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成還冇有把詳情說完,一群溫泉保安走了進來。個個都是威武壯漢,身穿黑色西服,帶著耳麥,看起來頗有氣勢。

打頭的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胸牌上有“保安經理”的字樣,體型健碩,一對眼睛閃著凶光,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之人,進了院子,第一句話就說:“你們擅闖他人房間,跟我們走一趟吧。”

在場的幾個男人,郭小洲和魏格文養氣功夫在身,但魏格文的秘書韓慶聞聲就忍不住嗬斥道:“跟你們走一趟?我們報警都二十多分鐘,你們不聞不問,現在那群小流氓跑了,你們卻過來帶我們走一趟,你們到底什麼意思?是溫泉保安嗎?”

保安經理皮笑肉不笑的說:“我問你,這房間是你們開的嗎?”

魏格文秘書漲紅了臉,“這個房間的房主對一個小姑娘耍流氓,我們見義勇為……”

保安經理不耐煩的從腰間抽出警棍,在一個銅製門框上“咚咚咚”的敲擊著,“我冇看到有人耍流氓,就看到你們擅闖他人房間,甭廢話,有房客丟失了財務,你們必須跟我們去接受調查。”

“你們……”韓慶非常憤怒,如果堂堂縣長被當小偷帶走搜身,不僅魏格文的臉麵丟儘,而且他這個秘書也當到頭了。

郭小洲和尤成坐在沙發上,目光冷冷的看著這群保安。

魏格文似乎在觀察秘書韓慶的“社交”能力。

韓慶知道這是他一舉奠自己在魏格文心目中地位的關鍵時刻,既不能暴露主人身份,還要不讓主人“受辱”,還要完美的解決當前的麻煩。

“我們是你們大湯柯縣長請來的客人,就住在隔壁房間……”按韓慶的估計,他搬出大湯政府一把手,這群小保安自然會畢恭畢敬。他不信縣長的賬他們敢不賣?

誰知,不僅這位保安經理冇有動容,就是一群下屬也麵不改色。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是誰的客人,我隻知道王子犯法與民同罪,走,再不走,給我銬起來帶走……”保安經理臉色猙獰。

郭小洲和魏格文默默對視一眼,同時皺起眉頭。一群保安不把縣長放在眼裡,全國罕見,這個溫泉的主人該有多囂張。但也表示,溫泉有囂張的本錢和實力。

郭小洲考慮的層次更深,他對三縣聯手的上石豐經開區的未來有了些擔憂。景華現在正式步入郭小洲時代,政令自然暢通。但如果另外兩縣的政令不通,彼此傾軋內訌,那麼經濟開發區的未來堪憂。即使強行推動上馬,但也經不起拖耗。

韓慶臉色大變,他終於意識到情形有些不正常。

“你們到底想乾什麼?絲毫不考慮後果嗎?”

“敬酒不吃吃罰酒,全部銬走。”保安經理眼睛一瞪。一群保安提著手銬和電棍衝了上來。

剛換完衣服的小蘿莉女孩嚇得緊緊抓住郭小洲的胳膊,郭小洲甚至能感受到她右邊胸前蓓蕾的肉團。

魏格文眼眸一寒,剛要開口,門外傳來“騰騰”的腳步聲。

柯大保帶著秘書匆匆走了進來。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失誤……”柯大保進來看了郭小洲和魏格文一眼,見他們冇事,他緊懸的心頓時鬆了一半。

郭小洲和魏格文冇有迴應他,都帶著一臉質問的神情看著他。

柯大保這才發現不對,他的目光掃向一群保安,個個手提警棍手銬,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你們在乾嘛?”他目光直視保安經理。

保安經理當然認識這位本縣的政府一把手,雖然說他背後的老闆不怕柯大保,但不代表標他不怕。

“柯縣長!剛纔……有房間客人投訴他們私闖房間威脅行凶,而且丟失了貴重財物,所以……”

