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墅的客廳大得超出郭小洲的想像。足有七十平米,而且客廳還通向陽台花房、健身房、麻將室,左右分佈著餐廳和小酒吧,一應俱全,應有儘有。

即使郭小洲知道彆墅的配置應該很高檔,但他親眼目睹,還是有點兒吃驚。

談再國背對著他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一份報紙還是檔案在看。

古泉把郭小洲迎到沙發坐下,倒了杯茶,也冇多說什麼,就悄悄退了出去,隨手關上房門。

古泉剛離開,談再國便摘下眼鏡,放下手中的報紙,抬頭看向郭小洲,“小郭書記,是不是有些意外我們的見麵。”

“實話實說,的確有點兒……”郭小洲態度不卑不亢。隨意中有保持下級對上級領導固有的禮儀。

“嗬嗬!你本人比相片中更有精神。聽說你喜添貴子,恭喜你!”

“謝謝談局長!”郭小洲知道談再國把他請過來,肯定不是為了閒聊。他雖然習慣掌握談話的主動權,但在這個高級領導麵前,卻冇有這個資格。

“我三年前來過景華,當年我在地方工作。景華的改變不小,聽說都是小郭書記到任後的改變。”

“您過獎了。景華如果有改變,也是時代前進的需要和腳踏實地的發展,更是景華領導班子的努力結果。個人,談局長!這個時代其實是不需要個人英雄的。”郭小洲一邊說一邊揣摩著談再國邀請他過來的目的,但領導不介入正題,他隻好陪著談再國東扯西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談再國隨意而又不失風度的談到了郭小洲的陳塔模式,談十大感動人物評選,甚至談到了郭小洲在陸安和周康太和的一些工作情況。

這讓郭小洲渾身警惕,他不知道談再國是在警告他,我對你瞭解很透徹,談笑中先給他壓力,然後在高壓下介入正題?

果然,談再國話鋒突轉,“小郭書記怎麼對災害事故的定性那麼有信心?”

問這話時,一直眉宇清淡的談再國眸子閃爍著探究的異芒,彷彿要看透郭小洲的內心。

到底是部委高官啊!單憑他和周永清在會議上的神情語言,就敏銳的察覺到其中有什麼貓膩。郭小洲此時處於兩難境地,說實話吧,他不知道談再國帶有什麼目的;不說實話吧,事情明天曝光後,連帶談再國也許要被打臉。他不想毫無來由的得罪這麼一位手握實權的高官,況且談再國除了位居安監總局副局長高位,還有箇中JW委員的頭銜。不管是前一個還是後一個頭銜,都不是他目前能得罪的。

如果他要想追求更大的發展,眼前這個人就更加不能得罪。

於是,他開口道:“談局長,我晚飯後剛收到一條訊息,九星村兩戶受災群眾,災害發生時,他們兩家十三口人根本不在家,而在十幾裡遠的親戚家趕人情去了……”

他省略該省略的,把事情前後說了一遍。

談再國聽得眉頭連挑,看向郭小洲的眼神更加充滿了玩味意味。真是剛收到的訊息?他表示非常懷疑。因為在下午的會議上,他觀察到不管是郭小洲還是他的那位下屬周永清,在麵對一眾高官時,在自然災害定性上,也就是在死亡人數和死亡率上,是非常有底氣的。這種底氣,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它發乎內心,通過語言和神情氣勢散發而出。

當然,他也不會直接點破郭小洲。不管在官場還是社會活動中,動輒把對方剝得赤果果的,是種不成熟的表現。

“嗬嗬!小郭書記的運氣好到逆天了。”談再國的心情也放鬆下來。說實話,他這次下到地方也是帶有一定壓力的,首先是責任的認定。安監總局已經與氣象等部門建立了溝通聯動機製,在得到氣象、海洋、地震等部門提供的極端氣候預報資訊後,安監總局調度中心應該立即通知相關省區、轉告轄區內各類企業和居民提前做好防範工作。得到相關部門的預報資訊後冇有及時通知下麵的安全監管、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是總局的責任;總局通知了,下麵的監管監察機構是冇有及時告訴當地政府和居民、企業,則是下麵監管監察機構的責任;政府方麵得知後冇有立即啟動防災預案的、企業得知後該停產不停產、該采取防範措施不采取的,要追究政府和企業的責任。總而言之,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就追究那個環節的責任。這是******剛啟動的一套責任製度。

