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丹和郭小洲前去西山給宋老拜年。

這一次,莊棟冇在門前迎客,一名身著便服的警衛員站在門口,看見宋子丹和郭小洲,冷硬的麵孔上露出微笑。

“過年好!”

“過年好!”

“春節快樂!”

三人彼此問候!警衛員指了指後院方向,“莊主任說你們來了就直接去後院。”

宋子丹眉頭一擰,低聲問,“是不是爺爺的身體……”

警衛員抱歉的笑了笑,冇有作答。

“忘了,你們有你們的紀律。”宋子丹說完,和郭小洲匆匆走向後院。

相比郭小洲第一次來西山宋家宅院,這一次冇有在大廳排隊等候,而是直接進入後院。

入目兩棵青鬆。獨立的小平房外,站著三四名警衛模樣的年輕男子,看到郭小洲和宋子丹,皆露出強烈警告的眼神,似乎他們倆隻要跨上台階,就會有暴烈反應。

宋子丹是部隊體係的人,他一眼看出這幾個陌生人身上散發出的鐵血剽悍味道,心中頓時微驚,伸手拉住郭小洲,示意他站住。

郭小洲有些愕然。

宋子丹低聲道:“有重要人物到訪。”

這時,宋老的一名機要秘書從另外一間房中匆匆趕出來,親熱的喊了聲,“子丹!新年好!”然後看向郭小洲,“這位是郭小洲書記吧,祝新春快樂!”

宋子丹替雙方介紹了彼此的身份。

機要秘書低聲說:“萬總理來了,估計還需要等四五分鐘,要不,你們去我房間等等。”

宋子丹看了郭小洲一眼,搖搖頭。

郭小洲心中也有些驚訝。據小道訊息說,對於下一屆的總理人選,宋老是不支援萬副總理接班的的,宋老屬意的是現任中組部部長馮家洛。馮家洛身上早就打上了萬係的標簽,而萬副總理今天來給宋老拜年,包含的意味頗為複雜。

他同時還在想,既然莊棟在陪同會麵,那麼萬副總理的秘書費雲海是不是也在一旁陪同。

果然,三十分鐘後,他看到平房的門打開,莊棟把萬副總理和費雲海送出門外。

郭小洲是見過萬副總理的,而且他的幾位師兄現在都站了隊,成為萬係的嫡係。如果宋老和萬副總理不和的傳聞是真的,那麼他的情況就比較尷尬了。

萬副總理和費雲海在警衛的簇擁下向外走去。

雙方在青石小徑上擦肩而過。

郭小洲和宋子丹恭恭敬敬站在一旁。萬總那邊不跟他們打招呼,他們是不能越禮的。

萬副總理在越過郭小洲身邊時,含笑朝他輕輕點了點頭。

費雲海也朝他微微一笑。

莊棟說了聲,“你們進去吧。”

郭小洲有意觀察了他們三人的臉部表情,說實話,什麼都看不出來。基本不可能靠表情判斷見麵的結果。

目送萬副總理一群人離開後,郭小洲和宋子丹才邁步走進宋老的房間。

兩名醫護人員正忙碌的給宋老量血壓,做簡單的檢查。

“爺爺!子丹給您拜年!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爺爺!小洲給您拜年!祝您身體健康!吉祥如意!”

“子丹,小洲……坐。”宋老的氣色不錯,郭小洲的感覺好像比去年要好!

談話內容幾乎和去年一樣,不談工作和事業,隻談家庭,談子怡,談剛出生的小七斤,還說小七斤的名字他還在想,說在七斤百日前一定能想出來。

見麵還冇有五分鐘,莊棟走進來,低聲在宋老耳邊說了句話。

宋老點點頭,“請他過來。”

郭小洲和宋子丹立刻起身告辭。

臨出門前,宋老說了句,“小洲,你乾得不錯。”

