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走進會議室,便看到裡邊已經坐了**個人。這些人裡,郭小洲最熟悉的應該是市委常委、副市長陶南。其他的市委副書記文句容,組織部長葉擎宇、政法委書記康泰來、市委秘書長鹹楊、紀委書記伊新東,統戰部長莊子福、常務副市長農家貴、宣傳部長敬弈,都隻是在一些會議場合照過麵而已,大部分還冇有直接交流過。

看到郭小洲走進來,陶南的目光中露出一抹寒芒,然後帶著毫不掩飾的恨意轉過頭去。他這次在景華出儘了洋相,都拜這位郭書記所賜。回到雲河後,他感覺每個看他的眼神裡都有嘲笑意味。雖然一群嫡係下屬依然保持忠心,輪流接他出來散心,但他不知道是敏感還是多疑,總似乎看到下屬眼中的同情味道。似乎他已經成為一頭年邁的雄獅,被年輕的雄獅衝襲了他的地盤,卻不得不忍氣吞聲。

除了陶南的“立場”堅定之外,大多數常委都朝郭小洲點頭示意,姿態和表情不一。保持高級領導的風度。

唯有兩個人主動開口打了招呼。

一個是副書記文句容,他嗬嗬一笑,指著他這一排的位置說,“小洲同誌,坐這邊吧,讓我們也感受下年輕的青春活力。”

場上有幾名常委發出輕笑。

郭小洲客客氣氣朝文句容點點頭,正準備坐在文句容一排的最後座位上。

常務副市長農家貴卻含笑開口,“小洲同誌,文書記要感受青春活力,我們也想要啊!是不是來我這邊坐。”

農家貴說著指了指陶南身邊的座位。

陶南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讓郭小洲挨著他坐,這不是成心讓他不快嗎?

在場的很多常委眼眸頓時露出探究的神色。農家貴簡單一句話,卻代表了幾層含義,一是附和文句容,既有向文句容示好的意思,也有成心讓陶南出醜的意思。你陶南不是剛被郭小洲打過臉嗎,不喜歡他嗎?偏偏讓他坐你身邊,捱得近近的,讓你窩火卻又發不出脾氣。

當然,更重要的意思是讓一些中間常委產生想法,文句容是不是和趙衛國聯手了?如果兩人聯手推出一個候選人,陸逸的勝算還真不大。

同時,農家貴也有考量郭小洲的意思,文書記邀請你,我也邀請了你,看你怎麼選擇?

雖然農家貴的話是以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的,但作為下屬,郭小洲就不能隨便應對,他聽了其中任何一個人的話,都勢必讓另外的領導失麵子。

也就是說,上級領導就是放個屁,下級也不能等閒視之。這就是官場。

郭小洲鎮定自若的坐上了文句容一排的位置,一邊落座一邊笑嗬嗬說,“文書記先下的命令,我不敢不從啊!農市長,請恕我下次我再聽您安排。”

文句容眼中掠過一抹讚許,農家貴也大度的笑了笑,“那咱們就約定了。”

眾常委看向郭小洲的目光也變得有所不同了。對於這個新晉的市委常委,很多人隻是聽說過他的故事,談不上對他有多麼瞭解。在一些人想來,如此年輕的縣委領導,能搞出一些噱頭和成績,完全是靠的裙帶關係。有夫人的家族在背後提攜,想不出成績都難。

但是今天一看,落落大方的神態,不卑不亢的姿態,在規矩中保持既有的禮儀,同時也不忘彰顯,他這個處級乾部也是一名和他們平起平坐的市委常委。

加上他輕描淡寫化解農家貴的一手,的確是個“亮堂彩”。不簡單。

郭小洲剛坐下,趙衛國和陸逸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趙衛國進來後,目光四射,首先落在郭小洲臉上,朝他點頭示意。然後才坐上自己的席位。

陸逸表情嚴肅的走進來,冇有看任何人,但彷彿誰都看了,落座後,他朝組織部長葉擎宇點點頭。示意會議開始。

葉擎宇今年四十歲,身材不胖不瘦,頭髮髮質很好,濃密而黑亮,在一群常委中,唯有郭小洲能與之媲美。

說起來,他算是古壽山的人,但不屬於嫡係,所以在古壽山執政後期,他已經開始了自己新的選擇。隻是不過他的選擇有點錯誤,他選擇了當時呼聲很高的市委副書記文句容,並且在角逐中發力。

隻是,後來的結果讓他和文句容都非常失望。

陸逸上任後,他這個組織部長的角色救變得非常尷尬了,甚至是難受。誰都知道,書記是管人事和乾部隊伍的,一個組織部部長要想當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必須和書記搞好關係,否則,就很有可能被書記完全架空,僅僅成為一個提名部長。

葉擎宇不是不知道他的位置很危險且尷尬,但他現在已經無法回頭。讓他再反過來投靠陸逸,陸逸接受與否是個問題,重要的是,到了他這個級彆的乾部改弦易幟,就不是普通的科級乾部那麼隨便。任何一個站隊舉動都對他的仕途之路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試問,他如果在副廳級彆上有過“反戈”的先例,將來誰還敢用這樣“兩麵三刀”的人,他的“朋友”還敢信任他?這個“汙點”將直接導致他被任何派係排斥,最後逐漸遠離權利中心。

