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驅車來到一個叫鹿港的私人會所門前,他一眼看到單彪身邊的朱自強和元常,心中頓時明瞭。單彪就是這兩小子接過來的。上次在朱自強的賽車俱樂部,單彪的暴力美學和甘子怡的賽車技巧徹底征服了這批介乎於京都一二流之間的年輕人。

以朱自強為代表的這一群F二代,也許家族背後的財富不比富豪榜上的一些人差,但在京都這塊地麵上卻很難說擁有什麼特權和名氣,比權利和底蘊他們遠比不上傅玉東黃光輝這批一線大少,他們心中是既看不起傅玉東等人,實際上又羨慕得要死。打個比方,人家花一毛錢能享受到的待遇,他們得花十萬,有時候還不受人待見。這就是底蘊上的差距。

看到郭小洲的捷達車,朱自強和元常眼睛頓時狂亮,小跑著衝下台階。

兩人殷勤的幫郭小洲開門。

“郭哥!新年好!另外恭喜您喜添貴子!”

“新年好!郭哥!我和元常他們昨天一起去看了子怡姐和七斤,太可愛了,鬨得我都想結婚了……”

郭小洲下車,拍拍他們的肩膀,“恭喜你們又大了一歲,越來越成熟。”說完,把車鑰匙扔給元常,“泊車去。”

元常喜滋滋的拿了車鑰匙便鑽進了捷達。

朱自強眼紅,跟著搶鑰匙,“讓我去……”

“郭哥讓我泊的……”元常不樂意。

郭小洲知道兩人一直想試駕甘子怡的這輛改裝車,他也懶得去管他們。大步走上台階,和單彪兩人默默的握手。

單彪咧嘴一笑,“本來準備下機直接去醫院看子怡和大侄子的,跑跑說她要換身衣裳,還要去弄弄頭髮,說子怡這邊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咱們不能掉價……”

郭小洲汗然一笑,“至於嗎。”

單彪眨眨眼睛,低聲道:“我實在受不了在髮廊在服裝店等候的苦悶,正好朱自強邀請我過來參加什麼趴體……嘿嘿!”

郭小洲擂了他一拳,“你小子也學狡猾了。”

這時,冇有搶到車鑰匙的朱自強氣呼呼的走上台階,口裡罵罵咧咧,“麻痹的元常,老子……”

見單彪冷厲的眼神射過來,他連忙改口,“嘿嘿!兩位大哥,我陪你們進去。”

三人走進會所,門廳前的保安和門廳裡的工作人員都恭恭敬敬向朱自強問好,“朱總好!”

“朱總!”

朱自清大刺刺的揮手,“晚上都精神點,明天我給你們發紅包。”

“謝朱總!我們一定把今天的工作做好。”

“謝謝朱總!”

“怎麼,這是你搗鼓的又一個玩樂場所?”郭小洲問。

“不,不,自從我去了石頭溝小學鍛鍊學習後,我就不再玩物喪誌了,賽車俱樂部早轉給了彆人,夜店也少上,跟家裡幫忙做事呢……”朱自強解釋道:“這個會所是我和元常他們幾個前年一起投的,我們好久都冇來過……不信你們問元常他們,我真冇來……”

郭小洲笑笑說,“甭急著解釋,年輕人嘛,愛玩是天性,我和你彪哥這個年齡也一樣愛玩兒,但需要把握一個度和尺寸。”

“知道了,郭哥!我們絕對不會碰那些個亂七八糟的玩意兒……不過……”朱自強看著郭小洲的眼色道:“會所有個股東的父親是一家娛樂公司的老總,旗下有一些小明星,今天他喊了七八個過來助興……”

郭小洲擺擺手,“我說過,你們怎麼玩能把握一個度和尺寸就好。你現在隻需要給我和彪子安排個地方吃點東西。然後你們自己去玩。”

“郭哥,您說笑了。您和彪哥過來,我還能不全程陪同侍候著。”朱自強挺了挺胸脯。

郭小洲聞言一笑,也不和他囉嗦,轉頭小聲和單彪說雙國商調分拆的事情。

三人穿過一個長廊。

朱自強殷勤的推開一扇大門。

一股溫熱的氣息撲鼻而來。郭小洲和單彪走進門一看。

兩人都有些驚訝。他們彷彿來到了南國的溫暖海邊,躍入眼簾的是海洋沙灘和陽光。一個整體帷幕牆麵上,是一個動態海濱圖。而動態圖下的水池彷彿和海麵連成一線,水池邊上是白色的人工沙灘和椰子樹,三百多平米的大廳內,不少俊男美女穿著單衣裙子在享受吊床、沙灘椅,品著紅酒。

“整的有點格調。”單彪難得誇獎了一次朱自強。

“嘿嘿!按照天涯海角的全景圖整出來的,兩位哥哥喜歡就好。”朱自強摸著鼻子訕笑。他還真不習慣單彪誇獎。

就在三人說話的工夫,一個身穿花格襯衫的年輕男子遠遠的朝他們走來。

“朱少!”

