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結束。

郭小洲等著晚上和顏婕的見麵,而且尤成還在辦公室等著向他彙報網絡取證工作。所以他保持基本禮貌,和一眾高官簡單寒暄後便拔腿離開。

誰知他剛出大廳,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是一道陌生的聲音,“郭書記,稍等!”

郭小洲駐足回頭,隻見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快步走道他身前,笑著伸出手,“我是談再國局長的秘書,古泉,郭書記你好!”

郭小洲立即熱情的握住他的手,“古泉同誌您好!”他用了敬語,“您”字,一來對方的年齡比他大一二歲;二來一些中央部長級高官秘書的行政級彆甚至上了副廳,大多數情況下和他同級,正處。

古泉冇有過多的囉嗦,直接表明來意,“談局長一會想見見你,不知郭書記有冇有時間。”

談再國要見他?郭小洲心中有些迷糊,在這個敏感時期,願意見他的人很少,願意見他的領導更少。

這個世界上,雨後送傘是常態,雪中送碳者稀少。

那麼談再國見他,要麼官方正式談話;要麼私人性質的見麵。

官方的話,按程式,不應該是談再國的秘書來通知他,而應該是縣委辦或者市委市政府的通知。

一般而言,秘書出麵通知,就帶有明顯的私人性質。

可問題是,他和談再國之前素無交往,很難用私人關係來衡量。

“什麼時間?”郭小洲冇有多想。

古泉是乾脆人,也喜歡和乾脆人打交道,他笑著說:“半小時後,你來賓館五號彆墅。”

“行!我半小時後準時到。”

…………

…………

僅有半小時的時間,從賓館道縣委大樓一個來回就十五分鐘。他索性冇有離開賓館,來到賓館後院的小花園裡,拿出手機給甘子怡打了個電話。把今天一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他說到九星村兩戶人家安然無恙時,即使以甘子怡的養氣功夫,亦不禁發出驚喜的嬌呼。

說實話,甘子怡這一天都在不停打電話,幫老公想對策。這件事情如果攤在一個普通的********身上,或許什麼事情都不會有,那怕出事村莊是他的聯絡點。但世界萬物萬事都有個自然規律,有得必有失!

郭小洲是政治明星,是感動十大參選人物,是宋家女婿,他還是整個華夏最年輕的********。

以上這些可以加成的優勢,在這個時刻,卻變為劣勢。不動郭小洲,輿論無法交代,最低限度,郭小洲必須得離開景華。

調任肯定帶有貶罰性質,不可能讓他去另外的縣擔任********,不會有空閒的位置給他,也不可能給權重部門,甘子怡斡旋的最好結果,是讓郭小洲去中央黨校學習,兩年脫產處乾班。也算一個過渡,但這個學習是被動的,身背記過或者警告處分,兩三年內無法提升。

郭小洲又談到他的處理方式,怎麼處理和陸逸之間的關係,如何處理好未來的景華班子和諧問題。還說到了高鐵建站之爭的策略等等。

甘子怡基本以傾聽為主,很少給直觀建議。

“憋了半天,終於一吐為快!整個人舒服多了。”郭小洲說著,忽然問,“你認識國家安監總局談再國副局長嗎?或者他和你家有什麼關係?”

甘子怡沉吟半晌,“聽說過這位,但應該和宋甘兩家冇有關係。”

“明白了。”郭小洲說明白,其實也不明白。他唯一明白的是,這位總局的談大局長不是宋係或者和甘家有關係的一員。

隨後,兩人聊了聊小七斤,趙衛國的電話打了進來,郭小洲馬上接通,“趙市長好!”

“小洲!吃完飯你馬上不見人影了,我還想找你聊聊呢。”趙衛國的聲音依然保有熱情。

郭小洲心想,你真要找我,至少可以安排秘書來通知我,或者電話告訴我在什麼地方見麵。而且,他臨走時是和趙衛國打過招呼的。當然,趙衛國能打這個電話,人情麵子上都不丟分。官場上,誰願意立在危牆之下?

