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誰都以為文句容和趙衛國達成協議時,組織部長葉擎宇忽然發言,“陸書記,趙市長,各位常委,我個人認為,東陽高新區的乾部思想解放不夠,應該派一名黨務工作經驗強的同誌去,我推薦東陽區委副書記郝兵同誌。”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麵麵相覷,頗感驚詫。文句容居然冇有和趙衛國聯手。三分天下的局麵,對陸逸最為有益。票一旦分散,陸逸自然能掌握主動。

陸逸不動聲色。

趙衛國看向郭小洲,“小洲同誌第一次上常委會,是不是談談你的意見。”他話中的暗示意味強烈。你第一次上常委會,一定要發出自己的聲音。並且他希望,郭小洲帶頭繼續挑戰陸逸。反正已經得罪了,不差這一次。

郭小洲緩緩抬頭,表情平靜道:“無論是言國章同誌還是郝兵同誌,都是土生土長的東陽乾部,在黨務工作方麵富有經驗。但是,衡量一個高新區管委會主任是否合格,掌舵人的思想觀念固然很重要。但首要考慮的還是經濟建設能力。”

趙衛國和文句容都瞪大眼睛。

郭小洲淡淡一笑,“如果我們隻是僅僅維持原現狀,求穩,那麼,郝兵同誌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但是,如果我們想要看到東陽區快速發展,那我認為,還是宋將軍同誌出任東陽區書記比較合適。”

聽到郭小洲的發言。所有人都的有所呆愣。誰都知道,郭小洲和陸逸水火難容,就他麼想來,郭小洲即使投錯了票也不會投給陸逸。最不濟也應該是棄權,不參與鬥爭。畢竟,他的常委會上的體量最小。

趙衛國萬萬冇想到郭小洲居然會支援陸逸。在他想來,郭小洲哪怕想表達出自己的態度,哪怕不支援趙衛國,也絕對不會投陸逸。

更驚訝的人是陸逸。他第一反應是郭小洲有所圖謀。但仔細一想,又猜不透郭小洲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陷進?可是冇有產生陷阱的條件和土壤。

陶南瞪大眼睛。看著郭小洲欲言又止。

葉擎宇更是莫名其妙,怔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敢置信問:“郭小洲同誌的意見,是支援宋將軍擔任東陽書記?”

郭小洲點點頭,笑著說道:“對,葉部長。我支援宋將軍同誌擔任東陽高新區管委會主任!”

趙衛國頓時鬱悶不已。怎麼會這樣,他還寄希望郭小洲當先鋒呢!是自己高估了郭小洲?還是郭小洲另有含義?或者,他們兩人之間,達成了某種合作協議?一念及此,趙衛國悚然而驚。頓時將候選人之爭拋到腦後。

跟陸逸和郭小洲之間可能出現的結盟比較起來,一個區委書記的位置又算得了什麼!

一旦郭陸結盟,對他的打擊是致命的。因為誰都知道他和郭小洲是同盟。現在郭小洲出人意料的反戈。一些******就更加不看好他。對他的威望也是一種打擊。

表麵上看,郭陸結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且不說郭小洲和陶南之間的積怨,就是陸逸也兩次被郭小洲打臉。

但政治冇有永恒的對頭,隻有永恒的利益。如果有利益。郭陸之間的利益和目標是什麼呢?

不僅趙衛國驚疑,其實陸逸的疑惑絲毫不下於趙衛國。

一個最不可能支援他的人,卻表態支援了他,裡邊到底包含了什麼意思。

陸逸也考慮過,郭小洲出於公心,覺得宋將軍是最適合的人選,所以才支援他?

但陸逸考慮問題,從來都不會那麼幼稚。他總覺得,郭小洲的支援,背後肯定有他不知道的東西。但是他暫時搞不清楚郭小洲的真實想法,這令他有些頭疼。

所有人都陷入沉默。郭小洲的這一票投出,基本保證了陸逸的勝利。趙衛國和文句容冇有半分勝機。哪怕他們現在聯手。

這樣一來,宋將軍出任東陽區委書記的事情已經板上釘釘。連舉手錶決的機會都冇有。

陸逸環視眾人,“那麼這件事就這麼定了。還有哪位同誌想說幾句?”

所有人沉默。

“散會。”陸逸說完帶頭起身,離去前若有所思的看了郭小洲一眼。

趙衛國慢吞吞的落在最後,郭小洲知道趙衛國有話問他,很配合的等著他。

“郭書記,去我辦公室坐坐?”趙衛國明顯客氣了許多,以往,他都是小洲或者小洲同誌這樣的稱呼。這種客氣裡帶有某種不滿。

郭小洲臉上帶著微笑點點頭,“遵命。”

兩人來到趙衛國的辦公室。趙衛國的秘書替兩人泡上熱茶,便靜靜的離開。

趙衛國沉默片刻,抬頭看向郭小洲,直言不諱道:“你今天的態度,我表示很不理解。”

郭小洲說:“也許大家都不能理解。我是站在公心的角度投出我的一票。市長,在大是大非的原則下,我謹守自己的職責。東陽區的掌舵人決定了雲河市未來的發展高度。市裡的核心區域得到了發展,我們下麵的縣區才能得益。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

趙衛國笑笑,不置可否道:“我相信你的原則和操守。但是我還是覺得你不應該做出這樣的表態。”

趙衛國的言外之意是,你固然站在公心的角度,但最終卻兩頭不討好。陸逸不會感激你,我和文句容以後也不敢相信你。因為你打出的牌有些脫離常態。

郭小洲若有所指道:“其實輸一次也並非什麼壞事。“

趙衛國“哦”了一聲。這次常委會他的確是輸了,但郭小洲的攪局卻把常委會的水攪渾,為以後的常委會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至少,常委會上再冇有了涇渭分明的陣營。以趙文的弱勢,隻有渾水摸魚的情況下,纔有勝機。

“也許不是壞事。但是,以後你有什麼抉擇,是不是事先和我通個氣。我們畢竟是一體的,你這樣子,搞得我很是被動。

郭小洲剛要解釋,趙衛國朝他一擺手道:“這個事情主要是我們之間缺乏溝通。不能完全怪你。”

郭小洲本想說是陸逸掌握了最有利的時機,根本不給他和趙衛國溝通的機會。但想了想,如果趙衛國心中懷疑,他再怎麼解釋都冇有用。

趙衛國心中的確一直有所懷疑。他一直想問,陸逸召集郭小洲見麵到底談了些什麼。但現在的郭小洲很強勢,他問出來,郭小洲不說,或者謊言敷衍,反倒適得其反。

這時,趙衛國的秘書走了進來,低聲說:“財政局唐局長來了……”

郭小洲立即起身告辭。

出門的瞬間,正好雲河市財政局唐局長走進來,

唐局長很客氣的跟郭小洲打招呼,“郭書記!”

“唐局!”郭小洲伸出雙手,“歡迎唐局有機會去我縣考察並支援。”

“嗬嗬!一定一定。現在景華的發展勢頭大好。我們一定大力支援。”

“我先謝謝了。不打擾唐局。”郭小洲做了個請進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