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石豐,顧名思義,就是上亭,石黃,豐華三鎮的縮寫。

郭小洲繼續介紹說:“按我的設想,新的上石豐綠色經濟園區,以一園三區組成。其中的‘工業園’將聚集前上亭石黃橫山的一些優秀企業;三區呢,分彆是為綠色產業區,綠色產業加工區,以及物流區。”

“綠色產業區,就是綠色農業區域,以綠林集團為龍頭,以三鎮九萬農民為載體,從原料開始,從種子的選種開始控製,對園區內的種植基地進行培訓。從選種進行培訓,然後田間管理,怎麼栽培,最後怎麼收成,最後怎麼進行深加工。整個環節到最後都有嚴密的監控和品控體係。同時,我們要逐漸完善園區的供應鏈體係。除了原始的田間有機綠色農業,還可以采用最先進的“植物工廠”技術,立體、無土栽培法生產,用智慧催芽機對種子進行催芽,以無毒無害的益生菌栽培液作為抑菌劑和肥料,使用育苗盤,在多層立體栽培架上種植芽苗菜。這種生產方式,不僅產量高,而且品質好。生產出的芽苗菜能達到有機食品標準。利用這種方式能生產70多種芽苗菜,既可以生產普通豆芽,還可以生產豌豆苗、香椿苗、南瓜苗、苦瓜苗、花生芽等新特品種。”

說到這裡,郭小洲笑了笑,“隨著民眾對食品安全和保健意識的增強,對蔬菜品種和質量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我們生產的綠色有機初生態健康蔬菜有了一定的品牌和質量保證後,就可以規模化的生產培育,然後進行包裝或深刻加工,銷往全國。至於綠色產業加工區呢,比如我縣的核桃,除了原始的供應模式外,還可以建廠房生產線、配以冷庫、烘乾廠房、包裝廠等等。還比如通寶的柑桔,其獨特的區位環境和小氣候條件,所產的臍橙色澤鮮豔,果肉脆嫩,汁多化渣,香甜可口,富含維生素C,一百多年前曾經是皇宮的貢品。”

魏格文聚精會神的聽著,生怕漏過一個字。當郭小洲說到通寶縣的柑橘時,他忍不住插嘴道:“前兩天我吃過通寶的柑橘,的確不錯,但實話實說,相比著名的‘X橘’還是有所差距。”

郭小洲楊了揚眉道:“為什麼以前的貢品現在冇落了呢,我們需要找找自身原因、以前使用的是純天然農家肥,現在使用的是化學肥料。那麼隻要注重綠色、安全,環保的理念,通寶的柑橘一定能重要拾輝煌。”

“柑橘方麵,我們在園區內不僅要建立先進的清洗、烘乾、打蠟、自動分級生產線,高規格建設柑橘桔加工場,而且還要建立優質脫毒柑橙培育中心……”

“物流園區要打造成集公路、鐵路、空運為一體的交通樞紐型物流基地,輻射周邊三省。”

郭小洲越說聲音越大,越有氣勢,“如果一切順利,我還有後續計劃,利用綠林集團的技術優勢,比如種植名貴中藥材,繼而引進中藥生產廠家;有了優質綠色的有機核桃,柑橘等產品,我們就有資格引進著名的果汁和飲料生產商家;優質的辣椒番茄,還可以引進著名的調味品生產企業。這就形成了佈局集中,產業集聚,產業升級,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的優勢。”

郭小洲語氣激昂的說:“三年內,園區可以毫無問題的升級成省級開發區;五年內,我們甚至有希望達到國家級開發區的條件。”

柯大保和魏格文眼中精光閃閃。

郭小洲描繪的藍圖的確吸引並震驚了他們。在他們想來,如果能升級省級經濟開發區,就是了不起的成就。至於國家級經濟開發區,他們根本不敢想。硬性指標太高。比如年工業產值每平方公裡15億元以上;年實現稅收收入達到5億元以上;年出口額達到2.5億美元以上;實際吸收外資直接投資累計達到5億美元等等。

“我乾了。”柯大保難得激動的站起身,朝郭小洲舉杯,“小洲!我敬你。謝謝!”柯大保不由分說,一口乾了杯中酒。

郭小洲也不拿架子,他陪著乾了杯中酒,“老柯,你有把握說服餘書記?”

柯大保說,“這樣的天賜良機,除非餘書記瘋了纔不會同意。”

魏格文舉杯,“我敬兩位!”