這個年輕人走到朱自強身邊,笑嘻嘻附耳說了句話。

朱自強乾咳一聲,指著郭小洲和單彪說,“這是郭哥,彪哥。這小子是華勤,會所平時就是他在主持。”

華勤眼睛一亮,連忙伸出雙手,恭恭敬敬說:“郭哥彪哥,久聞大名,一直無緣得見。今天真是個喜慶日子,讓我能見到傳說中的人物……”

郭小洲和單彪簡簡單單和他握了握手,然後對朱自強說,“能不能找個安靜的地方。”

“瞧我……樓上有敞開式包廂,樓上請,兩位哥哥!”朱自強和華勤屁顛屁顛在前邊帶路。

上樓梯的間隙,郭小洲輕描淡寫問了句,“小朱,你們會所怎麼賺錢?”

朱自強撇撇嘴道:“賺什麼錢,少虧為賺。”

華勤為了拉近和郭單兩人的距離,主動開口道:“京都這塊,名聞遐邇的高階會所太多,像我們這樣的,隻能算小打小鬨,哥幾個弄個自己玩兒的地方。可不能和長安和國興等超級會所相比。”

說話間,一行人來到二樓的陽台式包廂。

整個二樓也就三個大包廂。他們所在的是中間的包廂,能俯瞰全場,視覺絕佳,因為燈光設計的關係,包廂的人能清楚的看到沙灘廣場上的人一舉一動,但大廳的人卻很難看清楚他們。

一名領班小姐笑盈盈的剛迎過來,華勤揮手道:“最高規格,速度點。”

單彪說了句,“就兩人,彆浪費,越隨便越好。”他的意識很明確,他不想朱自強和華勤陪吃陪喝,他就想和郭小洲兩人單獨聚聚。

華勤還想套近乎,朱自強搶在前頭說,“很簡單,很隨便。”

菜很快端了上來,真不多,才六道菜,牛肉眼牛排、閃光鱘魚子醬、蠔皇局澳鮑、鬆茸西瓜湯、魚翅大煲、翅湯東星斑。

酒是瀘州老窖。

待酒菜上完後,朱自強拉著華勤出了包廂。

就在郭小洲和單彪剛喝第一口酒的同時,會所外駛來了一輛奧迪A6轎車。

開車的是通寶縣駐京聯絡辦的馬主任,後座上是通寶縣縣長姚誌剛和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李潔。

車上的姚誌剛意氣風發,下午他得到了某個通寶籍在京老領導的承諾,而且鐵道部的米主任已經給了他暗示。他的心徹底放鬆,打算帶李潔瀟灑的夜逛京都城,來一趟京都,多少不一要給她買點禮物。女人嘛,不能太小氣。

聯絡辦馬主任卻趕過來說,他通過關係,搞到一個私人會所的入場券,今天晚上有個趴體,會員都是京都名流,並且說除了吃喝玩樂外,晚上還有大明星登場表演雲雲。

姚誌剛有些猶豫,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在京都連根稻草都算不上,跟一群京城名流一起,他得低著頭看著自己腳走路。哪有單獨跟李潔一起當皇上舒爽。

但李潔一聽京城名流和明星,她就興奮的央求姚誌剛帶她去。經不住李潔的撒嬌撕磨,他隻好答應。

下了車,馬主任拿著邀請函,帶著姚誌剛和李潔步入會所。

一邊走他一邊用神秘的口氣介紹,“在京都這樣的私人會所不過是浮出水麵的冰山一角,還有更為龐大的部分還隱在水中,特彆是一些神秘而小眾的會所,不熟的人根本不能進入,有權有錢也不行。”

姚誌剛保持領導的氣態,並冇有搭腔。到是李潔跟著馬主任一驚一乍的問東問西。

待保安檢查了邀請函後,他們三人進入大廳。

推開門的瞬間,三人幾乎同時驚呼一聲。

“哇!”

坐在二樓包廂的郭小洲眼睛瞟向入口處,也不由驚呼道:“他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