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常局!已經查明,三皮大名鄭三想,家住三東巷157號。”

“立刻展開五號行動計劃,務必快速完成任務。”常平厲聲下令。所謂的X號行動計劃,都是公安係統的應急預案代號,各計劃對應各種犯罪行動。五號行動計劃中涵蓋解救人質,潛伏突擊等各種科目。

十幾名乾警和一隊武警戰士動作迅速的衝入三東巷。

常平陪郭小洲和單彪站在巷口聊天,三個人都是身居養氣功夫的人,言語間根本不涉及當下的行動,反而聊一些風花雪月的事兒,其中,常平很隨便的提到了公園新開的茶莊。說他去過一次,格調的確高雅,但有點兒高處不勝寒的味道,不是普通人能享用的地兒。

單彪一向話少。偶爾應答一聲。

常平提到茶莊,郭小洲不由想起老闆娘派人送去的茶葉。他看人很準,知道老闆娘背景不簡單,區區縣書記應該不至於讓她這樣的人拍馬屁,再說人家也不在乎靠茶莊賺錢,主動贈送茶葉,大概是另一種示好。

她為什麼要向自己示好?郭小洲可不是剛出爐的小鮮肉,不知道天高地厚往一見鐘情上想。就人家那條件,女神的高冷範兒,物質的,精神的,人家都不缺,難道還會缺男人?

忽然,常平的對講機中傳來訊息:“報告常局,行動順利,解救女孩一名……”

常平快速追問,“女孩冇事吧。”

“安然無恙。就是受了點驚嚇。”

“好!”常平轉頭征求郭小洲的意見,“郭書記,這個小女孩我們是不是先帶回局裡錄個口供……”

郭小洲本能的想說是,甚至想把蘇小米這個麻煩轉交給景華縣公安局護送回家。但旋即一想,今天轉交給大湯縣縣長都冇有看住,就算景華方麵把蘇小米送到雲河,她要是調頭又跑來景華找他怎麼辦,還是不能避免麻煩。

看來必須要見見她,搞清楚這個小丫頭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先見見她。”

常平低聲下命令。

不一會,荷槍實彈的乾警和武警解押四名十**歲的男青年走出三東巷,蘇小米在兩名女警的護衛下走在最後。

看得出,蘇小米受到了驚嚇,她的眼睛戰戰兢兢的四下張望,瞥到郭小洲的瞬間,一對星眸爆閃,張嘴嬌呼,“大叔……”

然後邁步朝他跑來。

四周的警察和圍觀者好奇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心裡頭的八卦亂飛。

郭小洲擔心被人認出,他低聲對單彪說,我先上車,你帶她上來。說完,轉身上了單彪的大路虎。

不一會,蘇小米被單彪帶上了車。

蘇小米上了後座,擠到郭小洲身邊,拍著自己的小胸脯,連聲道:“差一點就萬劫不複了!大叔,是你報的警嗎?速度很快呢!再遲一會我的人生就走完了……”

郭小洲看了她一眼,向車窗邊讓了讓,板著臉道:“你不回家,跑景華來乾什麼?要是真出了事,怎麼辦?”

蘇小米咬住嘴唇,小聲道:“人家想來看大叔……”

單彪咧嘴一笑。

郭小洲尷尬的拍了拍車靠,“開車,找個吃飯的地。小米,你還冇吃飯吧。”

蘇小米輕嗯一聲,“冇呢,都快餓死了。”說著她下意識的往郭小洲身邊移動。

郭小洲眉心一皺,似乎不喜歡她靠得太近。乾咳一聲,收了收腿和臂,“你怎麼知道我電話,知道我在景華?”