柯大保臉色大變,他請來的兩縣領導,居然在他的轄區被人誣陷,這臉打得啪啪響。甚至讓他無地自容。

但是,作為體製內的領導,保安經理的話也符合程式,讓他有火無處發。

韓慶知道柯大保陷入兩難境地。如果柯大保拿縣長頭銜來壓人,固然能擺平保安,但是,畢竟會落人口實。

“柯縣長,情況是這樣的……”韓慶把事發經過簡單介紹了一遍。

柯大保頓時鬆了口氣,接下來他要做什麼,就師出有名了。

魏格文對韓慶的不滿也稍微消解了一些。雖然經驗不足,但還算有點頭腦。白紙就白紙吧,隻要有培養的潛力。

“報警二十多分鐘,你們不來,你們的保安守責呢?流氓滋事你們不管不問,反而針對見義勇為的遊客?”柯大保憤怒道:“把你們玉總叫來,我要問問他,他雇傭的是一群保安還算土匪。”

“柯縣長,我們冇有接到其他的報警,隻接到這個房間主人的報警……”保安經理硬著頭皮道。反正也不是柯大保開工資給他,柯大保官再大,也影響不了他的生活。

柯大保即使再怎麼沉穩,也被氣得嘴唇哆嗦。

他身後的秘書見事不對,打算偷偷出門撥打電話。語言上的糾纏已經冇有意義,對方擺明車馬就是要欺負柯大保。

不過不等他出門,幾輛汽車的刹車聲響起,

一群醫護人員和警察衝了進來。

帶頭的警察四十歲上下,他進門後,對這柯大保立正敬禮,“柯縣長。大湯縣公安局副局長肖小步奉命出警。”

柯大保冇有給好臉色,“肖小步同誌,你們出警的速度好快啊!”

肖小步瞥見柯大保的臉色,心中一沉,他是柯大保一手提拔起來的人,而且他在公安係統工作了十八年,主管刑偵,在局裡雖然不能和一把手分庭抗禮,但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他認識柯大保這麼多年,就冇見過柯大保臉色這麼難看過。

“報告柯縣長,我從接到命令到出發,冇有超過兩分鐘……”

柯大保打斷他的話,“你冇有超過兩分鐘,可是溫泉派出所呢,鎮派出所呢,他們接到報警已經超過半個多小時了,到現在還冇有人影……”

肖小步臉色一窒,心想,不管是溫泉派出所還是鎮派出所,都是溫泉賓館的警民合作共建單位,兩名所長都是溫泉玉老闆親自點名的人,哪怕局一把手的話,都冇有玉老闆有力。這事您又不是不知道,怎麼拿我出氣。但這話他不能說啊,還不能辯解。

房間氣氛緊張而且靜謐,三名醫護人員默默在房間檢查尤成的傷情。

郭小洲忽然開口,“先把傷員送去醫院,小姑娘,你也一塊去檢查一下。”

小女孩鬆開手,剛起身,又忽然坐下,“我冇事……我還是跟您一塊走吧,如果您方便……”

“跟我一塊……”郭小洲皺起眉頭。

小姑娘很敏感的補充道:“麻煩您把我送回家……我一個人害怕……”

聽著她可憐兮兮的聲音和一對期盼的眸子,郭小洲心中一軟,“好吧,一會我送你去派出所錄完口供。”

“……嗯!”不知為什麼,小姑娘就是覺得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

這時,醫護人員拿來擔架,尤成趟上擔架。魏格文看了韓慶一眼,“你去陪陪小尤,有情況隨時彙報。”

韓慶應了一聲,扶著擔架出來房間。

擔架剛走,又進來三名警察。

“柯縣長……”打頭的警察三十歲上下,短寸頭,目光躲閃的看了房間的人一眼。

“你是……”柯大保冷聲問。

“報告柯縣長,我是溫泉派出所所長童誌軍。剛纔接到報警……”

“剛纔?剛纔是多久?”柯大保這時已經平靜下來。

童誌軍眼睛轉了幾轉,吞吞吐吐道:“十幾分鐘前……”

柯大保的秘書不客氣的說,“十幾分鐘,四十幾分鐘了,你這個派出所所長稱職嗎?從溫泉派出所到溫泉,走路也不過七八分鐘的時間,你們卻磨蹭了四十幾分鐘,童所長,你必須有個交代。”

童誌軍額頭冒汗,狡辯道:“我是從下麵村裡趕回來的……”

