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早,郭小洲首先醒來,他輕手輕腳起床,在衛生間隨便洗漱後,穿好衣服,站在床前,看著如海棠般美麗的女子,強忍心中的衝動,提筆在書桌上留下一張便箋,隨後默默離開。

駕車從江唐回到陸安,時間正是早上六點五十,郭小洲在路邊買了早點,直接來到縣政府大樓。

門衛和保安看到縣長如此早到來,都有些吃驚。違規拿出大門鑰匙提前給郭小洲開門。

郭小洲走過空曠的大樓,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吃完早點,然後打開電腦和記事本。清理今天的工作安排和計劃。

按計劃,他今天的時間安排得非常緊,早上八點半召開一個小型縣長辦公會議,商量環保督查辦的設立意向和統一思想會議,以及各部門的配合度問題。

半小時後,縣公安局局長齊大保向他彙報工作,主要內容是彙報謝君耀案件的審理情況。

九點五十,新上任的財政局局長劉大力前來彙報財政工作。

到了十點十分,他就得離開辦公室,前去陸安賓館會見崔猛胡四海麥子謝天以及他們的家族代表。商談明輝叉車廠轉產新能源汽車以及招商意向。

由於時間緊張,他不得不推掉縣政府關於環保督查辦的成立啟動會議,原本給予韓雅芳二十分鐘時間彙報“縣長熱線”開通程式的見麵,也隨之取消。至於下午他和國資局藤吉文、招商局田開發、明輝叉車廠現任廠長段忠的見麵,也暫時向後推遲,見麵時間隨機化。

他趁這個時間抓緊瞭解了一下叉車廠廠長段忠的工作履曆。

作為陸安前明星企業和縣國企唯一的扛鼎大廠廠長,段忠的經曆雖冇有吳長明那麼傳奇,但也遵循了一條在陸安家喻戶曉的“叉車廠升遷定律”——叉車廠的領導好升官。

段忠是和藤吉文一批進廠的老職工,當年藤吉文當副廠長時,段忠還是轉向橋車間主任,藤吉文調任國資局時,段忠去了大叉車車間擔任主任,至此,段忠已經曆經液壓件、門架、驅動橋、轉向橋、變速箱生產線和整機裝配線各大車間的主任,熟悉全部生產線,瞭解所有生產環節以及銷售等環節,在他擔任廠長後,恰逢金融海嘯爆發,許多工廠停工破產,訂單直線下降。段忠提出了一個企業轉型升級建議,要進行智慧裝備開發。可惜明輝的包袱太重,市縣財政部不可能再度追加投入。

據藤吉文透漏說,段忠不反對明輝轉產,但他保留一定態度。意思是,段忠依然不想放棄明輝叉車這個兩代人創建的品牌。

要想發展新能源汽車,段忠這個在叉車廠威信最高的領導十分重要。而且段忠的行政級彆也不低,甚至超越所有的鄉鎮和縣直機關領導,是妥妥的副處級,在陸安縣的影響也許超過普通的副縣長,是能隨時隨地進出歐朝陽和縣長辦公室的人。

至於段忠的個人政治色彩,魏哲提到過他父親對段忠的評價。這個人很聰明。說他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因此跟縣主要領導總保持一定的距離,但也不會離太遠。即便是歐朝陽如日中天,他也不曾站隊。他怕自己站錯隊,一旦大樹倒下,大難就會臨時。但是離得太遠也不行,好處永遠得不到壞事卻少不了。

因此,段忠在秦大可當政期間,既和秦大可保持和諧關係,也不曾遠離歐朝陽。

看完這個“能人”的履曆,郭小洲拿起電話,撥打韓雅芳的電話。

韓雅芳大概冇有料到縣長會如此早起床並給她打電話,聲音帶著驚奇,“縣長早!”

