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冇有和這群公子哥過多的寒暄,簡單的握手後,帶著這群省一線大少們走進賓館大廳。

那群或坐或站的中年男女紛紛迎向郭小洲。

“郭縣長好!我是鳥鳴紙業的馮坤。劉董事長托我向您問好!”郭小洲一邊熱情和他握手寒暄,一邊猜測來人的身份。他大概估摸著,這個馮坤即使不是鳥鳴紙業的CEO,也是集團核心高層,董事長的心腹嫡係人選。

“郭縣長您好!我是軒轅基金的陳躍,很榮幸能結識您併合作。”

“郭縣長好!我是……”

最後一個外形儒雅的男人笑著伸手自我介紹,“郭哥好!我們在電話裡有過交流,我是江機高科的牛犇……”

剛纔被群少“圍毆”的麥子馬上跟了一句,“我姐夫……”

郭小洲不敢馬虎,彆的公司來的是什麼重要人物他暫時不清楚,但牛犇無疑是身份最重要的大人物,這也足以證明牛犇夫妻對新能源汽車投資的看中。

五分鐘後,郭小洲和投資者坐在賓館五樓的小型會議室。

應邀來陸安的一共有五撥投資人。

崔猛,胡四海,麥子,謝天,藍小龍。

他們每人都帶來了兩到三名助手或者家族高管。

魏哲坐在郭小洲身後,一邊替他整理檔案,一邊帶著敬畏的目光打量著這群公子哥。和他們相比,彆說他自己,就是順山的仇少都隻有仰望的份。

“各位!客氣話我就不再說了,直接進入正題。”郭小洲笑著環視一週,一群剛過了年少輕狂的青年個個正襟危坐,來陸安,一是來捧郭哥的場子,重要的是替家族賺錢。

幾家公司的高管們倒是充滿好奇的眼眸。對於這個能分分鐘搞定他們公司大少爺的“能人”,平時隻存在傳說之中,今天可是看著“活人”了。

“投資這個名詞在金融和經濟方麵有數個相關的意義。它涉及財產的累積以求在未來得到收益。技術上來說,這個字意味著“將某物品放入其他地方的行動”。從金融學角度來講,相較於投機而言,投資的時間段更長一些,更趨向是為了在未來一定時間段內獲得某種比較持續穩定的現金流收益,是未來收益的累積。”郭小洲說到這裡,目光看向牛犇以及軒轅基金的陳躍,謙虛道:“請原諒我班門弄斧。”

牛犇和陳躍連忙道:“郭縣長講得非常專業。”

郭小洲笑了笑,目光望向謝天,“你MBA在讀,能不能給大家解釋下投資的種類。”

這個問題對於一名MBA來說,基本屬於掃盲題目,謝天不慌不忙站起了說:“投資指投資者當期投入一定數額的資金而期望在未來獲得回報,所得回報應該能補償:(1)投資資金被占用的時間;(2)預期的通貨膨脹率;(3)未來收益的不確定性。”

在郭小洲鼓勵的目光下,謝天繼續道:“企業的投資活動明顯地分為兩類:(1)為對內擴大再生產奠定基礎,即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2)對外擴張,即對外股權、債權支付的現金。”

郭小洲表示讚許,“謝天說得不錯。陸安明輝新能源汽車項目的投資就帶有這三種不確定性,一是資金被占用的時間,這涉及到投資的回報率;二是預期的通貨膨脹率;三是未來收益的不確定性。”

在坐的高管們是第一次見到不先談未來美景,而是大談不確定因素的政府代表。

郭小洲的談吐很自然,不緊不鬆,也不拿架子,“其實,你們的到來,也正是看到了一定的遠景和心中的預期。但是,畫餅子的事情我不乾。我習慣畫刀子。”

眾公子哥忍笑。

“在商言商。如果我們有幸合作成功,共逐新能源車這個大蛋糕,最終還是追求利潤。儘管新能源車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間,但業內普遍認為,在短時間內要想從新能源車身上賺錢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這主要由新能源的市場規模決定。”郭小洲從魏哲手中接過一份資料,“我這裡有個簡單的統計數據。2013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彆為7萬八千五百輛……”

“僅從單車利潤來看,我國的新能源車已實現盈利,但從新能源車研發等全產業鏈投入的角度來看,目前尚未實現賺錢。”

這時,有人推開會議室大門,韓雅芳手拿一疊檔案夾走了進來,態度優雅地朝在坐的各位點點頭,然後把檔案夾交給魏哲。

魏哲低聲請示了郭小洲,把檔案夾分發給在座的投資者。

就在大家低頭翻閱檔案時,郭小洲也拿了一份檔案在手,“這份資料是我們縣國資,招商和明輝廠臨時趕出來的。那麼,你們看完後會問,這份報告有意義嗎?有。看看這些進口電動車的價格,動輒三十萬六十萬,國內也有低端產品,價格五六萬左右甚至更低,但是在安全和電動效能上差距太大,冇有任何競爭性。”

“那麼,如果我們能生產性價比更完善的車型呢?是不是可以抓住市場?我們如果能在技術產品開發以及成本控製等方麵努力。一般消費者不太願意花30萬元去購買新能源車,但假如是效能不差但價格七八萬元的汽車呢,新能源車的市場需求是不是會被釋放出來。”

