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郭小洲釋放出了全部激情和壓力。

三度折枝。

左雅雖然不堪征伐,但仍然纏綿無限,一宿都緊緊摟抱著他,不捨分離片刻。

早上,郭小洲悄悄起身,下樓時雙腿微微發顫,幾乎一個趔趄栽了個跟頭。足見昨夜的“戰鬥”之苦。

來到街上的早點攤,要了豆漿燒餅,坐在攤前慢悠悠的喝著豆漿,聽早點攤上人們的閒聊。

這兩天,民眾關心的內容莫過於自然災害和郭書記的逆天運氣,以及隔壁縣的縣長SP。

這些八卦新聞有的傳得毫無邊際,郭小洲像聽聽天書似的。

不過,有一個八卦卻讓他豎起耳朵。

“你知道嗎?通寶縣的高鐵項目已經被省裡取消資格。”

“哪聽的?靠譜嗎?”

“怎麼不靠譜,我表叔在通寶縣委工作,昨天下午省領導親自向他們書記宣佈的。”

“那咱們景華是不是有戲了?”

“當然,現在隻剩下咱們景華一家了……”

“有這樣的好事?”

“咱們景華如果通了高鐵,那可就大發了……”

“手裡有點閒錢,趕緊買房,房間肯定飛漲……”

“可不是麼,XX縣去年通了高鐵,當地的房間半年漲了一千多,現在仍在上漲,我姐現在後悔死了。手裡的房子處理早了。”

郭小洲放下碗筷,心中開始惦記著如何抑製房間上漲過大過快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必須及時提上政府議事日程,否則,等高鐵站落戶景華的訊息一釋出,哪怕高鐵建站啟動還是一年後的事情,房間就已經不受控製。到時,他怎麼去說服章宏他們,畢竟商人逐利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就是目前,冇有市場利好訊息的情況下,景華舊改工程啟動後,房價已經在緩慢小幅度的增長。

當年在陳塔,就有房價暴漲的情況。隻是,景華和陳塔不同。陳塔當地居民可以說大多發了土地財,真正買房置業的都是外來投資或投機商戶。因此,郭小洲當時,冇有著手抑製房價。

去了陸安後,因為陸安當時的化工汙染嚴重,房價低廉,更無須政府抑製市場。

可是,景華不同。首先,景華的民眾大部分都不富足,一旦房價飛漲,苦的就是普通百姓了,為瞭解決住房問題,往往需要兩代人、甚至三代人去為之奮鬥。

而景華目前的經濟已經在發生改變,郭小洲相信,讓大多數景華人富足起來,是遲早的事情。那麼景華的經濟就要和房價相匹配。漲是趨勢,也是必然,誰也阻止不了,但要循序漸進的漲,要符合當地居民收入。

郭小洲在半年前就研究過房事問題,他查閱了不少資料,包括各地政府采取的一些措施。雖有成效,可還是力度不大。他根據經驗總結了兩點,一是政府大量推出廉租房,租房的房價低於市麵行情,就會抑製靠房子養房的人了。養房等於虧本,誰還敢買許多空置的房子。二是推出大量的經濟適用性住房。

如果措施得力,對於抑製那些投機者,將是極為有力的武器。

沉思間,他走進了縣委大院。

幾名保安在他走進去的瞬間,個個都挺直腰桿,用眼神向他敬禮。

身後,傳來幾輛小車駛入的聲音。

郭小洲讓過一邊,等身後的車輛通過。

但是,身後的車輛卻在他身後驀的停下。

顯然都看到了他,不肯逾禮。

“郭書記!”

“早安!郭書記!”

“郭書記,池大海呢,怎麼冇去接您?”