蘇小米嘻嘻一笑,低聲在他耳邊道:“溫嶺溫泉,我借大叔的手機時存下號碼。這個號段是景華縣的嘛,我當然知道……”

說實話,青春叛逆期郭小洲自己也經曆過,也看過聽過不少故事,但叛逆到蘇小米這個程度的,卻絕無僅有。

“吃完飯,讓公安局的同誌送你回家。以後,不要打大叔的電話。”郭小洲語氣冷淡的說。

“大叔……你攆我……我為了見你,差點……”蘇小米的臉色一變,說時遲那時快,一連串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變臉比翻書還快。

“你見我乾嘛?我們好像冇有見的任何必要。你這個年齡,是學習的黃金時期,要把心放在學習上,而不是****不該操也操不了的心。”

蘇小米又咬了咬嘴唇。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打他的電話,甚至偷偷跑來景華找他。她從小家教嚴格,父母在她交朋友的方麵管得相當嚴厲,哪怕是女同學,也要經過父母的“政審”關,以至於,她從小學五年級後,朋友就越來越少。

這幾個月,家裡出了大事,父母才疏於對她的嚴格管教。她知道自己冇有能力幫父母,她跑來找郭小洲,隻不過是要給自己安一個希望罷了。

其實她自己心裡清楚,彆說兩百萬,就是二十萬,她也借不到。

但她就是需要一個希望,一個念想,讓自己有個目標。否則,她會瘋。

路虎在一間餃子館門前停下。

郭小洲給她點了一碗餃子。他和單彪坐在一旁看她吃。

蘇小米先是狼吞虎嚥吃了三四個餃子,喝了幾口熱湯。開吃那會,還臉帶笑容,不一會,豆大的淚珠又開始滴落。

郭小洲的胸口滯住,像被什麼攥住了一樣心疼。那張弧度完美的漂亮臉頰,那對似乎充塞了星雲的眸子梨花帶霧。反正也要對玉楊帆的典當行動手,也算間接的幫一幫她。

郭小洲整理了一下思緒,“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必須回家……”

話冇說完,蘇小米失聲道:“你真的願意幫我,兩百萬?”

郭小洲搖頭,“我冇錢借你。有其他的方法……”

蘇小米的眼眸頓時一黯,喃喃自語道:“我其實知道冇用的,隻是自己騙自己,誰願意借兩百萬一孩子……”

“隻能通過一些手段拖延時間,你父親打下的借條是受法律保護的,他必須還。否則,將來麻煩不斷。”

蘇小米索然無味地咀嚼嘴裡的餃子,含糊其辭道:“怎麼拖延?拖延了之後呢,還是要還錢……”

“你答應我回家,上課,認真學習,我保證讓對方短時間內冇時間去你家逼債,至於債務,讓你父親慢慢想想辦法。”

“兩百萬哩!我爸爸現在連二十萬的辦法都想不出來,家裡進貨的錢都冇有,怎麼想辦法……”

郭小洲忽然心中一動,“你父親代理的是T灣的榮勝調料。我倒有個主意,讓你爸和榮勝總部聯絡,在雲河開一個調味品生產企業,如果能達成協議,欠債和投資金我可以幫他找銀行借貸。”

榮勝生產的各類調味品,其中番茄醬西瓜醬黃瓜條等等,所需原材料,上石豐綠色園都可以提供,榮勝這樣著名的品牌合資廠如果開在上石豐,也等於給上石豐經開區打廣告,是一個宣傳渠道,證明上石豐的綠色蔬菜達到國際標準。

當然,這隻是他臨機一動的想法。至於具體操作還看榮勝和蘇小米父親的意願。

“晤……”側首傾聽的蘇小米迅速嚥下半隻餃子,不敢相信地問:“你為什麼願意幫我……”

郭小洲無語地望著她,一時之間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偷存電話,打電話,偷跑,不都是希望他能幫她家解圍。

現在,他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她卻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輕聲回答,冷硬的臉龐線條露出一絲自嘲。

“我知道。”出乎意料,蘇小米放下筷子,傾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自若地說,“這世界上冇道理的怪事情太多了,反正,你幫了我,我以後就是你的人……”

一直冇吭聲的單彪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從冇見郭小洲被人生吃到這個程度,而且對方還是位年少的小姑娘。

郭小洲滿臉黑線!

正在這時,柯大保打來電話,開口道:“玉高峰今天晚上來到了景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