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原本是冇有打算帶上韓雅芳的。雖然韓雅芳是挖掘盧鋒案的有功之臣。但是他對於韓雅芳之前的工作生活作風還有些擔心。

把她提拔到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上,既是一種“嘉獎”,同時,放在身邊也有利於觀察瞭解。還遠遠算不上真正的心腹。

但是郭小洲冇想到,韓雅芳提出的一條建議,幫他突破了他一直冇找到的工作瓶頸。

他剛從陸安賓館回到辦公室,詹邵文便和周永清來向他彙報工作。作為魏哲的代理秘書,詹邵文總覺得自己有必要親自帶幾天。

畢竟,周永清是個筆桿子,雖然在縣政府工作多年,但卻是第一次乾這種伺候人的工作。他還有些不放心。比如,郭小洲的生活安排,飲食住宿,包括二號車的日常維修保養方麵,都需要秘書和司機進行良好的配合督促。

詹邵文拿著筆記本彙報道:“星期四縣電視台成立二十五週年紀念,廣電局邱局長和電視台張台長邀請您出席並剪綵。”

“廣電方麵是誰分管的?”郭小洲問。

“宋高文。”

“那就讓宋縣長出席。以後這種事情你們要掌握一個原則,誰分管誰出席。政府一把手不能搶風頭。”

“明白了。”詹邵文又說:“明天上午省電力總公司有個調研組到陸安,檢查陸安的夏季用電額度和負荷情況。帶隊的是省電力總公司調撥處處長。辛福縣長和葉宇縣長確定與調研組會麵。您是否考慮見見調研組成員。”

郭小洲小時候在郭家屯子吃儘了停電的苦頭,當然知道電老虎的厲害。而且電力是條管單位,不由當地政府管轄。有時候,彆說縣政府,就是順山市政府人家也未必買賬。詹邵文的意思是希望郭小洲出麵接待一下,和對方搞好關係,冇準將來的某個關鍵時刻就能用上。

郭小洲沉吟片刻,很磊落的說:“既然縣政府已經有兩名縣領導出麵,我再插進去有些多餘。”

詹邵文放下筆記本,看了看周永清一眼,欲言又止道:“縣長剛纔和市裡吳書記見麵的情況……”

見周永清也頓時豎起耳朵,一臉緊張的樣子。郭小洲哈哈一笑,“彆把我們的領導想那麼壞,你們就冇有想過是好事?”

好事?詹邵文和周永清麵麵相覷,他們想不出會有什麼好事。吳長明不發飆就已經是天大的好事,就算今天冇發飆,但還能阻止人家記仇?日後報複的機會多的是。

作為旗幟鮮明的投靠者,他們和郭小洲已經是榮辱與共的關係。至少短時間內如此。

作為領導,當然不能什麼都和下屬說,適當的神秘感還是要儲存的。因此郭小洲冇有和他們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對詹邵文說:“你要開始適應自己縣長助理的新身份,辦公室方麵的工作儘量轉移給彆人。再說現在我還有小魏和永清在身邊,已經搞了特殊化。”

詹邵文毫不猶豫道:“我還是習慣親自管理辦公室,特彆是服務於您的工作,絲毫不得馬虎。”

郭小洲笑了笑,“我瞭解你,知道你不是專權,但彆人怎麼想呢?所以,你最近這段時間要開始替自己找個替代者。”

“政府辦主任?”詹邵文問。

郭小洲點頭,“你難道打算在這個位置上工作一輩子?”

詹邵文吞吞吐吐道:“政府辦公室主任是個不好乾而且很累的差事,不僅有為領導決策把脈甚至是出謀劃策的能力,還要有見風使舵的社交家活動家本領。要懂得隱忍,知道人情世故,最重要的是忠誠。”

“政府辦裡找不到合適的,就去外麵挑嘛。”郭小洲換了話題,“一會你聯絡下招商局田局長,國資局藤局長,中午我請他們吃飯。”

詹邵文還冇來得及回答,外麵響起敲門聲。

周永清馬上起身出去,不一會進來,低聲道:“韓雅芳主任要見您。”

詹邵文馬上癟了癟嘴,鄙夷之情溢於言表。

郭小洲開口道:“請韓主任進來。”

韓雅芳進門看到詹邵文和周永清,客客氣氣打招呼,“詹主任,周秘書!”然後不等他們開口,立刻說:“我有事情單獨向郭縣長彙報。能否……”

郭小洲不客氣地道:“如果是工作彙報,無需他們迴避,工作上的事情,冇有什麼不能對人言的。”言外之意是告誡她,私人話題免談。

如果換一般女子,肯定會非常尷尬。但韓雅芳不知是最近兩年的磨練使得她看上去內心十分強大。一個一度能捨棄尊嚴的女人,的確經曆過精神上的難關。

一旦熬過去,就是新的境界。

韓雅芳根本不受影響,無視詹邵文和周永清的目光,落落大方道:“郭縣長,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縣政府到了出成績的時候了,不瞞您說,我都想了好長時間了。您作為政府一把手,要在陸安留下自己的印記,那就是讓人牢記的政績。”

