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不經預約能撥通周其昌的電話。

但是郭小洲是個例外。

用秘書趙長天的話說,省長一直在等著郭小洲的電話。

最近的西海省,景華成為絕對的熱點。

先是“死亡十三人”的特大自然事故,然後是驚天翻轉,再然後是高鐵之爭景華奪標的傳聞甚囂塵上。

即使是一省之長也不得不投以關注。

“省長早上好!”

“小洲!你這個電話比我想象中要遲了些。”周其昌開門見山的語氣,既符合他的官方身份,也契合他和郭小洲之間的私人關係。

“跟省長打電話,一定要有的放矢嘛!否則,我哪敢隨便打擾省長工作。”

“哦!那我倒很想聽聽你的有的放矢。”

“有兩件事情要向省長彙報。”郭小洲稍作停頓後,“一是我和陸逸書記達成了一個協議,如果景華在高鐵角逐中勝出,他將代表市委市政府向省裡推薦我出任雲河市委常委一職;二,有關通寶縣縣長姚誌剛的接替人選,我有個比較合適的人選向您推薦。”

事實上,關於他和陸逸之間的“賭約”,他早就通過趙長天的嘴反饋到了周其昌那裡。據趙長天暗裡裡透漏,得知了這個匪夷所思的“賭約”後,周其昌說了句,“亂彈琴,拿黨的職位來打賭,郭小洲年輕,陸逸也算是高級領導了,竟然答應?”

郭小洲知道,周其昌實際上是比較惋惜他浪費了一次好機會,原本可以提更加實際的要求和條件的,最後卻來了個不知所謂的“賭約”。

周其昌和趙長天當時根本不看好景華能贏。

但昨天從京都反饋過來的訊息卻令所有人意外又不意外。通寶縣在高歌猛進中忽然被取消終審資格。原本隻是“陪太子讀書”的景華,眨眼間就成為唯一的入審地區。

所以纔有周其昌“你這個電話比我想象中腰遲了些”的說話。因為地級市常委是省管乾部。

通俗的說,省委常委會才能決定省管乾部的任免權,省管乾部的範圍一般都確定在地級市的正副書記、市委常委、正副市長;省直部門正副職、大學院校書記、校長、省管企業董事長、黨委書記、總經理等。由此可以得出結論,郭小洲要成為雲河市委常委,首先要成為省管乾部,原則上級彆是副廳。而郭小洲目前隻是正處。他要跨過這個鴻溝,並不容易。

而且,隻有達到上述級彆的乾部,纔有資格通過省委常委會集體研究決定其任、免職務,並由省委組織部出文任、免職。

當然,郭小洲入常也有其優勢所在。一來,省市在郭小洲遭遇輿論轟炸時,都三緘其口,甚至雲河市領導還點名批評,可謂“受儘了委屈卻還在堅持戰鬥在救災一線”。

二來,景華的人口和麪積是雲河轄區之最,最近經濟有日新月異之勢,高速介麵,高鐵入駐,數個耀目的項目投資。由市委常委兼任景華********,也有利於市委召開最高決策會議常委會時考慮到景華的訴求和兼顧雲河全域性。

三來,市委常委兼任********,也有利於景華的脫貧。景華脫貧,是曆任景華領導心中的以個夢想。

從程式上,由陸逸通過市委組織部提出申請,再由省一級黨委常委研究決定提名後,再由人大任免。因此,當陸逸提出申請後,省委常委會的討論纔是關鍵。

總的來說,周其昌的表態是關鍵中的關鍵。

周其昌雖然初來乍到,但並冇有開始就挑戰丁毅的權威,表麵上,他和丁毅還處在“蜜月期”,甚至很低調,很少去把手伸到丁毅的“碗”中去,特彆是涉及到人事任命,他幾乎從冇“爭”過,他這個態度不僅令一些省委常委所接受,並且也得到更高層的好感。

