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常規,縣委一把手入住醫院,那麼醫院的這間病房看望的人流肯定川流不息。但郭小洲所在的後林衛生院病房,卻門可羅雀。

以至於連一些不懂官場的護士門也私下交頭接耳,“書記是不是要出事了?”

“聽說出事了,九星村泥石流死了好些人,上頭是要追責的。”

“我說呢,上次一個副鎮長感冒,也有二十幾人過來看望……”

這時,後林鎮黨委書記任強邁著沉重的腳步聲走進衛生院走廊,幾名護士連忙閉嘴。

任強雖然冇有參與郭小洲的私下搜救工作,但他卻一直在全鎮邊緣鄉村指導災害的預防和自救宣傳檢查工作。今天中午才趕回鎮裡。

他步履匆匆走到郭小洲的病房前,忽然收斂沉重的腳步,步伐放輕放緩,一名醫生剛推門而出,看到任強,語氣很恭敬道:“任書記……”

任強手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了一個“噓”的動作,拉著醫生來到走廊邊,低聲問:“郭書記的身體情況如何?”

醫生說:“郭書記由於頭部長時間缺氧而引發暈眩,目前經過治療和休息,恢複情況良好。”

任強的緊擰的眉頭微鬆,“下午出院冇問題?”

“冇有問題的。”

“好!你們辛苦了。”任強轉身朝郭小洲的病房走去,輕輕推開門。

郭小洲平躺在病床上,秘書尤成在窗戶旁的書桌上擺弄著一檯筆記本電腦。看到任強進來,尤成立刻起身,低聲問好:“任書記來了。”

任強衝尤成小幅度揮揮手,“尤秘書好!你們辛苦了。”

尤成身上穿的是周永清從鎮裡借來的一套衣服,穿在身上有些不倫不類,原本白皙的臉色看上去透著疲憊,“我們冇事,辛苦的是郭書記……”

“錯了,受苦的是受災的人民。”郭小洲睜開眼睛,對任強笑了笑,“任強書記來了。”

任強立即上前兩步,殷勤的幫郭小洲豎起枕頭,扶著郭小洲靠在床襯上,眼睛微紅道:“郭書記!我冇能參與您指揮的搜救工作,特地來向您認錯……”

“你有什麼錯?”郭小洲伸出手和任強熱烈地握著,很認真地看著他說:“你來得正好,我有事情找你。”

任強順勢坐在床尾,“您說。”

“你這一天半跑了後林鎮的大部分鄉村,有些什麼感想?”

任強微微一頓,打開話匣子,把他這一天半的檢查宣傳預防和自救工作的情況講了一遍。隨後總結道:“除了九星村的災難外,範河村也有小範圍的滑坡,好在冇有人員傷亡,受損的有十幾畝地;還有壟溝村,有幾座易受損房屋,我們安排人臨時轉移了幾戶居民……”

郭小洲笑著打斷他的話,“未來應該怎麼做?”

任強苦笑著說:“鎮裡以後會安排專人常年在全鄉鎮做宣傳工作,積極預防,完善村民自救能力。”

“就這?”郭小洲緩緩搖頭,“遠遠不夠啊!任強同誌。這兩天我也想了很多。除了瞭解到自然災害這種不可抗拒的因素之外,從政府的主觀工作上也確實存在一些不可忽視的問題,切不可簡單地把責任一股腦推給自然災害了事。如果對九星村這場災難事故認真加以反思,我認為至少有兩條經驗教訓值得深刻汲取。”

“一是政府要篩選出全部易受損房屋和危險地域。並將其列入安全監管的重要內容。人類在同大自然作鬥爭的過程中,必然會受到來自各方麵自然災害的侵害。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是安全生產致力於達到的一種境界。當前,我國氣候異常,極端天氣事件頻繁,由此造成的自然災害日漸增多,有些極易引發事故災難。應該說,任何一種自然災害都是對一個地方、一個單位安全保障能力和應急處置能力的檢驗。”

“二是組織專家在全縣範圍內進行地質大檢查。對有可能發生地震和泥石流的區域進行安全規劃和轉移措施,比如九星村受災點的房屋重建,就不能毫無章法和科學性的在原地址上建幾棟房屋那麼簡單。新建房屋的選址一定要避免再次遭遇自然災害。”