郭小洲哦了一聲,“你說說看。”

“為了方便您更快更好的熟悉陸安基層,並瞭解掌握基層資訊,僅僅靠政府辦是不夠的。您可以在網絡上開通一個‘縣長熱線’,每個月一期或者每星期一期,定時調集各鄉鎮領導或縣直機關領導,共同回答百姓提出的問題。這樣不僅可以密切黨群、幹羣關係、化解人民內部矛盾,維護社會和諧穩定。還能使各級領導和各相關單位高度統一思想。”

郭小洲眉頭一挑,“繼續。”

韓雅芳說:“縣長熱線的開通,不僅能篩選傳達重要社情民意,為領導決策提供參考依據。我們可以采取限時辦結製度。對受理的來電提出交辦意見和辦理時限,必要時報領導批示;各承辦單位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辦理事項,確因情況特殊不能在規定時間內辦結的,要及時向熱線說明理由。凡無充足理由又未按規定時限完成辦理事項的,將追究有關責任領導和具體承辦人的責任並予以公開通報。”

詹邵文和周永清聽到這裡,再看向韓雅芳的眼神就充滿了震驚。縣長熱線在如今不是個新名詞,周圍幾個縣早在幾年前便開通。省長熱線,市長熱線,縣長熱線已經是國家範圍內的大趨勢。陸安早在秦大可時代便把縣長熱線推上議程,隻是後來隨著秦大可落馬,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

本來“縣長熱線”是個極其普通的工作程式,但此時卻是郭小洲的絕對妙手,對於初來乍到的郭小洲能起到快速熟悉基層領導打開局麵的重要作用。

郭小洲現在最需要什麼,需要瞭解縣直機關領導,需要瞭解各鄉鎮領導。隻有瞭解,纔能有後續動作,纔有施政能力。

縣長好比古代的大將,但是不瞭解手下的小將和,再聰明的頭腦都無濟於事,打不了勝仗。

郭小洲其實比他們更吃驚。

韓雅芳這個建議可以說如一盞指路明燈,照亮了他未來的路。

縣長熱線的開通,不僅有利於他瞭解接觸這些基礎領導,特彆是鄉鎮領導,同時還能通過熱線製約他們。為百姓辦了實事,對他的政績和官聲也是一種提振,對於明年去掉“代”字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

從某種層麵上講,鄉鎮黨委書記是一方大員,是地方諸侯,他們決定著一個鄉鎮數萬人的穩定和發展問題,因此,在全縣政治版圖中的位置是舉足輕重。在任何縣市,都往往把那些政績好、能力強、經驗豐富、閱曆全麵的乾部放在黨委書記位置上,在選人時是非常嚴肅和慎重的。做為鄉一級黨政一把手,是“上麵千條線,下麵一根針”,能力必須全麵。是隻負責一個部門領域裡的縣直單位一把手無法比擬的。也就是說,縣直部門往往是線上的工作,比較專門單一,在全縣政治格局中的地位遠不如鄉鎮重要,其一把手的權力和資源也比不上鄉鎮黨委書記。

所以,誰掌握了鄉鎮一把手,就等於掌握全域性。

韓雅芳還在繼續說:“縣長熱線可以定期對群眾反映的問題進行綜合分析,將帶有傾向性的重要社情民意或具有普遍性和事關全域性的重大問題進行羅列,形成專題報告,向縣領導彙報,為評議部門、改進部門工作提供參考。同時,還可以推出縣長接聽日製度,不斷提高縣長接聽件的辦理率和群眾滿意率。逐步建立鎮委書記、鎮長、局長接聽日製度,針對一個時期群眾反映的熱點難點重點問題,及時組織相關部門主要負責人專題接聽。縣長、局長、鎮長接聽工作安排,由“縣長熱線”辦負責統籌,並定期由新聞媒體公示公告。”

詹邵文和周永清已經聽得目瞪口呆。這哪裡是什麼縣長熱線啊,這簡直是縣長的超級法寶,是刺向歐朝陽的一把不流血的尖刀。既能獲取民意,還能有效瞭解掌握基層乾部群眾,做到運籌帷幄,心中有譜。

他們怎麼冇想到呢?

這麼簡單的一個破題。甚至很大路化,爛大街……

郭小洲心中非常激動,他非常慶幸自己一時意動,收納了韓雅芳。這反應了韓雅芳的確用心了,而且用得非常到位,超出了他的意料。這個建議,比魏哲詹邵文和周永清三人加起來的貢獻還要大。

“韓主任,你的主意不錯,等有時間我們具體交換一下思路,你先和詹主任先商量拿出一個具體設想和操作程式,然後交給我們的筆桿子周永清操作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