所以,他必須更加緊密的和文句容抱團,為自己拚出一時之地。

葉擎宇發言之前,挺直了身子,照例說了句,“陸書記,趙市長,各位常委。今天的常委會主要討論東陽高新區的乾部調整方案。東陽區區委書記柳同興同誌身體欠佳,已經入院一個半月,目前情況不是太好。鑒於區委書記和高新區主任的位置空置已久,已經嚴重影響了東陽區和高新區兩大班子的正常運作。同時也為了讓柳同興同誌安心養病,組織部門和市委市政府領導一致認為,必須選派一位年輕有戰鬥力,有黨性講原則,有知識有經濟能力和基層經驗豐富的同誌,去主持東陽和高新區的工作。“

這個提議,早已在常會議題上表達清楚。包括三名候選人的提名,提前公佈,也有利於發揮黨的**********原則。在**********大原則後邊,還有“個彆醞釀、會議決定”的小原則。

特彆關鍵的是“個彆醞釀”這一前提。按正常程式,在“個彆醞釀”製度下,市委常委會召開前,應該有個小範圍的“書記會議”,由陸逸,趙衛國,文句容三名書記進行“個彆醞釀”,求同存異,取得共識,然後在常委會上一錘定音。

當然,如果不能“求同存異”,獲得共識,那麼還是要在常委會上進行投票表決。

接下來葉擎宇對三名候選人進行了直觀介紹。

然後把發言權交給陸逸。

陸逸目光環視全場,“對於這三個提名人,大家有什麼想法,可以說一說。”

他的話音剛落,陶南馬上開口,“我認為,東陽區常務副區長宋將軍同誌比較合適。我們都知道,東陽是市委市政府所在,是整個雲河市的經濟文化中心,是經濟火車頭,東陽高新更是我市的經濟引擎,在我市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東陽區委書記和高新區主任的人選,應該選擇工作經驗豐富,正直廉潔,有經濟建設能力的年輕乾部。宋將軍同誌擔任東陽區委書記,正是人儘其才。我強力推薦。“

郭小洲發現,趙衛國的表情很輕鬆,並冇有任何異色。畢竟,陶南作為陸逸頭號前鋒,打頭陣發起衝鋒,已經不在少數。這次更加急迫,大概想在陸逸麵前挽回景華的失分。

“嗬嗬,陶南市長自有自己的道理。不過,我還是有點不同的看法。”陶南話音才落,常務副市長農家貴馬上出言反駁。

陶南的眉頭輕挑,不屑的抱手在胸,看著農家貴。

農家貴語氣輕鬆道:“我不否認宋將軍同誌是一個有一定經濟能力的乾部。但區黨委書記主要任務是管理乾部,黨委書記的工作職責是什麼,是傳達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上級的決議、指示,結合區委工作實際研究安排區黨委的工作;瞭解和掌握黨員隊伍的思想、工作和學習情況,做好經常性的思想政治工作;注重黨委班子成員的學習,抓好領導班子的自身建設並貫徹全域性。而在這方麵,我認為言國章同誌更勝一籌。至於宋將軍同誌,在東陽區經濟建設的領導崗位上,三江航天的引入,就是對宋將軍同誌的肯定。既然如此,我們就不要本末倒置,讓善於經濟的同誌去管人事,這是浪費人才。“

農家貴稍微停頓了一下,“再說,宋將軍同誌有個宋老倔的外號,性格有點偏激……而黨委書記應該有更包容的胸懷,更平和的心態,才能搞好班子團結和諧。所以我認為言國章同誌才更加合適。”

說到這裡,農家貴的目光有意無意望向郭小洲,不失時機的朝郭小洲點頭示意。

郭小洲知道這是農家貴在向他示好,也有拉票的意思。他朝農家貴微微一笑,表示答禮。

他和農家貴之間的“眉來眼去”,自然不會逃過大家的眼睛。

趙衛國臉帶笑意。有了農家貴的開頭炮,如果還有郭小洲的跟隨,他哪怕在常委會上輸給了陸逸,也等於是他的勝利。畢竟,他一個新來乍到的市長,很快就能在常委會對陸逸發出挑戰,這本身就代表了一種能力。

同時,哪怕他明知道言國章並非最合適的區委書記人選。但他偏偏要提拔言國章。用意很明顯,就是要給一些左右徘徊的、一些想追隨他的雲河乾部們樹立一個“榜樣”。你們看,連言國章這樣的乾部我都能推上重要崗位。隻要你們真心追隨我,有能力的自然會得到更大的重用,冇能力的也一樣有自己的位置。

至於言國章後續表現如何。如果能力的確欠缺,無妨,那就再動一動。前提是,他必須要通過這個乾部任命來發出自己的聲音,並對雲河乾部產生影響和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