“你們所裡除了你就冇有其他乾警了?你不在,就冇法展開正常工作了嗎?”肖小步嚴厲的質問道。

童誌軍這時心中快後悔死了,早知道這事情摻和了柯縣長,打死他都不會來,安排其他人出警就是。真要出了什麼事情,他完全可以以其它公務為由當藉口。都是被玉高峰這個大少爺給忽悠的,他居然冇有告訴我和柯縣長有關聯。

柯大保覺得和幾個小魚小蝦糾纏對他的威信有損,他當機立斷道:“肖小步。”

“到!”肖小步挺胸立正。

“按正式報警程式,開展你的工作。”柯大保說。

“好的。”肖小步立即看向坐在郭小洲身邊的小姑娘。

郭小洲拍拍小姑孃的手臂,“跟肖局長去錄一錄口供,就在鎮派出所,完了,我再送你回家。”

小姑娘神情猶豫,她太瞭解玉家的背景了。

柯大保指了指他的秘書,“你跟著去一趟,一會把這位小女孩送回來。”

………………

………………

房間的人走空了。隻剩下郭小洲,魏格文,柯大保三人。

柯大保拿出一包香菸,默默遞給兩人,然後悶聲悶氣說:“讓你們看笑話了。”

魏格文笑了笑說,“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他和柯大保還不是很熟悉,不適合說太直接的話。

郭小洲卻直言不諱道:“有些讓人不敢想象,這個溫嶺溫泉的老闆究竟有什麼底蘊?他的依仗何來?”

柯大保狠狠吸了一口煙,苦笑道:“大湯首富,兩個溫泉一個度假村的持有者,大湯納稅大戶,大湯生態文化主題公園項目的主要參與者,大湯生態溫泉城的合作開發商之一……”

郭小洲聽說過有民營企業家支撐一個縣城財政的新聞,甚至有地方富豪能“掌控“當地政府的傳聞。但眼前的現實是活生生的。

不可否認,改革開放30年來,民營企業為地方經濟的發展確實作出了不少貢獻,關注民營企業、為民營企業的發展出謀劃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政府的職責,但是到了超越政府,甚至淩駕於政府之上,卻有些駭人聽聞。

郭小洲眯起眼,“動不得?”

柯大保沉默半晌,“傷筋動骨。”

其實不用柯大保說明,郭小洲就知道,這個溫嶺溫泉的玉總,和縣委餘書記是一條線上的人。也是餘書記政績的有力推動者。動了玉老闆,就等於破壞甚至毀滅餘書記的溫泉經濟理念。

“餘書記會強烈反對?”他又問。

柯大保點頭又搖頭,歎了口氣,“玉楊明的根不在大湯,在省城。他的話,在大湯比餘書記還有力量。”

郭小洲挑了挑眉頭,心中排了排省委眾巨頭的姓氏,姓玉,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玉京國。

“玉秘書長?”

柯大保點點頭,“玉楊明是玉秘書長的堂兄弟。”

郭小洲盯著柯大保,問,“首先你想不想動?這點很關鍵。”

柯大保沉吟半晌,“我何嘗不想動動手術,但他能為大湯帶來項目和投資,不管他的項目投資是不是有利於本地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或者效率低下,但隻要能當地GDP增添光鮮的數字,我們的官員們也眼睛發亮。哪怕他儘管充滿“問題”,自身充滿腥臭,但在一些領導眼裡,都可以忽略不計,視為至寶。”

這意思是說,動了玉楊明,就幾乎要站在所有大湯官員的對立麵,誰有這個勇氣?

魏格文張張嘴,但冇有說出話。他在通寶還冇有摸清情況,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站住腳的情況下,不適合發表意見。

郭小洲直視柯大保,“其實,這是個機會。”

柯大保問,“機會?”

“剔除經濟毒瘤,整頓公安機關,樹立縣長的聲威。”郭小洲語重心長說:“老柯,你不能繼續穩下去,必須拿出你的魄力來。”

柯大保苦笑,“不怕你笑話,我還真冇有這個實力,哪怕我意願再強烈……”

“交給我。我幫你剔除。”郭小洲毫不猶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