“韓主任早!有件事情要交代你。你一會去見段忠、藤吉文和田開發,加快進度完善明輝的轉產和投資報告書。我上午十點後隨時會用到這份報告。”

韓雅芳答應道:“我馬上就去。”

郭小洲還有些不放心,“縣長熱線那邊的工作,你暫時放一放,全力配合明輝的轉產工作。”

放下電話後,郭小洲又撥打了詹邵文的號碼,把省政府和環保廳有意把陸安環保督查辦設為省試點的情況說了一邊。但是要求詹邵文暫時保密,不過環保督查辦的啟動工作要高調,將來也好配合省試點的牌子。

詹邵文又驚又喜,他主導的環保督查辦成為省試點工程,如果大獲成功,就是他的金牌履曆,對將來的仕途,能起到重要意義。

打完幾通電話後,政府大樓斷斷續續響起了腳步聲。

不一會,詹邵文,魏哲,周永青相繼到來。

郭小洲看到詹邵文,揮手道:“今天不用你在這裡,你安心處理好你的事情,一會縣長會議上,你要準備發言稿。”

詹邵文遂把縣長的日常工作安排交代給了魏哲和周永青。

魏哲知道今天的日程安排得十分緊密,他冇有去拆遷辦“蹲點”,而是和周永青一起“服侍”郭小洲。

兩人分工明確。

郭小洲的會議發言方麵,由周永青執筆。包括和齊大寶劉大力的見麵談話內容的前期安排等等。

而魏哲則安排對崔猛等人的接待工作,包括賓館會議室的預定,午餐住宿等安排。

…………

…………

上午十點,郭小洲步履匆匆地離開嫌丈夫大樓,帶著魏哲上了車,直奔陸安賓館而去。

此時,陸安賓館停車場上,半小時內接連駛來掛各種車牌的豪車七八輛,卡宴,奔馳,寶馬,路虎極光這些算是紮眼的,但遠冇有一輛銀灰色法拉利E70惹眼。

這些豪車的車主雖然不是同時段到來的,但賓館的保安和看花眼的大堂經理髮現,這些豪車車主看上去彼此十分熟悉,不管是先來還是後到的,都站在停車場上相互調侃逗鬨。

其中就屬開法拉利E70的車主倒黴,不知怎麼,一群牛氣沖天的男青年圍著法拉利車主謾嘲熱諷,甚至一名相俊秀如美女的男帥哥幾腳踹在法拉利的車門上,令一群保安目瞪口呆。心裡直呼,這一腳下去,冇準就是好幾萬甚至幾十萬呐。

而法拉利車主則心疼的朝四周打拱手作揖,“我擦!我今個不是走得急,纔拿了我姐夫的車上路,不是***成心來炫耀的,猛子,你***再踢我可真跟你急了啊……”

胡四海站在車的另一邊笑嘻嘻的把腳踩著法拉利的引擎蓋上。

“四海,我擦!一個腳印三萬呐……”麥子臉色大變,氣急敗壞走向胡四海。

胡四海咧嘴罵道:“誰讓你丫裝逼,裝逼遭雷劈!”

謝天雖然冇動手動腳,但也一副看笑話的口吻道:“活該!談生意就談生意,開輛天價車博誰的眼球?”

一群年輕男人鬨騰得熱鬨。

保安被這些豪車給震住,哪敢管閒事。

就是跟著這群青年人一起到來的一些中年男女,也個個神情輕鬆地坐在大廳休閒區,有的在整理檔案,有的在接打電話,也有的饒有趣味的看著玻璃外的年輕人鬨騰。

不一會,一輛黑色的奧迪A4駛進賓館。

崔猛眼尖,首先看到了這個普通座駕懸掛的特殊牌照號碼,立刻老老實實站定,並朝胡四海謝天等人低聲道:“郭哥來了。”

然後,保安們驚訝的發現,這群氣勢不凡的年輕公子哥們,如同小學生看到老師,一個個瞬間收斂痞意,挺胸收腹,恭恭敬敬朝A4車迎去。包括一直苦著臉心疼愛車被“欺負”的麥子,亦揚起笑臉,唯恐掉隊一般,朝車輛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