這一次景華泥石流,如果真死亡了十三口人,要真正按程式追究責任,景華縣委縣政府固然要追責,安監總局也逃脫不了。因為,在春節期間,安監總局得到過氣象部門的通報,但是值班的兩個年輕人卻一時疏忽,冇有及時向西海省和景華政府和安監部門下達通知。等第二天準備下達通知時,景華已經發生了泥石流事件,並造成重大人員損失。

但是這一套追責程式,暫時還不被地方政府熟悉,可是安監總局的領導們卻非常頭疼。一旦確定了十三條人命的死亡,******的相關安全部門會介入調查,國家安監總局也會有人為此倒黴。

所以,除了郭小洲,安監總局是最不想看到出現生命事故的部門之一。

現在的結果,對郭小洲和安監總局來說,是皆大歡喜的局麵。

談再國同時還有另外的壓力,就是圍繞著郭小洲的博弈,有兩方麵的人找過他。一方麵是熊黃兩家的人打招呼,希望他出重手,徹底摧毀郭小洲的仕途之路。另一方麵的人來自宋甘兩家,甚至還有耿辦主任石常明親自給他打過電話。

雖然這幾方麵打招呼的人的語氣很模糊,充滿了暗示,但實際上就那麼回事。一方麵要打壓,一方麵希望保護。

他原本已經下了決心,讓郭小洲背鍋扛罪,從而讓安監總局暫時從責任中解脫出來。但是,他後續不僅要麵對宋甘兩家以及耿辦有可能展開的報複。而且安監總局的後續責任也是個問題。隻是,他已經冇得選擇,因為總局調度中心是他的分管工作,他得先自保,然後再考慮之後的隱患。

目前這樣的結果,對他而言,是最好的結果。他無需得罪任何人,秉公辦事即可。即便是熊黃兩家,也無法指責他。

“謝天謝地!雖然結果不壞,但我們景華還是要引以為戒,提高防範自然災害的係統性、嚴密性和主動性,建立健全災害預報、預警和預防體係,做到有備無患。同時要敬畏大自然,尊重大自然,大自然纔會尊重人類。我們的工作依然任重道遠。”

“喝茶!“談再國親自給郭小洲新增茶水。

郭小洲有些受寵若驚的起身搶著倒水,“我來,我來……”

談再國也不客套,他緩緩落座,輕聲道:“耿辦石主任給我打過招呼,儘量在責任範圍內予以方便。嗬嗬!這樣的結果更好不是。”

郭小洲想到石常明,心中微微有些感動,雖然石常明冇有打電話安慰他,但卻無聲無息的在背後幫助他。這樣的朋友,值得深交。

“我欠你一個人情。說吧,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談再國說。

郭小洲還真不知道素無來往的談再國欠他什麼人情,但他又不方便直接問,隻能把疑惑藏在心底,沉吟片刻道:“九星村災民不在家的訊息,明天早上纔會曝光,在曝光之前……”

談再國乾了一輩子基層工作,立刻心知肚明,知道郭小洲有些想法,“我今天晚上什麼都不知道。”

郭小洲笑了,他冇想到談再國居然如此配合,“我還想請安監總局給予救災重建方麵的支援,包括宣傳上。”

談再國用讚賞的目光看著郭小洲,“明天安監總局會在景華開一個新聞釋出會,對自然災害做個權威性的定性,並且對救災有功人員,給予通報嘉獎。”

“謝謝談局長!”郭小洲說這句話時,心中感激的是石常明,他以為談再國的配合和支援是來自耿辦的力量。實際上,是談再國本人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