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逸考慮了很久,決定在常委會召開前,先見一見郭小洲。

按慣例,作為********,他應該和新晉常委進行一次例行談話。對常委委員的職責進行有必要的闡述。

實際上,任何新任常委都會發一本《議事規則》小冊子,詳細介紹委常委議題程式和相關規則等等。比如“規則”第一條就是“堅持集體領導、民主集中、個彆醞釀、會議決定”的原則進行決策”。

而且郭小洲本身就是縣委常委會的召集人。但是程式還是要走的。

星期一早上八點半,郭小洲應約來到陸逸的辦公室。

“郭書記來了!”陸逸的秘書胡明非常客氣迎上前。哪怕見普通的副市長都冇有這個態度。

“胡主任好!我來見陸書記。”郭小洲主動伸手。

胡明對這個敢捋陸逸虎鬚,敢打臉陶南的年輕書記心中非常忌憚,按“同仇敵愾”的原則,他對郭小洲自然是冇有任何好感的。但表麵上,他卻保持了極其友好的姿態。

“我馬上通知陸書記,請稍等。”胡明敲門進入陸逸的辦公室,一分鐘後出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小洲同誌來了,請坐請坐!”陸逸的態度比較客氣,親自從辦公桌後迎出來,與郭小洲握手寒暄,臉上的笑容好像他們之間從來冇有過摩擦。

“陸書記好!“郭笑著亦含笑問好。

握手後,陸逸微笑著先坐上沙發中央,郭小洲等陸逸先坐定後,他纔在右側的沙上坐下,坐姿相對比較端正。雖然他和陸逸不太對,但上下級該有的禮儀他必須遵守,這是規則。

陸逸心中對他再次看高一眼,不管做人還是做官,都必須講原則。有些東西是誰也不能顛破的。如果郭小洲神情舉止不守規矩,他不會多麼生氣,隻會瞧不起。一個連起碼規矩都不懂得遵守的人,還能走多遠?

胡明給兩位領導奉上紅茶後,便默默退了出去。

陸逸看著郭小洲,笑著問道:“來的路不好走吧。”

郭小洲回答道:”景華到雲河的路正在拓寬,半條路封閉,路上稍微有點小堵,不過等路完工後,時間會大大縮短。“

“是啊,雲河的公路交通逐年得到發展提高,為發展國民經濟和人民生活增添新的希望。景華以前的交通是拉了雲河後腿的,但是最近大有迎頭趕超的趨勢。高速,高鐵入駐景華,加上景華生態綠色農業經濟建設的契機,可以不斷提升景華的輻射帶動能力、大力推進景華城鄉繁榮發展。”

郭小洲很公式化的說,“都是省市領導的大力扶持提攜,景華纔有今天的局麵。”

陸逸敏感的注意到,郭小洲冇有使用“成績”這個詞語,而是使用了“局麵”二字。就語言能力來說,滴水不漏。

“嗬嗬!”陸逸拿起茶幾上的一盒煙,彈出兩支,遞給郭小洲。

郭小洲稍微愣了愣,抽出一支,然後拿起茶幾上的打火機,起身先給陸逸點上。

手中有了香菸,彼此抽來抽去,也少了一些尷尬,經營出一種寬鬆的氛圍,至少冇有那種劍拔弩張的味道。

兩人開始談到家庭和孩子,冇有再切入工作內容。

郭小洲一直在想,陸逸趕在市委常委會召開前見他,肯定是有什麼方麵和他溝通。高新區新任管委會主任人選?

關於今天要討論的三名候選人,他這幾天通過自己的渠道有些瞭解。

第一候選人是東陽區常務副區長宋將軍,這個人在東陽區非常有名,工作作風紮實,素以大膽倔強著稱。目前東陽區最火紅的企業三江航天,就是他一手引進的,據說當時他硬是在航天部蹲點半個月,才“磨”來項目落地東陽。項目簽約時,時任********古壽山感概的說了句,“宋老倔還真把項目給倔來了。”

於是,宋老倔這個外號便出了爐。說“老倔”,其實宋將軍並不老,今年才三十六歲,但屬於“大器晚成”之類,二十九歲時,他還和人爭正科失敗,後來陸逸“慧眼識珠”一手把他提撥起來,七年三大步,從副科躍入正處。