“一些自然災難的發生,究其原因,往往是在自然災害的預報、預警和預防機製上不健全,對災害的嚴重程度估計不足,防範措施不力造成的。如何有效地防範因自然災害引發的各類事故災難,確是各級政府和各有關部門必須認真研究思考的一個現實問題,也是安全生產監管工作麵臨的新課題。因此我們要建立健全政府統一領導、部門與企業聯動的災害預報、預警和預防機製。”

任強臉色有些古怪,嘴巴張了幾下,卻冇有說話。

郭小洲心知肚明他在想什麼,任強一定在想,您現在自顧不暇,馬上麵臨仕途危機,能不能保住書記位置兩說,還操心這些事情?再說,這些工作有的已經超出後林鎮管轄範圍。

但出於對郭小洲的尊重和欽佩,任強還是拿筆做了記錄。

“一些災害一旦發生,有時確實防不勝防。但是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對許多自然災害的預報越來越準確,特彆是天氣預報的準確率越來越高。因此,有些防範措施是可以提前采取,做到未雨綢繆。把握規律,及時防範,有些災害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有些則可以把損失降到最低限度。所以,建立健全自然災害的預報、預警和預防機製,是加強安全監管的一項重要任務。”

“從政府層麵來講,各級政府要在以往工作的基礎上,提高防範自然災害的係統性、嚴密性和主動性,建立健全災害預報、預警和預防體係,組織實現各部門聯動、地企聯合,積極主動地對水庫、涵閘、堤防工程設施、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進行除險加固。同時,還要加強應急救援體係建設,完善應急預案,加強培訓演練,配備救援物資和裝備。在應急救援上要捨得投入,早投入,快投入。要建立專業力量、社會力量以及武警、軍隊相結合的聯動機製。”

“從生產企業來講,各類企業特彆是工礦企業,既要抓好內部的安全管理工作,認真排查治理隱患,同時還要對周邊自然環境可能帶來的事故隱患進行全麵排查,落實防汛、防洪、防透水、防坍塌、防泥石流、防雷電等防範措施。特彆是景華的一些老舊銅礦,必須徹底清查治理,該關停的關停,能治理的治理。一點都不能馬虎。”

任強越聽越糊塗,如果換三天前冇有發生九星村災難,郭小洲對他說這樣的話,也許意味著要把他調離後林鎮,給予他新的擔子挑,管安全生產的副縣長?他的級彆和資曆的確夠。但現在,除非他瘋了,纔有這樣的念頭。

郭小洲的情緒穩定,他又看不出郭小洲有什麼失衡之態。

任強抽空瞟了秘書尤成一眼,尤成亦平靜的在筆記本上打字。根本冇有給他任何暗示或者提示。

“當然,以上的想法不成係統,也不太成熟,都是我個人這兩天琢磨出來的,往後再慢慢規劃……尤成,幾點了?”郭小洲問。

尤成抬起頭,“快兩點了。”

郭小洲起身,“任強,一會我們坐你的車去縣裡開會。”

任強收起筆記本,“冇問題,您看什麼時間出發。”

“十分鐘後。”郭小洲脫下身上的病號服,任強馬上說:“我和車在大門口等您。”

等任強出來門,尤成起身幫郭小洲穿衣,並笑著說:“任強書記今天這腦子肯定一團漿糊,您要提拔他,他還胡思亂想,這事兒……”

郭小洲笑著說,“你是說要告訴他實情?”

“我不敢妄言。”尤成隨後補充了一句,“不過,任書記的人品在關鍵時刻還是有所體現,他是後林鎮永清周鎮長外唯一來看您的後林鎮黨委成員。”

郭小洲淡淡一笑,“他既然能堅持他的原則,為什麼不能堅持最後幾小時?”

您還想試探觀察他唄。這是尤成的心裡話,但他冇敢說。

郭小洲瞥了他一眼,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中所想。開口道:“任強的表現值得我的尊重。我冇有要試探觀察他的意思。隻不過,任強是個直性子,他的臉上藏不住秘密。”

尤成剛想說話,他手中的電話響起,他接聽後,握著話筒,“夏縣長秘書的電話,問您是否參加今天的大會。”

郭小洲說,“你告訴他,我準點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