這對於從不輕易表揚人的宋老來說,可謂是稀罕的用詞。

郭小洲出門後,還有些受寵若驚。

接下來,他和宋子丹去東廂房看望終生癱瘓的二伯。

宋子丹送去的禮物是一套魔術拚圖。

郭小洲替子怡送了一部蘋果APP,裡邊有子怡下好的幾十種遊戲。

二伯看到兩人非常高興,一再表示想去醫院看子怡和七斤,並且拿出讓醫護人員幫忙買的嬰幼兒睡衣和嬰幼用品。

離開了西山宋宅,宋子丹和郭小洲來到醫院。

出乎郭小洲意料,來醫院看望甘子怡的人依然很多,當然,層次相比前兩天稍有降低,大多是甘蘇和宋得彰的同事,以及甘子怡在京都的朋友同學。

郭小洲依舊插不上手,剛送走一批人,正要和甘子怡說幾句貼己話,又來一撥客人。甚至郭小洲的父母和大嫂也隻能在會客廳呆坐。

郭小洲考慮到他明後天就得返回景華,難得父母能來一次京都,不如趁這個間隙陪父母逛逛**和故宮。

於是,他和甘蘇甘子怡打了個招呼,回到子怡家,開出來子怡的改裝捷達車,去洗車加油,然後再返回醫院,接了父母和大嫂,帶他們遊京都。

…………

…………

時值春節,京都的機場比往日更顯繁忙,來往的旅客川流不息。

通寶縣縣長姚誌剛帶著辦公室副主任和他的秘書走在出港的人流中。

姚誌剛春風得意,剛博得通寶縣縣長的位置,又延續了一筆耀目的政績遺產,高鐵通寶建站眼看就要收入囊中,有了這筆政績,未來再高升幾個台階,當********,市長,甚至是省級領導,都有可能。

況且還有額外的獎勵。

想到這個獎品,他不由側頭朝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李潔看去。

李潔今年二十八歲,前年新婚,女兒今年剛滿週歲,仍在哺乳期內,胸圍不僅壯觀,且有豐厚乳汁。姚誌剛不是個冇有定力的男人,但他仍然被這對噴薄著乳汁的雙峰征服。他甚至暗暗得意,作為一個這麼大年齡的男人,還能享受女性的乳汁,實在是人生一大幸事。

李潔的五官雖然不算精緻,鼻梁微塌,嘴唇過大,但皮膚白嫩,身材姣好,在通寶縣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一副美豔冷傲、知性文雅的模樣,但在他身邊卻有著一張世人無可想象的馴服乖順的臉孔。

看著李潔的大嘴巴,想到大嘴巴的好處和技巧,姚誌剛一時間升起**,不由口乾舌燥起來。他心想,春節期間,好些天都冇有和這個尤物親熱了,一會住下,是不是先來一發,去去火……

迎接的人群中,有個醒目的牌子——迎接通寶縣姚誌剛!

李潔眼尖,很快看到了迎客牌,她低聲跟姚誌剛打了個招呼,快步朝舉牌人走去。

姚誌剛則矜持的站在原地。

不一會,三四名男人迎向姚誌剛。

李潔一一介紹。

“這是某某總,某總,某董事長,通寶同鄉會某副會長……”

這四名通寶籍名人紛紛向姚誌剛報喜。比如已經得到鐵道部某大員的點頭,比如同鄉會即將暫開新一輪聲勢浩大的護路活動,比如,通過某大員的安排,評審小組組長、鐵道部工程設計鑒定中心的米任之主任已經答應和通寶官方正式見麵。

姚誌剛匆匆趕到京都,就是為了拜會米任之。在他想來,這是最後一道堡壘,一旦拿下,通寶建站板上釘釘。

無疑,他是個實乾家。他拒絕了幾位通寶籍地產商人的進餐邀請,提出先找家賓館休息,養足精神,下午拜會米任之。

幾位商人早就給他預定了五星級酒店。

於是,姚誌剛和李潔以及秘書上了通寶縣駐京聯絡辦的奧迪車。

李潔是第一次來京都,她興奮的看著窗外的建築物,“縣長!萬事俱備隻欠東風。攻克了米任之,咱們就可以開慶功會了。”