隨著“乒乒乓乓”的關門聲,夏進勳,汪自遙,顧正海等三人齊齊下車朝他走去。

這個情景把幾名保安看得一愣一愣的,他們中間有的人已經擔任好幾年的保安了,在陶南主政時代,或者李紹發時代,這兩任********算得上強勢的,但絕冇有郭小洲的威風。

大家不敢想象,縣長副書記們一個個如此敬畏這個年輕的書記。

而且不是戴麵具裝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敬畏。

實在是郭小洲的威望太高了,太逆天了。

“夏縣長,自遙同誌,正海同誌,早上好。”郭小洲等在原地,和走過來的三人一一握手。

握手的過程也有看點。

郭小洲伸手的距離很近,稍微伸了點,而不管是夏進勳還是汪自遙,都把自己的手伸得筆直。

“郭書記!想必您也知道了,景華終於盼來了好訊息,值得慶賀啊!”夏進勳感概的說。

郭小洲看到了夏進勳眼中包含的喜悅。經過“自然災害”事件,郭小洲對夏進勳是越來越有好感了。

他發現,夏進勳最大的特點,就是低調,能夠認清形勢,有大局觀,在大是大非麵前有自己的原則。對自己,對他人,定位都比較準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他都不會和一把手發生劇烈衝突。這也是夏進勳在景華屹立不倒的原因。

說實話,夏進勳的特點適合擔任書記,而郭小洲自認為自己的特點是搞經濟工作。

“是啊!夏縣長,景華的好時代來臨了。”郭小洲說。

汪自遙大拍馬屁,“都是郭書記領導有方,方方麵麵的工作都做得極為細緻。我昨天才知道,原來書記一直都未放棄高鐵項目,勞心勞力運籌帷幄,所以纔有高鐵的喜訊。”

這話還真算不上拍馬屁,冇有郭小洲的執著,景華估計早就被通寶PK掉了。

郭小洲笑了笑說,“如果說有功勞,都是縣委縣政府的功勞,是一直奮戰在京都第一線的同誌們。”

顧正海擔心意外,提醒道:“今天上午應該會出結果,在結果冇出來前,是不是不宜……”

郭小洲知道顧正海的性格就是沉穩。這也不算壞事,這樣的性格雖然缺乏魄力和果敢,但如果放在監督者的位置,會是看家的最佳人選。

“對!正海同誌提醒得對,我們都有些得意忘形了。”郭小洲展開自我批評。

夏進勳也跟著表態,“是啊!我們的確不能過於忘形。一會我讓政府辦發一個通知,在結果出來前,所有的大樓工作人員,包括領導乾部,都不能談論高鐵項目的事情。”

連郭小洲都這樣表態了。雖然汪自遙覺得冇有必要,但他還是跟著表態,“應該!應該的!”

四名領導走上台階時,夏進勳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郭書記,市政府陶市長九點抵達我縣,召開一個災害總結會議,介時,我縣全體縣委常委出席。”

郭小洲點點頭。

“一會我和自遙同誌去迎接。”夏進勳觀察郭小洲的表情。

郭小洲毫無表示。

夏進勳便知道,郭小洲不表態等於表態,他是不準備去迎接陶南了。也就是說,郭小洲不打算和陶南握手言和。

如果換了夏進勳,在明知陶南要在大會向自己道歉的情況下,肯定會去迎接陶南。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真得罪了陶南,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當然,他心中暗歎,恐怕整個西海省,有這個底氣打臉上級領導的,除了郭小洲,彆無分號。他同時也明白,景華從今天起,徹底進入了郭小洲時代!

當然,他並不排斥這樣的結局。既然郭小洲是搞經濟的高手,他這個縣長不介意全力配合,出了成績,總少不了他的一半。跟著沾光就是。

顧正海習慣性的跟著郭小洲走進辦公室。尤成和魏哲徐雲飛都在等待他的到來。

郭小洲人還冇有走進自己的房間,便開始下達命令,“正海,你馬上安排一下,下午我去麻海海繡產業園和當地和乾部開個動員大會。要抓緊時間啊!景華以前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必須快馬加鞭的趕上去。”

顧正海應聲道:“我馬上去安排。”

郭小洲看向徐雲飛,帶著半調侃的語氣道:“徐主任,從今天起,你也不用整日待在我辦公室受我的折磨了,一會你就可以返回舊城改造指揮部。舊城改造是我縣開年第一炮,隻能打響,放了啞炮,你就給我走人。”

徐嶽飛本想調侃幾句,見郭小洲後來的神情嚴肅起來,隻得應聲答應,壓下心頭的鬱悶,暗暗腹誹,這樣的喜慶日子,還板著一張臉。

“還有你,魏哲,你的工作也要抓緊。你們都是我身邊的人,就得付出比彆人更多的努力。”不等魏哲介麵,郭小洲對尤成說,“馬上給我接通省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