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擔任過大學學生會主席,交誼舞自然不在話下。作為一個從大山中走向城市的孩子,他要改變的不僅僅是知識結構的差距,還有氣質上的提升。

而舞蹈可以提高社交能力,還能最有效的提高自己的儀態和風度。舞蹈中包含了挺胸收腹的姿勢,長期下來,他走路的姿態自然與眾不同。

至少,他跳舞半年後,哪怕他的衣服是大路貨,但誰都不會想到他是個鄉裡娃。

而食火鳥女子顯然也是受過高手培訓過的,就動作標準性而言,遠超舞廳中的所有人。

兩人走下舞池就彷彿有了某種默契,舞姿踩出了抑揚頓挫的起伏。像是配合多年的舞伴。

食火鳥女子表示驚訝,“看來你不僅對動物有研究,舞蹈方麵也絲毫不差。”

郭小洲一邊摟著她的腰肢旋轉,一邊謙虛道:“你的舞蹈動作纔是真正的國標,我們之所以和節拍,是因為你帶得好。”

“是嗎?”食火鳥女子道:“我從不輕易陪陌生人跳舞。”

這句話也許彆人說了很裝B,但出自她的嘴,連郭小洲都願意相信。他微微一笑,“我是因為什麼原因纔得到這份殊榮?”

食火鳥女子兩眼含笑的盯著他的麵具,“駱駝,我說過我欣賞駱駝。它冇有鋒利的牙齒和閃電般的速度,但它即使不飲水也能長時間行走,它們的體溫還不受環境變化的影響,可以忍受出汗引起的25%的體重損失而不會脫水。這種強大的生命力不得不令人敬畏!”

“看來你才真正是個對動物有研究的人。”

食火鳥女子眼眸泄出笑意,她輕靈的踏著舞步,那些裹在她羊絨衫胸襟處的流蘇隨著舞步的起伏一次次飄盪開去……

兩人或許一開始都保持了相當的距離,但隨著舞步的融合,距離近了,身體近了!感覺更默契了。

老虎麵具男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兩人跳舞,嘴裡不停道:“嗨!這丫的手往哪兒放啊……”

這時,一個帶雄獅麵具的男人走到老虎麵具男跟前,小聲說,“剛去查了,是一名新來的接待員糊裡糊塗把你二姐領上來的……”

“什麼接待員,趕緊的,開了她。”

“賴我賴我……”

“我說傅三,和我姐跳舞這丫到底是誰?咱們認識不?”

“我又冇長X光眼睛,我哪知道是誰……”傅玉東眼睛瞟了瞟駱駝麵具男,剛回頭,想想不對,立馬瞪大眼睛再看。

這服裝,這打扮,不是那郭小洲嗎?傅玉東看著看著,眼瞳猛縮,他敢確定,就是郭小洲。他為什麼猛縮眼睛,他害怕啊!害怕這兩人跳舞的事情穿幫啊!一旦穿幫,他就成了雙方的出氣筒。彆說甘子怡不饒他,熊文濤更不會饒他,如果黃玉婉知道這個男舞伴是甘子怡老公,會有什麼行動,他不敢想。

郭小洲是誰,是甘子怡老公。甘子怡和黃玉婉是什麼關係,號稱四九城絕代雙嬌,同時也是天生的對手,彷彿諸葛之如周瑜一般,她們倆從小鬥到成年,更是在熊文濤身上糾葛了七八年之久。

“壞了……”他喃喃道:“得想辦法分開……”

“你說什麼,壞什麼?”黃光輝大聲道:“你丫能不能大點兒聲音說話。瑪德!不能讓他們繼續下去啊,這火要是燃燒起來,會燒燬人的。”

“下一曲,你去找你二姐跳舞……”傅玉東出主意道。

“我……二姐難得興趣這麼高,我去是不是會觸黴頭啊?”黃光輝搔了搔腦袋,“要不你去,你請我二姐跳舞。”

“我……我特麼有這個殊榮嗎我?”

“倒也是,她怎麼會跟你這類人跳舞。”

“我……”傅玉東狠狠瞪了他一眼,話題一轉,“你二姐和文濤哥是不是……”

“是不是什麼?”

“是不是鬨矛盾了,否則大年初一不在夫家,晚上還跑出來跟你混……”

“嗨!我說你一大老爺們,怎麼像個娘們一樣磨唧。”

正在這時,郭小洲和黃玉婉跳到了他們倆身邊。

兩人同時禁口不言。

郭小洲瞥了一眼獅子和老虎的麵具,笑著說:“很少有女人不崇拜獅虎的力量,對女人來說,力量是另類的美。”

“對你們男人來說,追求力量和權利是一切。而女人則不是。”

“我可以保留我的意見嗎?”

“當然可以。”

這段對話後,兩人都陷入沉默。

看著兩人隨著舞步遠去,黃光輝猶豫道:“傅三,你男女這塊經驗足,你說他們倆是今天剛遇到,還是以前就認識?”

傅玉東不敢保證黃玉婉不認識郭小洲,甘子怡的男人,又在網絡上大紅大紫過,黃玉婉會冇有關注過?於是他說,“也許認識。”

“認識?熟人?”黃光輝心裡迅速的尋思著,二姐和熊文濤的矛盾會不會是二姐方麵的問題,比如,二姐出軌……

他一個激靈,心中已經有八成信了自己的判斷。他二姐何等高傲之人,會跟陌生男人隨便跳舞?

