堪稱奇蹟。

郭小洲興趣大增,“他們不是從不參與縣級聯誼會嗎?今年誰這麼大麵子?”

黃子韜笑著說,“當然是您的麵子。”

“我的?”郭小洲聳聳肩。

“當然,自打您去了景華,景華的變化是日新月異,麻海文化節和文化產業園區,宏昌鎮生態農業園區,明輝新能源汽車總裝廠……這些人都不是傻瓜,他們能嗅到錢的味道。這一次發邀請函,我隻是抱著試一試的願望,壓根冇想他們會接受邀請。還有鄭羽,他原本也打算來,但是他的公司恰好在香港有個重要活動……”

黃子韜喋喋不休的敘說著聯誼會的層次拔高。

郭小洲忽然問:“這次迎新春聯誼會的經費是怎麼安排的?”郭小洲擔心辦得太寒酸,錢也花了,但效果適得其反。而招商局每年的經費就那麼多,又到年底,許多部門的辦公經費已超上限。

黃子韜微微有些得意的說:“經費問題已經解決了,鄭羽的中普華宇會計師事務所主動提出全額讚助我縣這一次的迎春聯誼會。章宏和劉江波提供禮品和抽獎大禮。”

郭小洲點點頭。他的電話也隨之響起。

電話是韓雅芳打來的,她是這次聯誼會的總務,提前三天帶隊從景華趕到京都,帶來製作精美的介紹景華現狀的宣傳冊,輔助外資辦聯絡在京景華籍成功人士,並協同落實當天的筵席安排和招待工作。

“郭書記,我剛纔忙著拉歡迎橫幅,冇時間去接您。”

“我又不是冇人接,你忙你的工作。務必上下同心辦好這一次迎春聯誼會。但是,縣委派出工作人員要以輔助為主,大方向還是黃子韜和外資辦拿主意。小的細節方麵,儘量不要摻和,特彆是紀念品和禮物的采購上,不要插手。”

黃子韜聽了,內心感概萬千,這纔是大領導的胸懷和氣概啊!跟以前那些活摳門或自身喜歡貪便宜的領導相比,簡直是天大的變化。有這樣的領導,纔有人真心跟隨,景華的未來也指日可待。

郭小洲在景華以務實著稱,財務製度上的控製相當嚴格,特彆是辦公品的采買上,嚴格又細緻。他擔心韓雅芳控製過嚴。過於嚴苛有時候會導致一些人的反感。

一般來說,這樣的大型會務活動,采買人員多多少少有點油水。水至清則無魚。讓外資辦賺點外快,是行業潛規則,他無意去挑戰一些潛規則,也無法避免,至少也能調動一下外資辦工作人員包括黃子韜的工作積極性。

韓雅芳心領神會道:“我們一切按照您的指示和要求,以輔助的態度和招商局外資辦合作。對了,有件事我想征求您的意見。公安部經濟犯罪調查局的宮加力是您的老朋友,又曾經到訪過景華,我們是不是邀請他和家屬前來……”

郭小洲挑眉道:“是付小剛出的餿主意吧?這是景華人士內部的聚會,範圍不要搞大搞雜了。”

付小剛三天前就向他提議,要把他的幾個師兄和宮加力等人接來參加聯誼會,說是有他們幾個出場站台,景華縣的聯誼會規格都能超過雲河市的新春聯誼會。

韓雅芳明瞭了他的態度,迅即換了話題,“昨天我去看了子怡嫂子,身體狀況很好,挺著大肚子還在客廳堅持走路,說一定要堅持順產……”

韓雅芳提到甘子怡,郭小洲頓時想起,他落地後一直忘記給甘子怡打電話報平安。

結束了和韓雅芳的通話後,他立即撥通甘子怡的電話,“子怡,我到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