第二名候選人是區委副書記米海山,這位副書記算是東陽區的老資格了,從以前的東陽鎮到後來的東陽區,他是從冇有離過窩,為人謹慎,算得上兢兢業業,但突出的成績冇有,人緣很好。推薦人是市委副書記文句容,再加上組織部長葉擎宇,呼聲不亞於宋將軍。

第三名候選人就是趙衛國屬意的人選,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言國章。這位仁兄在市政府的口碑不算好,作為雲河前接待辦主任,為人圓滑,善於鑽營,隻是陸逸一直看不上他。這次,他終於投靠了趙衛國。而趙衛國也必須要選擇一個自己人在東陽區和高興區替自己發聲。

在郭小洲看來,關係是關係,工作是工作,他雖然和陸逸不合,甚至某種程度上是對頭,但在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卻容不得派係之爭。

米海山過於“穩重”,善於“和稀泥”;言國章從未展示過他的掌控力,經濟方麵更是從未涉足;郭小洲真正看好的人是宋將軍。

哪怕陸逸不跟他打招呼,他在常委會上的票也會投宋將軍。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陸逸自始至終冇有談及候選人,短短的二十分鐘,就像兩個老友閒聊一樣,茶喝了四水,各抽兩支菸。然後胡明進來小聲提示,五分鐘後將召開常委會議。

陸逸起身,郭小洲跟著起身。

陸逸很輕和的邀請說,“一起去。”

郭小洲知道規矩,常委會議,一般********是最後一個入場的,雖然冇有明文規定先後順序,但這個規則基本適用省市縣各級常委會議。他也不能越位。

告辭之後,郭小洲走向市委第一會議室。

走路的過程中,他忽然醒悟,陸逸為什麼在常委會前會見他,但是又不涉及正題。原因很簡單。陸逸也許算定他說服不了郭小洲,那麼他索性不提,但是他見郭小洲的事情,肯定瞞不過趙衛國和彆的常委。而且會麵的時間卡得恰到好處。彆人不知道他和郭小洲之間的會晤結果,而且時間上也來不及打聽,這樣就會讓趙衛國文句容等人產生兩個誤區。

一是陸逸有可能說服郭小洲投宋將軍一票。陸逸本來在常委會上勝麵就大,加上新晉常委郭小洲的一票,那麼鐵定握有勝盤。這對******就是一種誤導,既然陸逸勝麵在握,我們何必當惡人。

另外一層意思就更為高明。他要在趙衛國和郭小洲之間種一根刺。這根刺也許不會左右目前的局勢,但是有很大可能讓郭趙之間開始產生隔閡與猜忌。

難怪離開時,郭小洲感覺陸逸的笑意中帶有一絲淡淡的狡猾和得意。郭小洲不由苦笑搖頭。這是陸逸的陽謀。可是,他卻無法破局。他畢竟和趙衛國之間不是那種“鐵”哥們之間的關係。加上彼此的身份和位置,很多事情隻能意會不能言傳。他難道能對趙衛國說,陸逸見我,是要在我們之間種刺?這不是他們這個層次之間的人能說的話。

最主要的是,他在接下來的常委會上,肯定會投宋將軍這一票。這更加會加重趙衛國的猜忌之心。

這是一個鐵陽謀。明知道陸逸的套路,卻無能為力。

現在隻能期待趙衛國的政治智慧和閱曆能超越狹隘。

但是,根據郭小洲對趙衛國的瞭解,他很難有所期待。除非現在再給他二十分鐘時間,他再去市長辦公室拜會趙衛國。

可惜,陸逸的算盤很精。根本不給他任何時間和機會。

剛走到會議室門前,他的手機響起。

一看號碼,是魏格文打來的。

他馬上接通,“魏哥好!”

“小洲你好!我已經啟程去大湯縣的路上,估計一小時後就能見到大湯的柯縣長。”

“我應該能在中午趕過去,魏哥你先和老柯泡湯,中午一起喝幾杯。”

“好的,小洲,謝謝的話我就不說了,反正,以後有任何事情,隻要我能辦到的,決不推諉。”

“汗!魏哥,我們之間無需說這種話。”郭小洲說話間,看到先後出現在走廊上的趙衛國和陸逸,他立馬說:“我馬上要進會議室,中午見麵再聊。”說完,他掛斷電話,把手機調成震動模式,邁步進入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