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還冇來得及答話。包廂外進來兩個人。

走在前麵的男人年紀不算大,手裡端著酒杯,眼眉帶笑。他身後的那位身材高大,有著北方男人特有的彪悍體態,龍行虎步,氣場驚人。

連韓雅芳這樣“心有所屬”的女人,都禁不住多看了幾眼,就憑初見的風采,無人能媲美,就是郭小洲與之相比,也顯得嫩糙了些,冇有這個男人引而不發的張力和威嚴。

祝大海“騰”地站起身,激動的喊了聲,“周市長……”

在上亥這個華夏最大的國際化大都市裡,一位副部級的常務副市長,不是普通人隨便可以見到的,即便是副廳級的國企總經理祝大海,平常也隻能在電視新聞和報紙上看見這位以強勢著稱的周東北。

“周市長!洪主任!”豐鏘迎了幾步,接過了市接待辦洪副主任手中的紅酒杯。

郭小洲也立刻認出了周東北。他雖然冇有麵對麵的見過這位上亥巨頭,但從媒體上瞭解不少,他甚至專門有留意華夏的幾名少壯派高官,特彆是周東北,他不僅是周潔雯的父親,周東北還和北方老工業基地大省遼南副省長陳家聲有“南周北陳”的美譽。

這兩位少壯派高官和他的軌跡一樣,當年也是中組部地乾局關注的梯隊名單。十數年間,能從這個三十餘人的名單梯隊人才庫裡殺出來的屈指可數,他們倆是其中的翹楚,也是公認的後兩屆“局委”甚至“長老”後備人選。是妥妥的超重量級人物。

“周市長好!”郭小洲主動迎了上去,姿態很低,但帶著點不卑不亢的謙和。

“郭書記,我可是久聞大名啊!”周東北寬厚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郭小洲的手,“但是百聞不如一見!後生可畏!”

“周市長廖讚!”郭小洲微帶有些歉意說:“很抱歉打擾了您。”

“冇事!潔雯可是給我下了強製性命令,如果不接待好你這個大書記,她要我吃不了兜著走。”周東北眯了眯眼睛,半開玩笑說,“我還需要郭書記在她麵前美言幾句呢!”

郭小洲也算見過高官的人,但萬總和耿克輝的底蘊深如大海,自不會在他麵前刻意去炫耀威嚴。所謂的“水深不顯,人穩不言”就是這個道理。

但是周東北正處於人生的巔峰和銳氣高峰,有些氣勢是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哪怕他的眼神溫和,甚至透著善意,但站在郭小洲麵前,卻如同一座佇立威嚴的高山。隻能仰望!

麵對周東北釋放出來的善意玩笑,郭小洲隻能“嗬嗬嗬”。

周東北看向豐鏘,豐鏘適時遞上紅酒杯。

“郭書記遠來是客,我敬你一杯。”

這句話一出,彆說震得祝大海小心肝都快蹦出來。便是豐鏘也有些變色,更彆提跟著周東北而來的接待辦洪副主任。

一個仕途光明的副省級高官,居然向一名年輕的貧困縣********敬酒?說出去都冇人信。

郭小洲亦有點兒恐慌,“哪敢當您的敬酒,應該是我敬您纔是……”

“不,這杯酒我必須敬你。”周東北爽朗的一笑,道:“我這杯酒敬的是景華縣的縣W書記,敬的是他的豪言,敬他敢於幾年內讓景華脫貧的軍令狀。讓窮鄉僻壤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我替那些淳樸的鄉親們敬你!”

這幾句話說得郭小洲熱血沸騰,他不再推辭,舉杯相撞。

兩人喝乾了杯中酒。

洪副主任帶頭鼓掌。

豐鏘和祝大海以及韓雅芳跟著鼓掌!

周東北放下酒杯,聲音陡轉嚴肅,“郭書記!我會看著你實現你對政府對百姓的承諾!”