“哪有那麼簡單。”姚誌剛搖搖頭。說起來,景華不管在硬體還是軟件方麵都落後通寶八條大街,甚至說毫無翻盤可能。但是,他總覺得有點危險。因為景華的當家人是郭小洲。

郭小洲剛調任到景華時,雖然網絡和新聞媒體炒作得大紅大紫,但他並冇有多麼關注郭小洲。在他看來,郭小洲就是靠裙帶靠炒作上位的,放到景華這個貧困縣,無非就是鍍鍍金,然後帶著政績遠遁。

後來因為喬誌東的關係,他開始接觸這個年輕的********。一接觸,他就發現這個年輕人不簡單,甚至非常不簡單。從政經驗比他的年齡強數倍,做事滴水不漏,令人生畏。

後來,郭小洲幫了他一個大忙,讓省政府冇有反對他上位。但他感謝的人是喬誌東,不是郭小洲。他認為,郭小洲是給喬誌東麵子,而喬誌東給他麵子。

就這麼簡單。

以至於他後來犯了一個錯誤。

景華的文藝節,景華政府的確給通寶發過邀請函,他考慮再三,顧忌觸怒********陸逸,因而裝聾作啞,隻派了兩名政府工作人員前去敷衍。

後來情況突變,省領導出席,市領導陸逸和趙衛國雙雙趕赴會場。等他收到訊息時,為時已晚。

他知道,郭小洲這個朋友,他纔開始交往便得罪了。

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老死不相往來便是。但是,通寶和景華的建站之爭又把他們拉到了拳擊台上。而且必須把對方擊倒在地的態勢。

至於建站爭奪。他仔細分析過郭小洲的性格和做事習慣。結論是郭小洲絕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但是,郭小洲會采取什麼手段翻盤呢?他想不出來。

但是,隨著距離勝利越近,他必須越小心警惕,嚴防景華突襲翻盤。

是的,絕對不能給景華任何機會。

想到這裡,他開口問秘書,“這幾天景華方麵有什麼動靜?”

秘書回答道:“按您的指示,我們派專人在景華蹲點瞭解領導層動態。郭小洲書記大年三十便離開了景華,聽說他老婆生了個兒子,他一直在京都未返回,夏縣長和一乾縣領導都紛紛深入各鄉鎮,村,走訪慰問五保戶,退伍軍人,軍烈屬和優撫對象……”

姚誌剛哦了一聲,輕舒眉頭,看起來一切都風平浪靜。他今天也是在下麵鄉鎮慰問孤寡老人,中途接到京都喜訊,說米任之終於答應見麵,他便臨時抽身飛抵京都。

在他看來,節慶期間的走訪慰問的確有必要,作秀也是官場的一種特定形態,誰也不能避免。比如,郭小洲書記就擅長作秀。但是跟建站的大事相比,這種小秀就顯得微不足道了。他還是想為通寶的老百姓解決點實際問題。

至於景華的領導群依然樂此不疲的集體作秀,他心中也踏實不少。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對郭小洲有所警惕,必須得給郭小洲製造點麻煩,讓他騰不出手。

於是,他低聲對秘書說,“你一會到賓館馬上趕篇文章,讚賞景華領導熱心關注縣弱勢群體,把黨和政府的溫暖送到了貧民手中。特彆要讚美夏進勳縣長。完了發給市報的謝總編,讓他在明天發表。”

秘書有些疑惑,通寶為什麼無償替景華大唱讚歌。但他又不敢質疑姚誌剛。

不過等姚誌剛說完第二句時,他便恍然大悟。

姚誌剛吩咐李潔道:“等報紙新聞出來,你讓新聞辦安排人在景華論壇釋出郭小洲書記在京都過安逸年的訊息。”

秘書霍然吃驚,他覺得姚縣長這招太狠毒了。一方麵讚美夏進勳,另一方麵又鄙夷郭小洲。這樣做的好處是讓景華再次陷入內訌。

一旦新聞開始批評郭小洲,褒獎夏進勳時,最佳效果讓兩人翻臉,即使不成,也等於在書記縣長之間埋了顆地雷。遲早會發酵。

姚誌剛則很坦然。自打他進入官場這個名利圈,就一直信奉兩句話:“大毒有大用,無毒不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