想到這裡,他一把抓住傅玉東的胳膊,“傅三,我今天一定要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不管是誰,一會散場出門他總得脫麵具吧。”

傅玉東暗暗叫苦,我那能讓你知道,你們知道就壞事了。他現在得想辦法讓郭小洲提前離開,然後這件事情就翻篇了,成為過眼煙雲。

兩個京都的大公子哥各個想著自己的心事。

郭小洲和黃玉婉已經跳了第三支舞。

郭小洲很享受對方高超的舞藝,對方的談吐也給人驚豔之感,但他還是冇有繼續跳第四支舞,正好侍者送來兩杯紅酒。

郭小洲取了一杯遞給食火鳥女子,自己並冇有取第二杯酒,而是很客氣的說:“很高興能和你共舞。我得先走一步了,你玩開心!”

食火鳥女子頗感意外的甩了甩頭髮,“BAI!”她長這麼大,從冇有任何男人中途甩下過她,哪怕她戴著麵具,她對自己的身材氣質風采語言的信心也無比強大。

坊間傳聞的她暗戀熊文濤,而熊文濤卻對甘子怡情有獨鐘。在她這裡就是個笑話。她承認,熊文濤對甘子怡興趣和好感大過她,但對她也是討好了近八年。她的高傲之心從來冇有墮落過。

因此,她有點兒好奇的多看了幾眼郭小洲的背影。

“分開了,分開了……”黃光輝對傅玉東說,“你看著點兒我姐,我去瞧瞧駱駝男是什麼人。”

“噯!你去陪你姐,我幫你去看這男人是誰,我的會員我應該都認識……”說完,傅玉東拍拍黃光輝的肩膀就快步離開。

黃光輝低罵一聲,走向黃玉婉。

“二姐,難得難得!你今天跳舞了……嘿嘿!”

黃玉婉瞟了他一眼,伸手把酒杯遞給他,“該回家了。”

“我送二姐!”黃光輝連忙把酒杯放在侍者的托盤上,跟著黃玉婉走出舞廳。

黃玉婉出門交了麵具,忽然說:“我的包還在溫泉館。”

…………

…………

舞廳的另一扇大門處,傅玉東追上郭小洲。

郭小洲交了麵具,正在撥打宮加力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

“我出來了,你們倆是不是也該出來了?”

“郭哥,我們剛進溫泉池子……”

“溫泉池,你不是說在五樓舞廳嗎?”

“呃!換地方了,齊總喝得有些大,跳不了舞,我隻好陪他下樓泡澡,我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你冇接……”

“那我馬上過來。”郭小洲結束通話後,的確看到幾個未接來電。

這時,傅玉東笑著走過來,“郭哥!要離開嗎?”

郭小洲一看是傅玉東,“去和宮局他們會合。他們在泡溫泉。”

傅玉東放了心,他就怕郭小洲下到樓下大廳,冇準會碰到黃玉婉姐弟。

“溫泉館在三樓,我帶郭哥前去。”

“謝了。”

兩人走進電梯,很快下到三樓。

電梯門開啟的瞬間,他們倆看到對麵的電梯門同時打開,從裡邊走出一男一女。

男的是黃光輝,女的是脫下麵具的黃玉婉。

“傅三……我不是讓你……”黃光輝臉色不爽瞪著傅玉東,忽然,他的眼眸落在郭小洲身上,倏然一亮,這打扮這身材,可不就是和二姐共舞的駱駝麵具男嗎?

黃玉婉的眼睛直視郭小洲,眸子有瞬間的震驚之色,她認識他,甘子怡的男人郭小洲。她在報刊和網絡上無數次看過他的相片。

相比相片,近距離的郭小洲明顯衝擊力更強。她承認這是個出色的男人。無論談吐儀表氣質,都不是他履曆上農村出身的那般土氣,甚至非常陽光……

她認識郭小洲,但郭小洲不認識她,類似甘子怡黃玉婉這等人的相片和資料,網絡上是搜尋不到的。

但郭小洲還是認出了她就是和他共舞的女子,一個容貌氣質都堪比甘子怡的女子。他意識到對方正在打量他,他朝她很有禮貌的點頭一笑,轉身走進了溫泉館。

留下的兩男一女同時陷入沉默。

傅玉東臉色很不好看。他不知道命運居然這麼巧,還是讓這對男女照了麵。一會黃玉婉若怪罪下來……

憋了半晌的黃光輝忽然盯著郭小洲離開的方向,失聲道:“我認出來了,認出來了,他是……是……郭郭……”

傅玉東歎了口氣,苦笑著解釋道:“二姐,我冇想到您會來舞會……”

黃玉婉淡淡一笑,“今天晚上很有點意思。”

傅玉東見她並冇有不快,終於鬆了口氣,“二姐您冇生我氣就好……”

“我乾嘛要生氣,說不定我還要謝謝你呢!”黃玉婉笑著走進女子養身館。

傅玉東和黃光輝麵麵相覷。

她剛纔的話是幾個意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