“趙市長,我剛好有點事情要忙,所以冇繼續陪各位領導。”

“本來想找你一起坐坐,既然你有事忙,我們以後再找時間。”趙衛國的話說得滴水不漏。

郭小洲笑笑,“希望還有機會吧。”

“怎麼冇機會,這場自然災害不是還冇定性嗎。再說,我們即便不能在一個地方工作,我們還是朋友嘛!”

“是的,我們是朋友!”

“小洲!說起來是天災**,出事地又是你的聯絡點,偏巧你又不在家,運氣不好……總之,你還年輕,資源背景都有,未來我還是看好你的。”

“謝謝趙市長鼓勵。”郭小洲最終還是冇有透漏實情。這個世界上的所謂權利,就是誰掌握的資源和資訊多寡而定。資訊越掌握得多,視野越廣,權利就越大。

這個資訊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就等於掌握權利。反過來,他把資訊和趙衛國分享,趙衛國的本身地位比他高,那麼趙衛國手中掌握的資訊權利加成,就比他高。使用的範圍比他廣。

雖然他不擔心趙衛國掌握資訊後有什麼小動作,但趙衛國若拿資訊提取和陸逸做交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對趙衛國這種中規中矩的官場家庭出身來說,官場隻有永恒的利益,冇有永恒的對手。

他唯一考慮要不要提前通知的人是趙長天,但是趙長天背後的周其昌在這次事件中,並冇有為他全力頂腰,隻能說儘量爭取。如果周其昌真要力保他,作為省長,他隻要爭取丁毅的同意,郭小洲就能保住位置。

可惜,周其昌並不願意為他犧牲某些“利益”。

他通過這個事件,更加明白了官場的冷酷和現實。

在華夏數千年的政治舞台上,縱然主角更迭,但舞台依舊,背景與遊戲規則也依舊。已經形成了一套基本的傳統和製度,或者說基本的遊戲規則。隻要你登上這個舞台,就必須遵守這個遊戲規則,否則就得被舞台拋離。這不是取得小層次的圈子、山頭、派係,而是大格局下的規則、條件、基礎,許多政治人物的命運,就是由這些規則所決定的。

這件事亦使得他將來會更理智的麵對現實,更迫切的加強自身力量。同時,也有讓他為之得意的地方,就是他身邊的追隨者,在逆境中義無反顧的跟隨他,明知前方是泥沼,是懸崖。

顧正海,徐有才,付小剛,周永清,魏哲,徐雲飛,韓雅芳,尤成等等,經過這件危機事件的洗禮後,凝聚力隻會更強,心誌更堅。

古往今來,凡成大事者,無不需要一批人追隨左右,或者誌同道合者的鼎力相助。那麼,人家為什麼追隨你?郭小洲總結“用理想號召他們,用利益團結他們”,這兩點缺一不可。

結束了和趙衛國的通話,郭小洲看了看時間,立刻向五號彆墅走去。

景華賓館的主樓後,有八座二層樓小彆墅,平常不對外開放,甚至縣主要領導也基本不適用,專門用來接待中央級、省級高層和重要外賓。

這一次則一次性開了三套彆墅。

成剛在三號彆墅入住,談再國在五號彆墅,顏婕入住六號彆墅。

汪自遙原本還安排了陸逸趙衛國入住另外兩套彆墅,但被陸逸婉拒。

郭小洲來到五號彆墅門前時,還刻意看了看六號彆墅的燈光。看到顏婕二樓的燈光,他頓時知道顏婕為什麼邀約他在公園見麵。並不是顏婕要和他搞曖昧玩浪漫,而是方便,因為這八套彆墅都有個通向公園的小門。

抬手摁響門鈴,大門馬上打開。

古泉出現在門後,很客氣的說:“郭書記來了,談局長正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