然後對郭小洲說,“我想,通寶縣目前正缺這種經濟破局點。”

郭小洲很乾脆的說,“我明天就讓我縣的韓雅芳同誌擬定新開發區社會綜合發展情況,包括開發區基本情況、經濟發展狀況、產業特點、土地集約利用、環境保護、節能減排、社會責任等內容。至於後續的開發區管理體製、機構設置、主要職責、人員編製、財政體製等,就需要我們三縣一起研究製定……”

柯大保毫不猶豫說,“明天我讓大湯縣政府辦去兩個人,配合韓主任草擬規章和人事方麵的內容。”

魏格文說,“通寶這邊,暫時讓我秘書先過去配合你們。待我和書記溝通後,再加強人力。”

“好!我們一起乾一杯,預祝我們的上石豐取得成功。”

“為上石豐。”

“為上石豐。乾杯!”

這一杯酒共飲後,一瓶酒已經見底。

三人都是極有剋製力的人,雖然魏格文和柯大保非常興奮,但也隻是點到為止。酒後,撤了酒菜,柯大保的秘書端上茶盤。為他們泡好紅茶。

正當柯大保滔滔不絕的設想上石豐的藍圖美景時,他的秘書手持電話走進院子。他眉頭微挑。

秘書低聲說:“是餘書記的電話。”

柯大保接過電話,對兩人作了稍等的手勢,拿著電話走進玻璃客廳。

幾分鐘後走出來,一臉抱歉的說:“餘書記有事要見我,我必須離開一會,下午飯前我趕回來陪兩位。”

郭小洲笑著說:“老柯,你忙你的,我和魏哥正好泡個湯,有時間再找個按摩師鬆鬆骨。”

柯大保說:“冇問題,我已經交代下去,你們有需要直接吩咐下去。”

柯大保帶著秘書離開後,郭小洲和魏格文換了泳褲,下池。

兩人靠在熱乎乎的池邊,泡著湯,悠閒的聊著天。

魏格文忽然說了句,“小洲,你平常如果有空閒,不妨多給謝書記打打電話。”

郭小洲睜開眼睛,看了魏格文一眼,低聲“嗯”了一句。他知道,魏格文和喬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知曉他和謝富麗秘密的人。隻不過,他不怎麼願意和人聊自己的隱秘事兒,哪怕是魏格文。

魏格文見郭小洲反應不怎麼強烈,他欲言又止道:“小洲!我知道,我的話也許有些多……但謝書記平常的工作真是很拚,幾乎冇有休息時間,我曾經勸過她,工作要有勞有逸,但是她說,隻有拚命的工作,工作到疲憊不堪,她纔能有好的睡眠。平常我也很少見她的笑容,隻是有幾次,接了你的電話後,她臉上纔有發自內心的笑……”

郭小洲微微歎了口氣,還是轉了話題,“陳恩濤上任後的態度如何?”

“陳恩濤……有些費解,大概是幾次起落,到讓他沉澱下來,不管是政治還是待人接物方麵都和以往判若兩人,他冇有了以往的那種強勢和咄咄逼人,反到非常配合謝書記,至少在表象上如此……”

郭小洲心中暗驚,他不希望看到一個政客型的陳恩濤,一個政治智慧升級的陳恩濤。不管是官場還是世界上,雖然說冇有永遠的仇人,但他和陳恩濤之間,是永遠冇有化解的可能。時間拖得越長,仇恨越大。

“謝書記……”郭小洲剛開口,便聽到院牆隔壁傳來一陣嘻嘻哈哈的打鬨聲,明顯,隔壁彆墅剛進來一群年輕人,聽聲音有男有女,非常年輕。

郭小洲皺了皺眉頭,拿起毛巾起身說:“太吵鬨,我們進屋說話……”

魏格文跟著起身。

兩人披上浴巾,忽然隔壁傳來“啪”的一聲脆響,然後是一個男人的大罵聲,“我去你X的,你居然敢打老子……”

接著是一陣拳打腳底和一個女孩的痛苦的呼救聲。

郭小洲目光伶俐的看向院牆那邊,對坐在玻璃隔開客廳的秘書尤成招了招手。

尤成推開玻璃門走了過來。

“你去隔壁看看怎麼回事……”他吩咐道。

尤成點點頭。剛轉身,郭小洲又開口,“先通知溫泉方麵的保安工作人員,然後再過去。”

尤成過去兩分鐘後,郭小洲聽到尤成的聲音加大,接著是一陣囂張的大罵聲,然後是“嘭”的一聲悶響,像是酒瓶子砸在人腦發出的聲音。

郭小洲立刻感覺不妙,他急匆匆穿上衣服,一邊給柯大保打電話,一邊和魏格文以及他的秘書趕到隔壁彆墅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