郭小洲絲毫不迴避他的眼神,“我不會食言。”

“好!”周東北拍了拍郭小洲的肩膀,笑著說:“這次你的時間有限,我就不安排什麼活動。下次再來上亥,一定要給我的機會。”

“一定!一定!”郭小州客氣道。

直到這時,周東北的目光才徐徐落在祝大海身上,語重心長說:“此次上亥農產集團與景華政府的合作,將是華夏打造綠色安全食品全產業鏈的一個標誌**件,同時,也是我國帶動扶貧產業的一項新創舉。在提倡食品安全的今天,我期待你們為京津冀、珠三角、長三角的老百姓帶來產自景華的綠色安全農產品。“

這句話等於一錘定音。

韓雅芳喜不自欣!她冇想到事情居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祝大海連連點頭,“周市長!我保證全力合作,實現互惠互利,共贏發展!”

“好!你們慢用。我先走一步。”周東北說完轉身離去。

郭小洲等人把他送出包廂大門。

祝大海忽然對郭小洲說:“郭書記!我為今天下午的失禮向您道歉!請原諒!”

郭小洲伸出手,很有風度的說:“祝總!瞭解和被瞭解,都需要一個過程,合作更是如此。我希望這個過程儘量短一些,能把有限的精力放在綠色生態農業經濟的發展上去。嗬嗬!你剛纔也聽說了,我可是當著全縣人民的麵,立了軍令狀的。如果我冇有完全承諾,你們的周市長第一個不會放過我。”

祝大海恭維道:“有您這樣的書記帶頭,景華脫貧指日可待。”

郭小洲回答道:“景華脫貧我一個人是永遠無法完成的,需要你們和社會廣泛的支援。“

當著豐鏘的麵,祝大海毫不猶豫的表態道:“我可以代表農產集團表態,不僅全力支援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建設,在全方位的打開農產品食品鏈條,拓展市場空間,加強資源共享外,同時將投入資金,打造上亥農產集團自己的綠色農產基地。”

“謝謝!謝謝祝總和上農集團的大力支援。”郭小洲有種意外的驚喜。按景華提出的合作模式,冇有上亥農產投資綠色農產基地這一項目。不是郭小洲不提,不想,而是覺得可能性格不大。畢竟上農集團的核心是市場平台,不是生產商。

眾所周知,資金是農業發展的重要保障,對構建現代農業綠色發展新格局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但由於農業本身具有投資週期長、風險大、預期收益不確定性等特點,農業發展資金往往投入不足,限製了農業現代化進程。很少有大型企業把資金投入到這一塊。目前隻要有強大的現金流,市場上的快錢很好賺。遠比投資生態農業週轉快,利潤高。

祝大海的表態,無疑是周東北出現的結果。

現代生態農業綠色發展對資金的需求極為迫切,需要有更加完善的金融服務體係來支撐其發展。這也是郭小洲考慮的下一步目標,比如和農商行進行緊密合作,吸納社會資金等等。他打算等上石豐經濟園區啟動後,親自去一趟廣漢,找羅治國談談。

他的第三步計劃是,利用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輻射效應,發揮資源優勢,在景華推廣特色農業。細化並積極推進“一村一品、一村一景、一村一韻”的發展戰略,以功能為導向拓展產業覆蓋領域,以品牌為動力放大主導產業價值,以組織為保障提升現代農業水平,以鄉村為基礎發展區域特色經濟。前提是必須有強大的技術支援,有暢通的產銷鏈。所以,需要綠林集團和上農集團這樣擁有專業優勢的合作夥伴。

一直冷眼對祝大海的豐鏘,這才露出笑容,“祝總,上農集團有什麼需要,隨時來市政府找我,找周市長。剛纔周市長的表態你也聽見。也許這個合作項目看起來毫不起眼,但市政府非常看重,意義非凡!”

“我聽見,非常感謝周市長對我們農產品企業的重視,我們……”正當祝大海準備發表洋溢感言時,豐鏘看了看手錶,輕聲聲打斷他的話,“郭書記來滬的時間有限,祝總儘量在郭書記離開前達成協議。”

祝大海馬上說,“我這就通知集團相關人員,馬上組隊前去和郭書記進行商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