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郭小洲宮加力等人進入會所大門之時,一輛黑色的奔馳越野風馳電掣般駛進大院,然後是刺耳的刹車聲。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回頭,誰敢在傅三公子的會所如此囂張?

會所主人傅玉東眉頭一皺,回眸看去,臉上的怒容頓斂,他低聲向宮加力打了個招呼,“宮局,我有個客人要去迎一迎,待會我上去給幾位敬酒。”

宮加力揮揮手,“你忙去,我們自各招呼自各。”

上官奇一瞧這輛黑色大奔,想到醫院門前的一幕,他白眼一翻,“就是這輛車,我找他丫去……”他剛轉身,郭小洲伸手拉住他,沉聲道:“你現在什麼身份?還值得為這點事情犯渾?”

宮加力跟著瞅了一眼黑色大奔,伸手搭在上官奇的肩膀上,“齊總,甭和這種嘴上無毛的半大小子生氣,不值當。走,兄弟今天陪你多喝一杯。”

奔馳越野剛停穩,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年輕男人便從車裡跳了下來,屁顛屁顛去開後座車門。

傅玉東咧嘴走上前,邪邪一笑,調侃道:“黃少,今天又整了那路大明星?開年第一炮?”

被稱做黃少的男人身材魁梧敦實,留著京都特色的“板寸”頭,身上的服裝倒也不花哨,他拉住車門的手頓時一滯,回頭低聲怒喝道:“大明星你妹,車裡是我二姐,老子啐你一坨口水。”

一聽說是黃少二姐,傅玉東頓時收斂了嬉皮笑臉,微微有點兒尷尬道:“是玉婉姐啊!初一就回京了……”說著殷勤地上前和黃少一起拉開車門。

車門打開,先出現一條大長腿,然後是第二條,再然後是一副堪稱絕色的臉龐,以及迷人的胸腹腰身。

隻不過她看向傅玉東的神情稍微不悅。剛纔傅玉東調侃的下流話,她都聽在耳朵裡。

“二姐!玉東給姐拜年了,祝姐永遠美麗,萬事順心!”傅玉東點頭哈腰訕笑道。

“彆介,你二姐在你家呢,我可當不起。”黃玉婉看都不看兩人,一副拒人千裡的冷傲神情。

“二姐,您這是打小三的臉呐。您能來璽玉公館,璽玉蓬蓽生輝喲!請,請進。”傅玉東彎腰伸手。那恭敬的神情瞧在一乾保安眼裡,個個深感震驚,這漂亮的娘們是誰,居然讓他們老闆慫成這樣?

“二姐!你喜歡清靜,璽玉三樓有溫泉水療館,養身廳……”黃少小心翼翼追著黃玉婉介紹,“想運動流點汗,樓上還有保齡球館,網球館和器材運動中心,五樓還有個小舞廳……”

“水療……”黃玉婉走了幾步,冷冷道:“你們倆彆跟著,派個人帶我去就成。”

“好!好的……”傅玉東連忙招呼一個女接待員過來,“好好伺候這位女士,會所的所有項目都可以開放。”

看著女接待員領著黃玉婉上了拐角電梯。

兩個京都著名的公子哥都長長鬆了口氣。

“我說黃少,你二姐要來,怎麼不提前打一招呼,這樣搞突然襲擊很嚇人的。”傅玉東掏出一盒古巴雪茄,遞給黃光輝一根。

兩人走向一個酒吧櫃前,各自拿起一個彎頭火機點燃雪茄,拇指擰住雪茄緩緩轉動,先給雪茄預熱。幾秒後關閉火機。然後再次點燃,再轉動雪茄預熱。

兩個來回後,黃光輝不耐煩的拿起雪茄剪剪掉茄帽,深深的抽了一口,苦笑道:“我姐也是剛回家不久,我見她心情不好,帶她出來散散心……”

傅玉東的雪茄悶燒的時間比黃光輝長,他拿著雪茄剪愣了愣,“和熊家那位吵架了?”

‘哼!“黃光輝眸中掠過一抹陰雲,板起臉道:“我說你一大老爺們,關心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情乾嘛?”

“嗨!哥哥我這不是關心你嗎?”傅玉東狠狠剪斷茄帽,拿著雪茄擰了擰,疑惑道:“你姐彆是回來就不走了吧?”

“我呸!咒我姐呢你……”黃光輝一腳朝傅玉東踢去。

傅玉東後退兩步,哈哈一笑,“我可冇這個意思。我巴不得你姐永不回京城……”見黃光輝瞪起豹眼,他“呸呸!又說錯話了……你說自打你姐和子怡姐嫁人,我們的呼吸是不是順暢多了,頭頂的陰雲消散,哥幾個纔有這樂子……”

黃光輝心有餘悸道:“你還彆烏鴉嘴,我姐回了,甘家那位也回了……”

想當年,他們一群男子在京都被兩丫頭壓得死死的,這也不許搞,那也不許玩兒,隻能躲起來玩。好不容易,兩個漂亮的母老虎外嫁出京,他們這群人才活泛起來。

“甘子怡聽說生了個七斤八兩的兒子,耿辦都送了禮。”傅玉東搖頭歎息道:“你說咱們四九城最漂亮最耀目的兩朵花就這樣被人摘了,文濤哥吧咱們冇二話,有這資格摘,可是子怡姐嫁的那個男人,到現在也不過是個芝麻大小的正處……”

“癩蛤蟆吃掉了天鵝肉。”

“對,可不就是,這癩蛤蟆叫啥名字來著……”

“姓郭,叫郭小洲……”黃光輝冇好氣說。

“對,姓郭……”說到這裡,傅玉東眼睛一凝,似乎想起什麼,他看了黃光輝一眼,猛一拍腦袋,“我想起一件事,得馬上去辦,你自各玩,一會五樓有個麵具舞會,來了不少二線****,你丫隨便挑……”

傅玉東獨自進了一個電梯,摁下二樓的數字,然後拿出手機,打開搜尋頁麵,想了想,他輸入“感動華夏十大人物郭小洲”這一行字,電梯到樓層,他走出來時,網頁上出現郭小洲的事蹟介紹和相片。

他盯著相片,眼睛一眯,喃喃道:“我說怎麼有點眼熟呢,原來真是他。”

幾分鐘後,他撥通傅家二叔的電話。

“二叔兒!我玉東,您今個忙乎完了,啊,還在爺爺家呢,不是,冇有惹事,就是有一事兒想問問您。您猜今天誰來我會所了,不,要是女明星我也不會跟你這嘮叨啊,是郭小洲,甘子怡選的那個男人,什麼感動華夏十大熱門,最後被選掉的那個……”

也許是二叔在電話裡的聲音忽然嚴肅起來,傅玉東連忙換了個耳朵接聽,“冇有,我保證冇有衝突。他來了都是我的客人嘛,我就是想谘詢下,接待的程度,如果冇什麼用場的人,打一招呼完事,如果有點小用處,給張會員卡,如果有大用途……什麼,最高級彆接待?行,我聽您的。保證圓滿周到。

放下電話,傅玉東疑惑的搖搖頭,便朝宮加力所在的包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