“況且,市場還能給予我們時間。”郭小洲信心十足道:“在各大廠商成本未能得到有效控製,充電樁等基礎設施尚未完善,以及電池、電控、電機等核心技術還不太成熟的情況下,新能源車要真正形成氣候至少還需三五年的時間。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冇有投資就冇有發展,投資是尋找新的贏利機會的惟一途徑,也貫穿於企業經營的始終:新建項目的投資、轉產項目的投資、技術改造的投資、參股控股的投資。每一項投資都蘊含著新的希望,但是,我還是要再次提醒各位,每一次投資都麵臨著無儘的風險。尤其對新能源汽車項目的钜額投資而言,一次投資失誤也許就意味著一蹶不振。”

軒轅基金的陳躍舉手打斷郭小洲的發言,“郭縣長,我能知道明輝新能源汽車項目打算吸納多少投資額?”

郭小洲不動聲色道:“底線六十個億,上線一百二十億。”

魏哲暗暗大吃一驚,他看過招商局的投資預算,預計,能吸納三十到四十個億,就已經頂天了。但是今天,郭小洲卻陡然拔高了三倍。

六十個億,就算是六家分攤,每家也要投十個億。十億可不是普通的钜款,即使分期分批投入,對任何一家來說,都是傷筋動骨的大事,底蘊不夠的,甚至能被活活拖垮。

場上陷入沉默。

郭小洲語氣嚴肅說:“對投資者而言,一個未知的行業就像遙遠沙漠上空美麗的海市蜃樓,因為遙遠而顯得美麗。隻有穿越之後,才知道美麗的遠景隻是各種光線融彙而成的圖景而已。優惠政策、壟斷行業的高利潤高回報、高新技術等,對準備進入和新進入者而言,冇有實實在在的調查研究和充分的風險準備,都隻能是一道美麗的幻影。我建議各位做好詳實的調查研究和風險意識。”

江機高科的牛犇發言道:“借用郭縣長一句話:冇有投資就冇有發展,投資是尋找新的贏利機會的惟一途徑,也貫穿於企業經營的始終。我願意投資,因為追求回報,同時,也應該承擔風險。這是遵循商業原則。我現在想瞭解的是,投資額度的分配,以及縣市政府對新能源企業的支援度以及政策扶持優惠度,投資者參與的管理度等等方麵。”

郭小洲笑著說:“如果牛先生有投資意向,我們理應單對單的坐下來談。”

藍天連鎖的高層管理人發言問,“請問郭縣長,政府對投資方的銀行融資方麵有冇有什麼扶持政策。”

“原則上應該會有相關的政策傾斜。”郭小洲回答。他的老師是經濟界泰鬥,他遠比大多數官員瞭解經濟和金融。比如說藍天連鎖投十個億,哪怕分五年,也不可能全部來自藍天本體。誰也不可能儲備那麼多現金。也就是說,藍天連鎖投一個億,當地銀行也許會給予配套貸款五個億。

藍天連鎖的高層和藍小龍低語幾句後,當即表態,“我和小龍暫時不會離開陸安,直到簽訂合約。”

這無疑就等於高調錶態。

郭小洲也冇想到會是藍天連鎖第一個表態。

在坐在另外幾家就開始不淡定了。

紛紛交頭接耳,有的高管還拿著手機走出辦公室,直接向高層彙報。

正在這時,郭小洲手中的電話響起。

他一看號碼,歐朝陽。他馬上走到會議室角落,接通電話,“歐書記……”

歐朝陽的聲音很古怪,先是關心了下會談結果,很客氣地問,中午需不需要他出麵接待,然後說,“明輝轉產新能源汽車的事情,市委柯書記也知道了,他代表市委表示最大限度的支援。同時,他也推薦了一家有投資意向的企業。”

“哦,哪家?”

“光輝投資。”

郭小洲大吃一驚,心想,光輝投資不正是朝水平和另外幾個人搗鼓的一家投資俱樂部嗎?他隱約知道,這家投資公司通常是以股票和其他公開交易的證券為主。怎麼忽然看中實體經濟了?再說,這事情朝水平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市委書記的推薦,郭小洲自不能怠慢,他回答說:“作為縣長,我當然歡迎任何形式的投資者。歐書記放心,我會在政策範圍內給予投資者公平的平台。”

歐朝陽又鼓勵幾句,這才放下電話。

但是,歐朝陽卻一直處於納悶狀態,他看到過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猶以今天最稀奇,大筆钜額投資還需要找市委書記說情?彆人八抬大轎請都請不到。

聽郭小洲那語氣,公平的平台?意思是還需要競爭?送錢都未必要的意思?

正在這時,他的秘書田少邦拿著電話走了進來,低聲說:“省民政廳修廳長的電話。”

歐朝陽狐疑地接過電話,他和脩敬在陸安共事了幾年,彼此都冇有惡感,但也冇有太多友誼,平常很少有聯絡。

“修廳長好!有什麼指示?”他笑著接過電話。

“哦……這事我們縣最近兩天才確定,修廳長居然都知道了,什麼?要投資我們縣明輝新能源汽車項目,等等,這個項目歸縣政府管,我這人你是知道的,一向不插手政府工作的,什麼,民政部領導打的招呼?呃……”

接完電話,歐朝陽徹底不淡定了。怎麼新能源汽車一夜間成了香饃饃了?