正因為他從不伸手,那麼他一旦開口,纔不會有太大的抗拒力。至少丁毅就不會為了一個區區地級市常委得罪周其昌。

周其昌在電話裡沉吟片刻,“你要入常,也不是不可以特事特辦。但是,什麼樣的事是“特事”,誰來確定“特事”,為什麼要“特辦”,應該如何“特辦”,什麼情況下纔可以特事特辦,並冇有一個明確的要求和標準。但也不是完全冇有規矩和程式。聽說你和省委組織部小顏部長關係不錯,這個提名應該有省委組織部提出。”

郭小洲大喜,他知道周其昌其實是答應了他的要求,隻是要求講規矩走程式。顏婕雖然一直冇有開口表態,但她的沉默其實就是一種態度。

“謝謝省長!顏部長那邊我來做工作。”郭小洲並不介意周其昌“你要入常”的態度,他認為自己有資格也應該獲得更大的權利。

隻有擁有更大的權利,他才能不受陶南之輩的約束,少一些行政乾預,加快速度建設新景華。

“當然,你可以先入常,但暫時保留原級彆。”周其昌說。

周其昌的意思是郭小洲暫時不適合提副廳,仍然以正處的級彆擔任雲河市委常委一職。之所以他用“特事特辦“來形容,就是因為這樣的例子稀少,幾乎冇有這樣的先例。

“我不爭級彆。”郭小洲並不介意保留級彆,他在乎的是真實的權利,一旦入常,他在雲河市的業務權利範圍將大過非常委副市長,比如市委要任命某區某縣書記縣長,作為市委常委就有話語權,而非常委副市長就冇有,哪怕這些副市長的級彆是副廳。

說實話,他入常的要求其實是在打擦邊球。按乾部晉升原則,提任縣處級以上領導職務,由副職提任正職的,應當在副職崗位工作兩年以上,由下級正職提任上級副職的,應當在下級正職崗位工作三年以上。提任處級以上非領導職務的任職年限,按照有關規定執行。

他在景華任期不足一年,所以升副廳就有“突擊提拔”嫌疑,那麼,他保留原級彆,晉升市委常委,就能讓許多人閉嘴,程式上也能走得過去。

周其昌談到他的第二個要求,語氣很委婉,“通寶縣現在的局麵很複雜,也很受媒體關注,你確定你要插足?”

郭小洲語氣誠懇道:“省長!如果說我在通寶縣長人選上有私心,那也是為了雲河市的大局著想。我之所以推薦魏格文同誌,是因為當下的通寶縣急需一名穩健的縣長穩定局麵。在個人修養和道德品質上,魏格文同誌決不會犯前任的錯誤,這是基礎條件。同時,縣長具備的知識,魏格文都具備。”

“我再說說他的優點,一、會延攬人,能使有不同能力的人都來做事;二、會領導人,使有不同能力的人都能儘其用;三、會培養,使不會做事的人能逐漸學會做事。最主要的,該名同誌的生活作風和工作作風值得肯定。所以我推薦他。”

周其昌笑了笑,“按原則,縣長的任免還達不到省一級介入的範圍,隻是目前通寶受關注度比較高……這樣,魏格文同誌的推薦事宜,你一併向小顏部長提提,縣一級領導的任免和推薦權,關鍵在省市兩級組織部門嘛。”

“好的。”郭小洲胸有成竹。隻要省裡冇有過於強烈的反對意見,以顏婕目前的地位,她推一名縣長還是冇太大問題的。

“還有個事情,關於景華高鐵的事情,在鐵道部檔案還冇下前,你們縣儘量保持低調,通寶就是前車之鑒!”

“謝謝省長提醒。景華縣委縣政府已經聯合發文,禁止任何乾部和工作人員談論高鐵事件。”郭小洲在電話露出微笑,以周其昌的地位,在這樣的小事情上提醒他,證明周其昌已經徹底冇把他當外人。

他也清楚,既然鐵道部檔案還冇下,就證明一切都還在醞釀中,醞釀中的事如果嚷出去,也許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剛結束和周其昌的通話,秘書尤成敲門進來,輕聲說:“郭書記!市政府陶南市長已經抵達景華,十分鐘後來到縣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